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简介: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让你充分享受阅读的乐趣。热门小说推荐【玄幻、仙侠、系统、无敌、重生、异界、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海量精品小说携手掌阅。

亿万豪宠、亿万豪宠总裁的妙手小甜妻小说阅读网

亿万豪宠、亿万豪宠总裁的妙手小甜妻小说阅读网

亿万豪宠总裁的妙手小甜妻

小说人气: ★★★★★★★★★★ ★★

小说主角: 秦舒,褚临沉

更新日期: 【 2021-06-01 】

最新章节: 亿万豪宠总裁的妙手小甜妻小说无广告阅读第 638 章

站点导读:腐漫库(www.fumanku.com)

小说亿万豪宠总裁的妙手小甜妻简介:
秦舒好心救人,没想到救的是只狼,将她吃干抹净。她手起针落,废他第三条腿:让你不能再祸害女人!养父母设计,让她顶替好友嫁入豪门,她意外发现:新婚老公竟然不举……


京东淘宝福利卷
JD淘宝福利卷(www.jdtbflj.com)简介:一个专业的(京东)JD淘宝福利网站。JD淘宝粉丝福利购物官网入口,全网JD淘宝优惠券免费领取,下单直接抵扣,在线福利超实惠。每天更新JD淘宝优惠券,天猫优惠券及商品,让您享受粉丝福利购物优惠!


热门小说精选章节免费阅读

0 第001章 救了只狼?
夏夜,山里又湿又热。

秦舒找了一天草药,疲累不已,脚底全是血泡。

她脱了鞋袜,将脚伸入河里。

正享受河水带来的清凉时,身后突然传来轰鸣声,由远及近。

一架直升机斜飞过来,越来越低,最后几乎贴在草地上滑行。

机翼掀起飓风,狂风乱作,吹得野草哗哗作响。

秦舒被风刮得睁不开眼睛。

哐——

一声巨响,直升机翻倒在她身前二三十米处。

秦舒迟疑地睁开眼睛,懵了一秒。

这是……坠机?

她总算反应过来,朝迫降失败的直升机看去——

有人在里面!

昏暗光线里,勉强能看见驾驶座里有一抹身影。

直升机冒着滚滚浓烟,万一待会儿爆炸……

作为一名实习医生,秦舒不能眼睁睁看着这种事情发生!

她连鞋子也顾不上穿,冲向直升机。

秦舒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把人救出来!

救援并不容易,她只是个体能有限的女人。

好在,驾驶座里的人并没有失去意识。

秦舒疯狂捶打紧闭的舱门时,咔哒一声,门从里面打开了。

秦舒大喜,冲进去把人从驾驶椅里拖下来。

直到这会儿,她才辨认出对方是男性,身材高大。

“好重!”

男人结实的身体压在她肩上时,秦舒闷哼了一声。

空气里机油味道愈浓。

秦舒担心发生爆炸,连拖带扛的将人带出了直升机。

对方全程一言不发,帽子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从秦舒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线条清晰利落的下巴,和紧抿的薄唇。

不过她现在无心关注这些,扶着男人,摇摇晃晃往河边走。

走出十来米远,身后猛地砰然炸响。

直升机果然爆炸了。

火光冲天,巨浪袭来。

强烈的冲击波让秦舒和身后的男人齐齐扑倒,摔进草地里。

“唔!”

男人好死不死地压在秦舒背后,差点儿没把她压断气儿。

秦舒抬手推他,扭动身子想要爬起来,真是重死了!

男人一动不动。

秦舒皱眉,更用力地挣扎。

突然,腰间一紧。

秦舒一愣,然后很快便感受到了异样。

身后的男人身体坚硬,浑身散发着不正常的热度,更重要的是,她明显感觉到臀后有个什么东西在……

“别动!”男人低哑浑浊的声音从后脑勺响起。

作为医学生,秦舒自然清楚男人的反应意味着什么,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对自己不妙……

敢情她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一只狼?

秦舒脸色一黑,声音带上了冷意,“喂!这位先生,我刚救了你的命,你要是乱来,我就报警了!”

男人久久没有说话,只是手臂越发收紧,呼吸也渐渐粗重。

他滚烫的肌肤在秦舒后颈处摩挲。

温度高的烫人!

