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简介: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让你充分享受阅读的乐趣。热门小说推荐【玄幻、仙侠、系统、无敌、重生、异界、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海量精品小说携手掌阅。

傻妻每天都露馅、傻妻每天都露馅全文阅读时莜萱·盛翰鈺·时雨珂

傻妻每天都露馅、傻妻每天都露馅全文阅读时莜萱·盛翰鈺·时雨珂

傻妻每天都露馅

小说人气: ★★★★★★★★★★ ★★

小说主角: 时莜萱,盛翰鈺,时雨珂

小说来源:傻妻每天都露馅

更新日期: 【 2021-06-02 】

最新章节: 傻妻每天都露馅小说无广告阅读第 2241 章

站点导读:腐漫库(www.fumanku.com)

小说傻妻每天都露馅简介:
五年前一场大火,盛大少为未婚妻报仇从此装瞎,五年后娶了为保命装傻的时家二小姐。她,是时家痴傻二小姐,是传说中的天才投资人,却在阴差阳错下被误会是他未婚妻……


京东淘宝福利卷
JD淘宝福利卷(www.jdtbflj.com)简介:一个专业的(京东)JD淘宝福利网站。JD淘宝粉丝福利购物官网入口,全网JD淘宝优惠券免费领取,下单直接抵扣,在线福利超实惠。每天更新JD淘宝优惠券,天猫优惠券及商品,让您享受粉丝福利购物优惠!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0 第1章
时家别墅。

“妈,我不嫁,我死都不嫁,呜呜呜……”

时雨珂扑在母亲怀里哭的梨花带雨,上气不接下气,漂亮的小脸上写满绝望。

她做梦都没想到,本来欢天喜地去相亲,相亲对象却是个瞎子!

当看见盛翰鈺的第一眼她就动心了,男人五官刚毅,挺鼻剑眉,薄唇轻抿。

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虽然看不清眼睛,却仍然让她一见钟情,心如小鹿乱撞一样羞红了脸。

但是……

他却自我介绍说,五年前因为意外双目失明,而且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看的见!

还问她介意吗?

当然介意了。

虽然盛翰鈺长的俊朗非凡,比明星还帅,但那又有什么用?

她才不要嫁给瞎子,那会一辈子都成为别人的笑柄!

“乖女儿,别哭了,妈妈给你想办法,妈绝对不会让你嫁给残废,别哭,你哭的我心都要碎了。”江雅丹边安慰女儿边狠狠瞪坐在对面的丈夫。

这件事都怪他,相亲之前不说清楚。

就算盛家有权有势,富可敌国,但让自己从小宝贝着长大的女儿嫁给瞎子,江雅丹绝不同意。

“雨珂不能嫁给盛翰鈺,禹城,你不能给我们的宝贝女儿往火坑里推!”江雅丹抹着眼泪。

时禹城叹口气,无奈道:“你以为我舍得?但我们家的情况你们也是知道的,外债那么多,雨珂如果嫁过去我们家就不用破产了。”

“盛家老爷子答应只要我们家同意嫁女儿,就给她百分十的股份,另外还有一亿的聘礼……”

他话没等说完,母女俩就齐齐停止哭泣,眼里露出贪婪的光!

时雨珂抱着母亲手臂不停的摇晃,撒娇:“妈,盛家百分十股份呢,我想要,还有一亿的聘礼足够我们家跃升到江州一流世家的标准了……”

江雅丹以为女儿改主意了,虽然她也对这么优渥的条件动心,不过想到要搭上女儿一辈子,仍然犹豫不决:“傻女儿,你别这么快答应,再好好想想。”

“妈——”

时雨珂坐直身子,漂亮的脸蛋上闪过一丝狡黠:“爸爸妈妈,您们是不是忘了我们家还有一个女儿哦,可以让时莜萱嫁过去,股权给我,聘礼给爸爸妈妈,完美!”

时家有两个女儿,大小姐时雨珂是时家夫妇亲生的,肤白貌美,江州市第一美女!

