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简介: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让你充分享受阅读的乐趣。热门小说推荐【玄幻、仙侠、系统、无敌、重生、异界、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海量精品小说携手掌阅。

钢铁皇朝、钢铁皇朝无广告小说

钢铁皇朝、钢铁皇朝无广告小说

钢铁皇朝

小说人气: ★★★★★★★★★★ ★★

小说主角: 萧铭,罗信

更新日期: 【 2021-06-01 】

最新章节: 钢铁皇朝小说无广告阅读第 1189 章

站点导读:腐漫库(www.fumanku.com)

小说钢铁皇朝简介:
一场绝密级的试验爆炸让萧铭来到一个类似古代的平行世界。 在这个满是恶意的地方,他身为最不受宠的皇子,拥有着一块最贫瘠的封地。 不过幸运的是,绝密试验中一个名为科技晶石的物品跟随他一起来到这里,让他拥有了升级科技树的能力。 于是,他在自己的封地开始种种田,搞搞工业的悠闲生活。 而面对他那些不友善的兄妹们,他一向遵循的格言是——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猎枪。


京东淘宝福利卷
JD淘宝福利卷(www.jdtbflj.com)简介:一个专业的(京东)JD淘宝福利网站。JD淘宝粉丝福利购物官网入口,全网JD淘宝优惠券免费领取,下单直接抵扣,在线福利超实惠。每天更新JD淘宝优惠券,天猫优惠券及商品,让您享受粉丝福利购物优惠!


热门小说精选章节免费阅读

0 第1章 殿下,殿下
像是睡了一个世纪,迷迷糊糊中醒来,萧铭头痛欲裂,入眼的是白色的纱帐,红色漆木雕琢的房间。

“没死吗?”,萧铭喃喃自语,实验室爆炸的画面似乎还定格在眼前。

坐起来,紫色绣花的锦被滑落,他身上是类似古装剧里的白色里衣和布裤。

奇怪,这是什么东西?

撑起身体想要下床,一张白皙细长的手让他心里“咯噔”了一下,这绝非他的手。

惊慌中,他抬手摸着自己的五官,心中一阵冰凉,他不是他!

“殿下,你怎么起来了。”

纤柔的声音传来,接着一个穿着绿色长裙的少女从外面进来,神态恭谦。

“绿萝?”自然而然说出这个名字,一连串的记忆如同火山爆发一样突然喷发而出。

瞬间,他已然明白自己的身份。

自己现在名字也叫萧铭,只是这个萧铭却是当今七皇子,而他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叫大渝国的地方。

这个世界在三国以前和他熟悉的历史基本相同,但是之后的历史一团乱麻,如今他也不清楚这个大渝国相当于那个朝代。

如果非要比较,只能说是大明的十七世纪,唐宋的科技生活水平。

至于世界的其他地方,他不清楚,毕竟这是一个信息闭塞的地方。

穿越了,萧铭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幸运的是他似乎是个皇子,还有拥有自己的封地。

不幸的是他的封地似乎是最贫瘠的,距离京城长安不是一般的远。

而且最要命的是封地最北侧沧州外便是草原蛮人的茫茫草原,可以说他的封地随时有被蛮族占领的可能。

不仅如此,当今大渝国皇帝萧文轩年事已高,但是太子羸弱,随时可能被废,这基本上等于储君之位悬而未决。

正是因为如此,皇子之间明争暗斗,相互倾轧,都恨不得置对方于死地,他虽然身在偏远封地,但是毕竟也是皇子,没法逃脱这个命运。

而之所以被发配到这么遥远的地方,自然是因为不讨皇上喜欢。

同样的年纪,他十三岁就被赶到这个地方,五年来萧文轩从未有诏书让他回去省亲。

而比他大一个月的六皇子,现在还待在京城长安,大臣数次谏言让六皇子之藩,但皇上就是不同意。

除了六皇子,太子,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也都在长安,只有一个五皇子和他一样之藩封地,不过人家的蜀地可比他这里富裕多了。