秦舒觉得不对劲儿。

正常人刚经历生死,怎么可能就地发情?只有一个可能……这男人磕了那种药?

不管是他自愿还是被人算计的,秦舒都不愿意当“解药”!

因为,她有男朋友!为男朋友守了二十年的清白,准备留到结婚的时候献给他!

“孟帆、孟帆!”秦舒念着男友的名字,突然爆发出力量,竟然挣脱出男人的怀抱。

她拔腿就跑,一只手掌抓住了她脚腕!

她就像落入了鹰爪的兔子,再次被男人轻而易举压在了身下。

“放开我——”秦舒声嘶力竭大喊,试图唤起对方的理智。

然而此时,药性正猛。

男人灼热的呼吸喷在秦舒脸上,帽檐下那双幽黑发亮的眼,如狂热的捕食者,迫不及待想将身下的女人拆吞入腹!

“帮我、我会报答你!”理智尽失的最后一刻,他说道。

“啊——”

秦舒嘶声尖叫。

她拼死反抗却那么无力,丝毫抵御不了狂性大发的男人进攻。

一阵刺痛传来,秦舒浑身骤然僵住。

望着头顶灿烂的星空,她再也抑制不住的落下了眼泪。

“孟帆、对不起……”

疯狂掠夺之后,秦舒被折腾得没了一丝力气。

餍足的男人艰难俯身,吻去她眼角泪痕,叹息了一声:“你的味道,很甜美。”

秦舒累得连骂回去的力气都没有。

她后悔死了,不该救这个狗男人!

“我一定会对你负责……戴上它,今后你就是我的妻子。”

男人话音落下,秦舒脖子上一凉,有什么东西戴了上去。

他宽厚的手掌伸向她脸颊,似乎想再宽慰她几句。

秦舒愤怒地拍开他的手,“别碰我——”

没用什么力气,男人却发出一身闷哼,身体往旁边一倒,没了动静。

秦舒怔愣。

她急忙坐起身,朝男人看去,发现他大腿处靠近某物的地方,有一道长长的血口子,流了不少血。

原来他受了重伤。

秦舒怨愤地瞪着失去意识的男人。

受了这么重的伤还龙精虎猛的,简直禽兽!

照这个伤势,不及时止血,肯定没命!

这男人恩将仇报,不是好人,没必要怜悯他……

秦舒强迫自己丢掉不该有的善心,扭头就走。

走出几步后,她却攥着拳头,懊恼地转过了头。

她还是做不到见死不救……

身为医生,治病救人是天职,是她心里最崇高的信仰。

身为医生,眼里只有病人,只有生命,没有仇人……

秦舒劝说自己,这个男人是因为中药,丧失本性,也许……他是个好人?

这么一想,心情才没那么郁闷。

她把放在河边的药箱拿过来,里面纱布、缝合针、消毒水一应俱全。

面无表情的处理好男人大腿上的伤势,秦舒目光落在了那罪恶的某物上。

救了他,不代表她会原谅他带给自己的伤害。

秦舒又从医疗箱最底下拿出一套工具。

是奶奶传给她的银针。

她在医学院读临床外科,同时也继承了奶奶的针灸之术。

秦舒熟练的取出一根银针,眯了眯眸子,眼里一抹寒芒。

她下针果断,动作如蜻蜓点水,精准的扎在了男人耻骨间一处穴位。

“唔!”昏迷中的男人闷哼了声。

秦舒瞧着那个罪恶的东西渐渐小了下去,冷哼一声,收回针。

从此,这个男人再也不能祸害女同胞。

做完这些,秦舒拿上东西离开。

她走得匆忙,从头到尾没看清那男人的长相……

0 第002章 连打两个
秦舒这次是参加学校组织的下乡实训。

同批实训的医学生共有二十多人,营地设在山下村子里。

回到营地后,同伴们都已经睡下。

秦舒打了水擦洗身体。

看着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她红了眼框。

守了二十年的清白身子,原本是要给最心爱的男人,却被一个陌生男人给……

“孟帆,对不起。”

秦舒低泣。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恢复冷静。

哭不能解决问题。

失身已成事实,她也不打算瞒着林孟帆,决定回去后跟他坦白。

这件事是个意外,而孟帆又是那么温柔体贴的人,深爱着她,相信他一定会理解她……

擦洗过后,秦舒回去睡觉。

她发现身旁的床位是空的,好友王艺琳还没回来。

“艺琳说过,要去镇上亲戚家吃饭,路太远懒得走,看来今晚是不回来了……”