二小姐时莜萱是时禹城好哥们的女儿,她刚出生不久父母就在车祸中双双丧命,于是时禹城收养了她。

二小姐其实长相比大小姐还漂亮,但十二岁的时候从楼梯摔下来摔坏了脑子,成了傻子。

时禹城不同意:“不行,雨珂要是不想嫁我们拒绝了就是,不能让萱萱嫁过去。”

江雅丹一扫刚才的愁云惨雾,对女儿主意表示赞同:“雨珂说的对,时莜萱也是时家的女儿,反正盛家说要娶我们家的女儿,嫁谁都一样。”

时禹城仍然反对:“这不是胡闹嘛,雨珂去相亲,然后让萱萱嫁过去?”

“萱萱脑子有病,盛翰鈺就算是残疾也不会同意娶萱萱,盛家家大业大不是我们家能惹得起的,到时候结亲不成反结仇,我们家全都得完蛋。”

他不同意,但女儿和妻子却像鬼迷心窍一样,轮班给他洗脑。

江雅丹:“当初盛家来人说亲就说相看我们家女儿,也没说具体是哪一个女儿啊,而且相亲的时候俩孩子是单独见面,盛大少是瞎子,他不会知道去的人是雨珂。”

时禹城:“……”。

时雨珂:“对的爸爸,他又不知道我长什么样,让傻子代替我嫁也一样,盛翰鈺是瞎子,时莜萱是傻子,他俩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江雅丹:“老公你就答应吧,盛家百分十的股份啊,还有一个亿聘礼,有这些钱足够雨珂找个优秀的男人出嫁,时家也会成为江州名门!”

时莜萱抱着狗熊公仔躲在柱子后面,静静听着他们争吵。

她低垂着头,就算有人发现她坐在这里,也不会有人发现时莜萱漂亮的星眸精光一闪,眉眼弯弯,嘴角上扬出一个好看的弧度,露出一丝嘲讽!

根本没有半分傻子的样子。

0 第2章
母女俩劝说半天,时禹城终于松口:“好吧。”

说完他站起身准备到书房,走出两步又回头叮嘱:“雨珂,你对妹妹好一点,平时别总傻子傻子的叫她,女孩子不要太刻薄。”

“知道了。”时雨珂答应着,不服气的对着父亲的背影做鬼脸,但根本没给他的话放在心上。

不过想起傻子很快就会替代自己嫁给盛家的瞎子,而盛家的股份将会是自己所有,她心情好起来。

“萱萱,你在哪呢?姐姐陪你玩游戏。”

时莜萱从柱子后面蹦出来:“我在这,萱萱最喜欢玩游戏了……”

时雨珂从钱包里拿出几张十元和一张百元钞票,先是往地上扔一张十元和那张百元的,然后抿着嘴笑等着看好戏!

时莜萱果然没让她失望,她毫不犹豫捡起那张十元的揣进兜里,却对那张百元钞票连看都没看一眼。

时雨珂笑的眉眼弯成一条缝,又一张十元钞票和百元扔到地板上,时莜萱却还是毫不犹豫捡起那张十元的,然后一脸天真无邪对着姐姐笑。

“不对,再来一次。”

她再次扔出钞票,但每一次时莜萱都只捡十元的,却对百元钞票视而不见,每一次!

一直到时雨珂手里里最后一张十元也进了时莜萱兜里,那张百元钞票仍然被傻子“遗弃”在地板上。

她抱着母亲胳膊撒娇:“妈您都看见了,我是想听爸爸的对她好点,但她不要嘛。”

“行了,听你爸的对她好点吧,我也累了一天,回房间躺一会儿。”只要自己亲生的女儿高兴,江雅丹才不管时莜萱是“吃亏”还是“占便宜”。

游戏结束,时雨珂从地上捡起那张百元钞拍拍时莜萱的脸:“傻子就是傻子。”说完满意的给大钞放进钱包,转身也回了房间。

时莜萱傻呵呵的笑,笑容纯良,懵懂。

从小到大这样的游戏不知道玩过多少次,每次时莜萱都会捡面值小,放弃面值大的,时雨珂总是嘲笑她傻,却不知道时莜萱最早的第一桶金就是这么来的。

时莜萱十二岁那年,无意中在书房外听见父母在争吵!

她在那时候才知道亲生父亲留下很大一笔财富在时家,而这笔钱竟然都不知不觉变在养母名下。

时禹城让江雅丹给钱吐出来还给养女。

时莜萱这才想到,最近两年几次差点“意外”挂掉,细想起来应该都跟养母有关!