细想了一下,他之所以待遇如此苦逼,似乎是因为母亲没有任何士族门阀的背景。

而其他皇子公主,多多少少和当今大渝的五姓七望有些血脉关联。

“不讨喜就不讨喜,省的自己没事还得认个爹,自己在封地,乐的逍遥。”

随是这么说,但是萧铭在封地的日子却很难过。

不说封地物资匮乏,民生凋敝,重要的是这些物资还掌握在当地的豪门大族手中。

这些豪门大族在当地一手遮天,甚至出现百姓只知豪族,不知齐王的说法。

萧铭昏聩,自然不了解这些危害,但是他可是明明白白,利益相投,这些豪族是听话的狗,利益相悖,他们就是吃人的猛虎。

搞清楚了现在的基本状况,萧铭一声叹息,自己现在俨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不过想起他穿越的原因,他顿时升起一丝希望。

在实验室爆炸的一瞬间,实验品科技晶石似乎直接击中了他,而在他昏睡的时候,他一直感觉这个晶石似乎在他的意识中。

这个科技晶石是一种能量晶体,据说来自史前文明,实验的过程中不但发现了大量黑科技,研究人员还把当代人类的自古到今的各类知识全部注入了进去。

这次实验的目的是让人的意识和科技晶石完美融合,打造出一个文明制造者,从获悉的机密中他得知,一旦融合了科技晶石就可以完全掌握科技晶石中的科技库。

除此以外,融合了科技晶石的人还可以向他人传导知识,这种类似于传承记忆的知识传播方式可以让其他人有限度掌握科技知识,让一个文明快速崛起。

心中激动,萧铭感受着脑中的科技晶石,庞大的知识瞬间如同一座大山一样压了下来。

从古到今的每一项科技知识,包罗万象的文学作品,每一种工业产品的制造,每一种材料的生产,甚至还有超前的黑科技。

“文明制造者,赚了,赚了。”本来对于自己的破落封地还有些自怨自艾,萧铭现在精神顿时亢奋起来。

顾名思义,文明制造者就是一个可以让文明从无到有建立起来的人,这个功能太适合现在的他了。

如今他的封地就是一穷二白,有了科技晶石,他就可以研发出各种提高生产力的工具。

利用这些工具他就可以掌握大量的资源,到时候真正把封地掌握在他的手中,不然这些豪门大族终究是个隐患。

心中有了明确的目标,萧铭嘿嘿傻笑了起来。

“殿下,殿下?”

萧铭痴傻的笑容让名唤绿萝的婢女心惊胆战,这两日,齐王大病一场,要是病出个好歹,她们这些下人没一个能活的,虽说齐王不受宠爱,但怎么说也是个皇子。

想到此,绿萝心中悲戚,不由低声啜泣起来,“爹,娘,女儿对不起你们,不能给你们尽孝了……”

沉浸在自我幻想中的萧铭被绿萝的哭泣声扰乱了思绪。

他回过神来看向自己的贴身侍女,十八岁的年纪,出落的俊俏标致。

记忆中,他的两个婢女绿萝和紫菀是他前些日子央求母亲珍妃赐给他的,至于目的自然不言而喻,这小子从小就攒着坏水。

不过到现在为止,萧铭似乎还没动过这个婢女。

这倒不是萧铭是个柳下惠,只是因为这绿萝和紫菀刚入齐王府还不到十天,他还没来得及消受便一命呜呼了。

“哭什么,我又没死。”

萧铭心知绿萝担忧什么,尽管入府只有十天,不过绿萝胆小的性格十分鲜明。

绿萝吓得立刻收起哭声,声如蚊呐,“奴婢,奴婢以为殿下得了癔症。”

这癔症的意思就是神经病,精神有问题,在大渝国还有一种鬼神附体的说法。

萧铭白了一眼绿萝,“胡思乱想些什么,有这个时间不如让本王给你检查检查身体。”

“检查身体?殿下,检查身体是什么?”绿萝睁着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不解地问道。

以前的齐王萧铭胆小懦弱,性情乖戾,这也是皇上不喜欢他的一个原因。

不过萧铭并不打算模仿前任的性格,没必要,谁让他在封地上就是土皇帝呢?