秦舒这么想着,闭上眼睛睡觉。

与此同时。

月色下,一道衣衫不整的身影在山林间跌跌撞撞奔跑。

确认身后无人追来,她终于放缓了脚步,往脸上一抹,咒骂道:

“狗男人、什么东西,也敢往姑奶奶身上爬,还嫌我不是第一次!也不照照自己的恶心样子……”

想到那满身横肉的猥琐男,王艺琳胃里一阵恶心。

本想着去亲戚家蹭顿饭,谁知道遇上这种倒霉事,被一个乡下猥琐男给强要了。

突然,她踹到一个东西。

王艺琳惊惶地拿手机一照,怔住了。

好帅的男人……

而且,这男人居然一丝不挂!

……

清晨,秦舒从噩梦中惊醒。

她梦到了昨晚的那个男人,看不清脸,压在她身上不停地折磨着她。

秦舒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忽略身体残留的不适。

今天是实训结束返校的日子,她把行李打包好,见王艺琳还没回来,给她打了个电话。

“知道了,你先帮我收拾一下吧。”电话里,王艺琳不以为然说道。

说完,便挂了。

秦舒无奈地摇摇头,只好帮她把行李都装进箱子里。

王艺琳东西多,带了个很大的行李箱。秦舒则轻装出行,只背了个双肩包,以及必备的医疗箱。

临出发时,王艺琳还没回来,秦舒帮她把行李箱搬上车。

带队老师催促道:“王艺琳呢?谁给她打个电话,就等她一个了!”

“徐老师,她应该很快——”秦舒话还没说完,王艺琳出现了。

她笑容满面,无视生气的带队老师,径直上车,坐进座椅里。

秦舒坐到她旁边,轻声道:“艺琳,你迟到了,应该跟徐老师道个歉……”

“道歉?”王艺琳翻了个白眼,哼声道:“当老师了不起吗?秦舒你看着吧,我的好日子马上就要来了,区区一个老师,我才不会放在眼里!”

“……”秦舒无语地看着她。

邻座里传来低声的议论:

“瞧见没有,王艺琳身上穿的白色套装,香奈儿夏季最新款,超贵。”

“原来她这么有钱?真厉害……”

王艺琳听到这些话,得意地弯起唇角。

秦舒则是有些疑惑。

王艺琳家境不算差,但也不是特别有钱,她这个不关注奢侈品牌的人都知道香奈儿贵,何况是最新款……

秦舒感觉王艺琳去亲戚家吃了顿饭,变得怪怪的。

王艺琳撇了眼秦舒,发现她脖子上戴了个东西。

“这是什么?”

她伸手,不由分说扯出了秦舒颈间的项链。

铜制的圆形项坠,一看就是便宜货。

王艺琳嫌弃地松开,“你男朋友送的吧?就这种东西,地摊上都能买到。”

秦舒愕然,这才意识到,这条项链是昨晚那个男人戴上去的。

她面色微白,一言不发地摘下项链,揣进口袋里。

见状,王艺琳只当她默认了,嗤了一声:“你那个便宜男朋友,趁早分了吧,连钱都舍不得给女朋友花,谈什么真爱。”

秦舒眉头一皱:“我自己会挣钱,为什么要花男朋友的钱?”

王艺琳撇嘴,不置可否。

回到市区已是中午,王艺琳提前联系了家人来接她回去,她走得欢快,像是遇到了什么天大的好事。

秦舒简单吃了午饭后回宿舍。

原本约好晚上给男友林孟帆过生日,但发生昨晚那件事,她根本等不到晚上。

她需要找人倾诉,这种事除了男朋友,她不知道还能跟谁说去。

秦舒换了身衣服,坐公车到林孟帆上班的市中心医院。

正好是午休时间,她去了他的办公室。

她记得孟帆说过,今天科室只有他一个人值班。

秦舒站在办公室门外,却听到了里面传来两个声音,一男一女,不堪入耳。

“唔、慢点……孟帆、你坏死了,我衣服都弄湿了……”

“我就喜欢你穿这身衣服张开腿的样子、特别有感觉。”

“你好坏哦,不过我喜欢……”

砰!