有的人为了钱,真可以不折手段。

下午时莜萱就在楼梯上被时雨珂用力推一把……

她滚到楼梯下,摔的昏迷不醒,在医院抢救过来就变“傻”了。

傻子是不会有独立自主的那一天,这么多年,时莜萱装傻就是为了自保。

好在时禹城对她很好,让时莜萱在这个家里也有些许的温暖,而江雅丹看她再不会比自己女儿出色,对她也宽容的多,就这样平安长到二十岁。

她会同意替嫁是为了偿还时禹城多年的养育之恩!

从此后,她欠时家的就一笔勾销。

而江雅丹和时雨珂曾经对她做过的一切,在她替嫁后也到了清算的时候。

……

时莜萱回到房间关上门,然后抱着狗熊公仔钻进衣柜里,将公仔背后的拉链拉开,手伸进去掏啊掏……从里面掏出来一只小巧的笔记本电脑。

笔记本无声打开,桌面上没有任何图标,时莜萱熟练调出隐藏文件夹,输入密码,上了QQ。简宜宁的头像一直在闪,点开后蹦出一连串信息:影子,顶盛集团有个秘密大项目投资几百亿,我们要不要掺一脚?

庆丰的并购案你怎么看?

公司董事会你参加吗?

……

其实几百亿的项目,轰动全国的并购都不是简宜宁最关心的事情,他最关心的是董事会上,影子会不会参加!

影子是时莜萱的网名,俩人在五年前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在网上相识。简宜宁是时莜萱的合伙人,俩人共同经营一家风投公司。

时莜萱负责操盘,公司重大决策制定,简宜宁负责公司人事调动和具体事物安排。

公司成立五年了,俩人的合作堪称完美,只是简宜宁并不知道影子长什么样,是年老还是年轻,是男还是女。

时莜萱十指翻飞,在键盘上敲下一个个决策发过去,然后关上笔记本重新塞回公仔里,走出大衣柜拉开房门:“好饿啊,萱萱好饿!”

0 第3章
盛家大宅。

盛家当家人盛润若送走时禹城,威严的脸上浮现一丝笑容,等了几天时家终于同意了婚事,这让他暗暗松了一口气。

盛家富可敌国,什么都不缺,就是从小最疼爱的长孙快三十了亲事还没有着落,让老爷子愁的不行。

如果不是五年前那场大火,害的长孙双眼失明,准长孙媳在大火中丧生,只怕现在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盛翰鈺当年帅气多金,为人阳光谦和,想嫁给他的女人多的能从市中心排到郊区那么多。

但谁知道那场大火后,那么多女人一下子全都跑的无影无踪,一个都不见了。

开始盛翰鈺要给未婚妻守孝三年,三年满后盛润若就开始给他张罗相亲,也不是没有女人同意,但要做盛家的长孙媳,从各个方面讲也都要合乎盛家的标准。

就这样蹉跎了两年,终于遇上各方面都合适,也不嫌弃盛翰鈺看不见的女孩子,盛润若开心的很,马上让管家告诉大少爷这个好消息。

“她同意了?”盛翰鈺站在窗边,眉头微挑。

相亲那天,那个女人听到他是瞎子时候的反应还记忆犹新,她那么震惊那么恼怒,仿若受到多大羞辱,连招呼都没打就气冲冲头也不回的走了!

管家也觉得意外,但还是恭敬答道:“是啊大少爷,明天新娘子就进门了,按照您的意思,领证就好,婚礼免掉。”

“好。”

盛翰鈺答应一声就算同意。

其实那女人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他并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成家后,老爷子对他的关注就能少一些,他能有更多的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

时莜萱穿着一身大红的礼服,总是垂在胸前的两条长马尾在脑后挽成一个发髻,盖着红盖头抱着狗熊公仔和父母告别。

“萱萱听话,到盛家要听丈夫和长辈的话,嘴要甜点知道吗?”时禹城对二女儿既愧疚又担心。

他担心时莜萱到盛家会被欺负,妻子大女儿给什么都考虑到了,股份提前过户,聘礼一分不少……就是没想到萱萱嫁到盛家日子要怎么过。

虽然时莜萱不是他亲生的女儿,但养了这么多年,就算一只小猫小狗也是有感情的,何况是养了二十年的大活人呢。

他拿着一张银行卡递过去,叮嘱:“萱萱你给这张卡拿好,这里面是你的嫁妆,要是盛翰鈺对你不好就回来,爸爸养你。”