而且萧铭一向是随性洒脱,大胆没节操的性格,他就更无法忍受扮演一个相反性格的人了。

既然清楚他和绿萝的关系之如贾宝玉和袭人,来到这个时代的他只能暗自窃喜。

二十多年工科狗的和尚生涯在这个世界终于可以写一下一个大大的句号了。

“检查身体的意思就是望闻问切,顺便观察一下生理结构。”萧铭坏笑道。

绿萝破涕为笑,“殿下什么时候会给人看病了,这望闻问切我懂,不过这生理结构又是什么?”

0 第2章 这画面太美
“这个可就要深入探讨一下了,来,坐这儿。”,萧铭指了指床沿,笑的跟拿着棒棒糖引诱小女孩的怪叔叔一样。

“殿下!”绿萝猛地向后退了一步,带着哭音说道:“奴婢身份卑贱,怎敢坐在殿下的玉榻上,若是让庞长史知道了,绿萝又免不了一顿责罚。”

“庞长史。”绿萝口中的名字让萧铭皱了皱眉头。

这个庞长史本名庞玉坤,是青州大都督府的长史,通俗点说就是他的师爷,军师兼秘书。

在之藩封地的时候,这个庞玉坤受皇上指派一直跟着他。

而他跟来目的也很明确,说的好听点是传道授业解惑,说难听点就是是来监视他,给皇帝打小报告。

在萧铭的记忆里,这个庞玉坤可是极为让他讨厌的一个人。

萧铭的皇帝老爹萧文轩极为精明,派出的长史无一不是书呆子中的书呆子。

一般这样的人都有一个特点,死板加上缺心眼,对皇帝还死忠死忠的。

萧铭若是在封地有任何他看不过眼的地方,他必然立刻打小报告,接着萧文轩就会写信过来把他臭骂一顿。

虽然这个庞长史针对的是前任萧铭,但是现在他不得不面对,而记忆中的厌恶让萧铭顿时扫兴,有些索然无味。

斜睨了一眼绿萝,这丫头小手正死命攥着衣角,神色慌张,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萧铭顿时恍悟,这小婢女是故意搬出庞长史的。

自我反省了一下,刚才他的确有些急色,恐怕是吓坏她了,也是,虽是他写信跟珍妃索要的婢女。

但是珍妃字里行间的意思,绿萝和紫菀本是苦苦哀求她一番,但是珍妃心疼儿子,还是割爱把她们送来了,让他厚待她们,人家本是不情愿的。

煮熟的鸭子飞不了,再说萧铭不是好人,但也不是坏人,欺男霸女的事情,他是不屑去干的。

既然如此只能慢慢养成了,他说道:“你退下吧,本王要出去走走。”

绿萝轻轻吁了口气,她不知道自己的心思全部被萧铭看的一清二楚。

其实也不怪他,萧铭以前在长安也是个声色犬马,人见人怕,狗见狗愁的混世魔王。

到封地这五年,也没消停下来,正是如此,庞玉坤才不停地打小报告,那堆在萧文轩手边的小报告估计足够整个大渝皇宫的人擦一天屁股了。

这些萧铭的劣迹,她侍候在珍妃身前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她从心里害怕萧铭。

萧铭要出去,绿萝取了衣裳说道:“殿下,奴婢伺候你穿衣。”