秦舒忍无可忍地推开门。

正压在办公桌上紧密相连的男女被中途打断,见来的人是她,男人僵着的身体突然一抖。

“小舒……”

“孟帆,原来你背着我玩得这么开?!”

办公室play?

秦舒眼中被深深刺痛。

她这辈子都想不到,林孟帆会背叛她,做这么不要脸的事!

林孟帆被抓包,羞愧拎起裤子,“你先出去,我待会儿跟你谈好不好?”

“没脸见人的是你,我走什么?有什么话,就在这里当场说清楚!”

秦舒站着不动,怒火在胸腔翻涌。

“小妹妹,火气不要这么大。你也不看看你的样子,哪像一个女人?没本事把男人喂饱,就不要怪别人在外面偷吃。”

靠在办公桌边的女人轻蔑地打量秦舒一眼,慢条斯理地整理裙摆。

她上衣完好,裙底下却显然是真空状态!

话刚说完,一道掌风便甩了下来。

啪!

秦舒冲上来,给了她一个清脆的巴掌,气得双眼泛红。

“你这野鸡闭嘴!”

林孟帆下意识把女人护到怀里,瞪向秦舒,“你发什么疯,居然敢打人?你知道她是谁吗!”

在秦舒难以置信的目光中,他又紧张地看向怀里的女人,语气关心,“筱如,没事吧?”

秦舒闻言,如遭雷击。

筱如。

是这家医院副院长的侄女,唐筱如!

林孟帆以前跟她提过几次,唐筱如对他有不小的帮助。

原来,是指生理上的帮助!

听唐筱如的意思,这不是两人第一次做这种事。

事到如今,秦舒哪还不明白,林孟帆早就背叛她了。

她嘲讽一笑,再度扬手。

毫无防备的林孟帆被打得脸歪到一边。

“我不仅打她,我还要打你!”

0 第003章 各玩各的
林孟帆被打懵了。

秦舒在他面前向来乖巧温顺,言听计从,满足他所有自尊心。

这一巴掌,却打得他脸面全无。

“秦舒——”

林孟帆恼羞成怒,反手就想还回去。

眼睛一尖,视线定在了她的脖颈处。

他扯开她衣领。

纤细的锁骨处,布满暧昧的痕迹!

唐筱如挨了巴掌,心里有怨,见状,冷嘲热讽道:“孟帆,看来你这个自命清高的女朋友也挺会玩啊,看看这些,跟她乱搞的男人肯定耕种得很卖力!”

林孟帆面色一沉。

“秦舒,这是怎么回事?!”

秦舒冷笑:“你说呢?”

她找他寻求慰藉,却观摩了自己被绿现场。

现在,也没必要向他解释昨晚发生的事情了。

秦舒推开他的手,慢慢拉好领口,语气冷淡而讽刺,“你可以背着我乱搞,我当然也能让你头顶戴绿!”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在我面前装纯,原来早就跟野男人睡到一起了!”

林孟帆立即把过错都推到秦舒身上,“难怪你从不在我面前主动!每次留你过夜,你都推脱要回去赶报告,还有——”

林孟帆上下打量秦舒的穿着和那张不施粉黛的脸,难掩嫌恶,“你从来不打扮也不化妆,是故意让我提不起兴致来吧?因为你在外面养着野男人,早就被喂饱了!”

秦舒紧抿着唇,身子微微发抖。

她没想到,一个人能无耻到这种程度!

这种渣男,不分还留着做什么?

“林孟帆,我要跟你分手!”

秦舒吼出这句话,胸口因愤怒剧烈起伏。

林孟帆神色一紧,想要开口,被唐筱如拽了一下。

唐筱如勾着唇,戏谑说道:“今后大家各玩各的,没什么不好。”

闻言,林孟帆挣扎了一下,点头。

秦舒激愤之后,反而冷静下来,目光晦暗地道:“既然分手了,我借给你买房的那十二万,别忘记还给我!”

林孟帆愕然。

那笔钱他已经拿去按揭买房了,现在让他吐出来?

他才工作两年,十二万对他来说不是小数目。

林孟帆索性不认账,“那是你自愿拿给我的。”

呵,自愿?

“如果不是你说,那房子买来是我们结婚用的,我会给你钱?”

她只是个穷学生,那点钱是她辛苦做兼职、参加学科比赛,好不容易攒起来的。

不能便宜了渣男!

秦舒冷声说:“你可以选择不还,那你毕业的事——”

林孟帆面色顿时一变。

那件事如果爆出来,他的前程……

他阴郁地看了秦舒一眼,最后咬牙切齿道:“我会把钱还给你!”

秦舒这才转身走人。

她现在只想离开这个恶心的办公室,离渣男越远越好!

秦舒低着头,脚步匆匆。

她刚走到门口,迎面撞上一个坚实的胸膛。

“抱歉。”

秦舒头也未抬地道了句歉,快速走远。

“褚少,您没事儿吧?”身旁助理关切道。

褚临沉摆了摆手,朝秦舒的背影看去,幽暗的眼底浮现一抹疑惑。

那女人……

卫何看了眼他的大腿处,“那我们赶紧进去吧,您的伤口需要重新包扎。昨晚那女孩毕竟不是专业医生,万一给您包扎的不好,造成伤口感染……”

闻言,褚临沉俊眉微蹙,“不会,她技术很好。”

卫何讪然笑道:“可这是老夫人特意嘱咐的,她老人家关心您。”

褚临沉瞥了他一眼,抬步往里走。

边走边吩咐:“你待会儿联系一下她。”

“救您的那个女孩?”

“嗯,明天奶奶要见她,你先跟她打声招呼,我可能晚点回去。”

褚临沉迟疑了下,目光变得幽冷,“我要知道是谁在我酒里下了药。”

敢算计到他头上,胆子不小。

秦舒走到空旷无人的公园,压抑着的情绪才终于能肆意释放出来。

她要回了花在林孟帆身上的钱,可她付出的真心呢?

就算拿去喂狗,狗也知道叫两声。他却恨不得反咬她一口!

五年爱恋,从高中到大学,林孟帆都是她的学长。她一路追随他的脚步,满心期待的等着毕业后嫁给他,在这个繁华的城市拥有属于她们的幸福小家……

林孟帆刚才的话犹在耳边回荡。

而事实却是——

她从不在他那儿过夜,是因为每次他都让她帮忙写工作汇报、整理患者病情记录,她怕耽误了第二天的课,只好回宿舍加班熬夜。

从不化妆打扮,是因为她真的没有那些闲钱!

奶奶还在重症监护室躺着,治病要钱,他买房首付也要钱……而买漂亮衣服和化妆品是一笔巨大开销!

秦舒苦笑地摇头。

那些都是渣男的借口,她又何必当真!

抬手抹去眼角的湿润,秦舒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既然已经分手,今后日子她一定好好过,没必要让渣男再恶心自己!

……

王艺琳一回家就迫不及待告诉父母,自己要嫁入豪门,当褚家少夫人了。

只是她没说,她是冒充的……

王振华两口子原本不信,这种天大的好事儿怎么会落到自家头上。

褚家那样的顶级豪门,其继承人褚临沉是何等人物,会娶他们的女儿?

直到卫何的电话打过来。

“这是褚少爷的私人助理!”王艺琳得意地向父母解释,然后接通电话,按了免提。

王振华两口子大气儿不敢出,紧张地竖起耳朵听。

“艺琳小姐,少爷说老夫人明天要见您,希望您能提前做好准备。”

王艺琳忙不迭点头:“好!我一定好好准备。”

卫何失笑,道:“衣服之类的稍后会给您送来,您只要带上信物就行。”

“信物?”王艺琳一怔。

卫何解释:“就是少爷昨晚送给您的项链,那是给褚家少夫人的信物。”

王艺琳慌了,她根本就没有项链!

“要是没有……会怎么样?”

卫何语气陡然一变,“没有?”

王艺琳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快速改口:“我意思是,万一找不到了。”

“如果遗失,老夫人一定不会承认您的身份。难道您把项链……”

“没!”王艺琳赶紧否认。

“只是我实训回来,东西太多,不清楚放哪儿了……对了,昨晚天太黑,我没留意那项链的模样,记不清楚样子了,卫助理您——”

“好的,我稍后把照片发给您。”

挂了电话,卫何把项链照片发过去。心想,这女人怎么奇奇怪怪的。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