本想说不必了,工科狗平常都是自己洗衣做饭,动手能力很强,但是话到嘴边,萧铭又改了主意。

既然到了这个世界,入乡随俗还是有必要的,表现太过另类,说不定那个庞玉坤就一个“殿下今日得了癔症”的小报告送上去了。

到了那个时候,萧文轩这个老狐狸估计会马不停蹄把他的封地给收回去。

不过对于封地和藩王这个问题,萧铭还是很奇怪的。

这个世界的历史虽从三国就变了,但是藩王这个问题应该还是有汉朝的前车之鉴的。

一般来说,脑袋清醒的皇帝都不会乐意看见藩王的存在。

可是在大渝国,分封藩王却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仔细回忆了一下,他才从萧铭掌握的少量历史信息中找到其中原因。

三国之后,士族门阀的力量空前强大起来,这些有钱有粮有人的名望大族在之后的历史上一直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

朝代更迭,士族门阀始终像是一只看不见的手一样推动着历史前进。

前三个朝代周,楚,代延续千余年,每个朝代都有皇帝试图打压士族门阀,但是结果是这些皇帝很快就见了先祖,或者国家出了祸乱。

而代朝后期,甚至出现过二十余国的混战,这二十余国都可以看见士族门阀的身影。

直到大渝国建立,高祖萧远之在五姓望族的帮助下打下了大渝江山。

但是萧远之在起兵之处就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承诺五姓七望同治江山。

于是在大渝国建立之时,萧远之大笔一划,分封了崔氏燕王,李氏楚王,郑氏梁王,清河崔氏淮南王,赵氏赵王,南阳萧氏汝南王六位异姓王,其中南阳萧氏虽然和皇家一个姓氏,但是根本不是同族。

萧远之这笔固然爽了,但是接下来的皇帝可就悲催了,这五姓七望本就是地方上的大氏族,如今更是如虎添翼。

暮年的时候,萧远之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一句“天下之大,必建藩屏,上卫国家,下安生民,今诸子既长,宜各有爵封,分镇诸国。朕非私其亲,乃遵古先哲王之制,为久安长治之计。”由此拉开了分封的序幕。

“饮鸩止渴。”萧铭只能这样评价萧远之,萧远之的目的很清楚,就是让皇族藩王牵制异姓王,防止异姓王的叛乱。

不过目前看来这个效果还不错,大渝国总体处于一种相互扯蛋的平衡状态。

也正是这种士族门阀之间的扯蛋导致大渝国的科技基本上处于唐末宋初的水平。

士族门阀的潜在威胁让每个皇室成员都心中忌惮,可惜他的封地也一样,经济命脉基本上被这些大族把持。

“在这个世界活下来还真的不容易呀!“萧铭叹息一声。

紫色牡丹绣花圆领长袍加身,萧铭站在铜镜前,颀长的身材,一张脸略显英俊,这就是如今的他。

踏出寝殿,清晨柔和的阳光扑面而来,清新的空气给人一种提升醒脑的灵魂升华感。

天是蓝宝石一样纯净的蓝,蓝的让人心醉。

台阶下,一条卵石小道蜿蜒通往一座石桥,石桥两侧是葫芦形状的水塘,沿着水塘柳树摇曳,绿竹生辉,一副园林的精致景色。

水塘对面,一排黑瓦红墙的建筑角梁参差,犬牙交错,廊下整齐的红色漆木支撑着整个建筑。

记忆中的只是画面,这类似于电影,但是亲眼看见却是另一番感受。

萧铭现在才强烈地体会到,他是真的穿越了,而这个朝代叫大渝。

“我来了,大渝。”萧铭心中默默念道。

这里以后就是他的封地,他的家了,他必须要把这里完完全全掌握在自己手里,而妨碍自己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当地豪族,也是他第一个要摆平的目标。

0 第3章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
“殿下大病初愈,应该卧床歇息才是。”

一阵急促的脚步传来,萧铭看见一个圆头大耳,穿着蓝色圆领长衫的长者小跑过来在他面前躬身说道。

此人是王府的管家钱大富,在他的王府中,基本上大小事务都是他在打理。

对钱大富,萧铭十分信任,在他来封地之前,钱大富是他母亲珍妃最信任的侍卫,珍妃把他送到萧铭身边,也是为了有个能安心支使的下人。

“不妨不妨。”萧铭摆了摆手,“备了马车,我要去青州城里转转。”

“这……”钱大富犹豫了一下,只是他心知这个王爷一向性情乖戾,不敢违抗,唤了下人给萧铭备了马车。

萧铭径直到了王府正门,一辆略显陈旧的马车已经停在门口,马车上的车厢很小,像是一个盒子。

这样寒酸的马车相比较齐王的身份有点格格不入,但是萧铭清楚现在王府的财力也只能如此。

他现在的封地,所辖一共六个州,分别是大都督府所在的青州,东面半岛上的莱州,登州,南面沂州,北面的沧州和西面的兖州。

六州之地看起来很多,其实地盘不大,五皇子萧铨的蜀地可是辖管十六个州,相对来说,他属于贫农。

而且这六个州没一个富裕的,按照大渝国上州,中州,下州的划分,只有他王府所在的青州算的上中州,其他地方都是下州。

这上中下,差别很大,基本上等于直辖市,地级市,县市级的区别。

尤其是北面的沧州,每年都会被草原上的蛮子光顾,甚至一些蛮族骑兵还会深入封地,三年前,蛮族骑兵一直劫掠到登州才罢休。

封地百姓积贫积弱,不能安心耕作,赋税自然就收不上来,再加上他还有六个州的军队和官吏需要养活,这封地财政就不用说了。

以前的萧铭虽然顽劣,但也清楚自己封地的情况,每年若不是珍妃赏赐一点银两给他,他可能就真的喝西北风了。

出了王府,马车沿着青州城坊间街道徐徐前行。

萧铭掀开马车的窗帘,仔细审视着自己的封地……

青州城南北二十里,东西也是二十里,一共四个城门,城内划分三十六个坊区,在东西两侧各有两个集市,分别是东市和西市。

这个坊区类似现在小区的结构,一道围墙,里面散落着一些民居,不过每个坊区规模都一样大,如同一个个豆腐块放在一个方框里。

“齐王来了,快走,快走。”

马车经过一个民坊,本来正在晒太阳的三个青年吓得一溜烟钻回了坊里去。

萧铭苦笑一声,这都是以前被萧铭欺负怕的百姓。

不过现在的他不是关注这个,而是他们身上破旧打满补丁的衣服。

通过一个现代人的视野,他看见的百姓,基本上和乞丐差不多。

到了东市,萧铭让马车停下,背着手向市场里走去。

钱大富见了立刻小心翼翼地跟上,警惕地巡视着四周。

这东市和西市类似于现代的菜市场,一路走过去,萧铭在东市见到的商品寥寥无几。

基本上都是小麦,大豆,小米,陶罐,布匹,竹筐这些东西,和长安城琳琅满目的商品是天差地别。

在东市逛了一会儿,萧铭又去西市转了转,基本上差不多,总体说来,这里属于民生凋敝。

而且这还是他封地上最繁华的青州城。

转了一上午,萧铭基本上把青州城走了个遍,中午的时候,他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只得回王府吃饭。

“殿下,老奴特地给你准备了醋溜芹菜和白面馒头。”

捂着肚子饿了半天,萧铭终于等来了午饭,记忆中,这样的饭菜就不错了。

只看钱大富搓着手,喉结滚动就知道他有多馋。

这就是他封地的现实,生活物资严重匮乏,不是没钱,而是有钱也买不到,能吃饱饭就是幸福。

这样的饭菜,偶尔吃一次没什么,但是天天吃那就是要命了,事实上别看萧铭是个王爷,很嚣张,但是生活水平还真不如现代一diao丝。

萧铭现在是饿了,平时吃的都是水煮苋菜,水煮菠菜,想吃炒菜,对不起,只有菜,买不到油。

今天这醋溜芹菜可也是难得的,不然钱大富也会邀功一样端过来。

“难得,难得。”萧铭装出很开心的样子,拿着馒头含着泪吃起了醋溜芹菜。

在现代的时候,他讨厌的就是醋溜芹菜,而现在吃上它都是一种奢侈品。

本以为穿越过来是享受,没想到地主家也没有余粮。

接下来的三天,萧铭也没闲着,又去青州城附近的县转了转,那里基本上就是一个土胚墙圈着几座茅草屋。

百姓就更不必说了,吃不饱饭的人比比皆是,自己还能悠然吃着馒头,已经相当高大上了。

来回的路上,他时常看见百姓在野地里挖野菜充饥。

一夜之间到了大渝,萧铭也没什么远大的理想,只是自己封地如此困窘,还不如当代的贫民窟让他十分不爽。

上学那会儿他就喜欢玩领地建设的游戏,一点点看着自己的领地从荒芜到繁华,这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

而现在他有了一个真正的封地,这个封地还如此落魄,他怎么能忍。

何况当地豪族横行无忌,北方草原蛮人随时入侵,这对他都是威胁。

赶走草原蛮现在对他来说是个大话,但是建设封地,加固城池,精练兵马,藏富于民的事情他还得干干,不然只是本地的豪族就够他喝一壶的。

再说,即便不是为了除去豪门,稳定封地,他也要为了自己每天能吃上鸡蛋,偶尔烤个肉串努力。

否则自己岂不是过来遭罪来了。

三天的考察让萧铭对自己的封地的情况基本上有了了解,也理清楚了他需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那就是农耕问题。

老百姓不再大部分去给豪族种地,这才能削弱豪族的力量,凝集民心。

0 第4章 生存还是灭亡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干的。”,萧铭还记得上学那会儿,这是他导师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现在他面对的现实只能是后者了。

综合现在的情况,他的封地一贫如洗,和原始社会基本上没多大区别,而且大部分耕地在豪族手中,百姓多沦为豪族奴役的工具。

他即便身怀科技晶石,改变这里也是困难重重。

而萧铭的记忆清晰地告诉他如今的大渝国看似平静,但是底下暗潮涌动,他没有太多时间蹉跎。

他不是喊打喊杀的人,但是想要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受大渝国局势的影响,被他那些不安分的兄弟和叔叔砍了脑袋,他就必须建设封地。

这是一个矛盾的问题,建设困难但又很必要。

“铛…铛…铛……”

斜倚在王府石桥上正在思考封地问题,这时忽然一阵急促的钟声从城门方向传来。

“蛮人。”萧铭心里一紧。

这个钟声类似烽火台的功能,是守城将士向城内发出的外敌入侵警告,现在钟声如此急促,定然是出现了蛮族骑兵。

在大渝国,北方草原上的部族被统称为草原蛮,类似于历史上的匈奴,突厥,蒙古人,这个草原蛮扮演的角色都一样。

那就是每年趁着秋高马肥的时候来中原大肆劫掠一番,这个草原蛮也是一样。

在萧铭的记忆中,三年前草原蛮就再也没有深入他的封地,没想到今年再次来了。

回忆起三年前草原蛮对他所辖六个州的疯狂破坏,他至今还有些不寒而栗。

他不得不害怕,在这样的冷兵器时代,草原骑兵来去如风,弓马娴熟,有着天然的机动优势。

他现在面临的困境就和小米加步枪打飞机坦克一样。

而且他的六个州加起来也凑不出一百个骑兵,只能被动守城。

一种恐惧在萧铭心里蔓延,这不是游戏,他面对的将是真实的生死,而且也没有任何退路。

他的脚下就是他的封地,是他的家。

“死过一次还会怕死吗?”萧铭问自己,他攥了攥拳头,喊道:“钱大富!备马!”

“钱大富!”

声音落下,好一会儿钱大富才拖着圆滚的身体,慌慌张张跑过来,气喘吁吁,“殿下,马已经备妥当了,能带走的银两我全部带上了,这钟声从北门来,我们现在从南门逃走还来得及。”

萧铭有一种眩晕的感觉,感情他刚才是准备逃跑。

“混账,身为齐王,我怎能弃百姓于不顾,一个人逃之夭夭。”萧铭骂道,顺势对着钱大富的屁股就是一脚,踢得钱大富一个趔趄。

这是以前萧铭发火常干的事情,他自觉就用出来了。

钱大富挤着小眼睛,一脸的愕然,这不是齐王的风格呀?

以往不说蛮族到了青州,只说可能会过来,这位王爷都喊着要逃回长安。

三年前他就逃过一次,结果在长安被萧文轩提着鞭子亲自抽了一顿,说如果下次萧铭如果再逃回来,他就亲自宰了他。

想到这,钱大富恍然,以为萧铭是害怕回去也是一个死字。

自从珍妃把他送到齐王身边,珍妃给他的唯一任务就是保护齐王周全,他说道:“殿下,咱们可以不去长安,但是这魏王的封地咱们总可以去躲躲吧。”

钱大富口中的魏王是萧文轩的三弟,是萧铭的叔叔,这位叔叔的封地在他封地的南面。

当年分封的时候,这位叔叔拉他当阻挡蛮族第一道防线的时候可谓是不遗余力,腹黑的可以。

萧铭就是蠢货也清楚这位三皇叔不可靠,可见现在钱大富也是病急乱投医了。

“不去,不去,我要去城楼。”

萧铭铁了心了,在这种生产落后的地方,人就是生产资源,丢失了人心,就甭提了建设封地了,搞出再多的东西,那将来都是敌人的。

钱大富的大圆脸上写满了惊恐,立刻坐在地上抱着萧铭的大腿哭起来:“殿下,三思呀,这刀剑无眼,万一殿下有个闪失,老奴该如何向娘娘交代。”

“钱大富,亏你还是母妃的侍卫,如此胆小怕事,如何辅助我成就一番大业,你就是这样当王府管家的吗?若是封地没了,你和我还有立锥之地吗?”萧铭骂道。

“殿下。”钱大富怔住了,自从跟了齐王,从齐王嘴里就没听见过什么大业,就成这些话,顶多也就是谁家的姑娘俊俏,长安多么繁华,封地多么贫瘠之类的话。

现在萧铭今天这一番慷慨阵词倒是让他有些振聋发聩的感觉。

萧铭甩开钱大富,径直向王府大门走去,这装逼是爽了,下面就是装逼作雷劈了,萧铭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不紧张那是屁话。

门口,绿萝背着一个包裹正在等在门口,她的身侧还有一个穿着紫色裙衫的少女,这就是紫菀了。

相比较绿萝如同江南水乡,小家碧玉的模样,这紫菀生的玉肌雪肤,弱柳扶风,鹅蛋脸,丹凤眼,眉眼间颇有几分泼辣。

前几日,紫菀因为出去采办刚刚回来,这才到王府门口,不曾想蛮族接踵而至。

“殿下。”见到萧铭,绿萝和紫菀盈盈俯身,庞管家吩咐她们要和齐王一起逃往魏王处。

萧铭目视两个俊俏的丫鬟,心道可惜了,老子这一去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不等绿萝和紫菀反应过来,萧铭在二人的屁股上一人摸了一下,骑上马直奔北门。

大庭广众之下,绿萝和紫菀羞愤的满脸通红,回过神来,萧铭已经上马而去。

这个时候钱大富才跑过来,看见萧铭骑马的背影,熟练地翻身上马就要追过去。

绿萝以为萧铭和钱大富要自己逃走,吓得脸色苍白,倒是紫菀神色如常,问道:“钱管家,你难道要丢下我们姐妹吗?”

“什么丢下你们,殿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得了癔症,现在要去和守城将士一起守城。”

“什么!”紫菀吃惊地捂住了嘴,她比钱大富还要吃惊。

绿萝松了一口气,眼睛滴溜溜地转,“难道让我说对了?”

钱大富此时也顾不得二姐妹想什么,策马追去。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