红盖头下的小人连连点头:“嗯,萱萱知道,萱萱很乖……”

“知道你乖,别说话了。”

江雅丹心虚的瞄一眼站在门口的盛家管家,赶紧阻止时莜萱说话,就怕言多必失,在出门前露馅就麻烦了。

江雅丹边催促时莜萱上飞机,边在心里庆幸,庆幸最近几年古时候嫁女的方式又在江州流传回来,盖着盖头不容易被发现新娘有异常。

……

时莜萱被佣人扶着下了飞机,直接送进新房。

新房没安排在盛家大宅,而是位于江州几百里远的别墅,别墅背靠群山,面前大海,风景优美,处处飘着果香。

“大少奶奶,您在这里等一会儿,大少爷很快就来。”管家关上门出去,时莜萱忽闪着大眼睛往上吹气。

“呼——”

红盖头飘落到地上,房间里的一切尽收眼底。

宽敞明亮的房间,名贵奢华的欧式家具,黄橙橙的镀金大床上铺着红艳艳的床品,像是明星化妆间里一样的梳妆台上贴着大红的喜字!

时莜萱墨色如黑夜般的剪瞳流光溢彩,卷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着,在她眸底沉下一片暗影,水润红唇微勾,对房间里的一切很满意。

她对新郎更满意,盛翰鈺的资料早在她掌握之中,帅气养眼,关键他自己还看不见,以后自己想做什么可比在娘家的时候要方便的多。

就是跑出去,估计也是没问题!

想到这时莜萱嘴角的笑意就更明显了,要不是突然发现门口站着盛翰鈺,她差不多都能双手掐腰,仰天大笑!

他什么时候进来的?无声无息像是鬼一样。

时莜萱急忙收起动作,从兜里拿出两只大红本本,塞了一本在盛翰鈺怀里:“这是结婚证,我是你太太。”

0 第4章
“这是结婚证,我是你太太。”

-----------------

“你不是。”盛翰鈺面无表情,语气清冷却十分笃定。

时莜萱还沉浸在获得自由的美好想像中没回过神,顺嘴问道:“什么?”

盛翰鈺浑身散发出强大,冷冽的气场,语调却很平淡:“和我相亲的女人不是你,你是冒牌货。”

时莜萱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能看见?”

“香水味不对,声音也不对,你是谁?”

盛翰鈺给出答案后,突然一把抓住她手腕,攥的铁紧。

她感觉自己手腕都快被攥断了——突然“哇!”一声大哭:“痛,好痛,坏人,你放开我,大坏蛋……”

眼泪在漂亮的小脸上糊了满脸,刚才还精灵一样的女子画风突变,丝毫不顾形象的边哭边嚎。

盛翰鈺松开她,转身出去,并没有忘记给门带上。

……

书房中。

“马上给这女人调查清楚,我要知道她所有的详细情况。”

盛翰鈺给女人塞到自己怀里的大红本本扔在桌子上,面无表情看不出情绪,但浑身散发出的气场冰冷的让保镖情不自禁打个寒颤。

“是。”

保镖拿起结婚证,悄无声息退出去。

“咣!”

盛翰鈺一拳砸在桌上,面色阴沉的能拧出水来,敢算计他?

这女人和时家是活的不耐烦了。

他这辈子最痛恨的事情就是被人算计,没有之一!

很快,保镖就再次出现在书房里,恭敬道:“大少爷,已经调查清楚了,时家有两个小姐,当时跟您相亲的是大小姐,大少奶奶是二小姐……”保镖声音越来越低,没有说完却停住。

“说下去。”

“是。”

保镖咽下一口口水:“二,二小姐痴傻。”

“哦?”

盛翰鈺眉头轻挑,却没有让手下有进一步的动作,更没有想给人退回去。

痴傻的女人嫁过来,李代桃僵?这笔账先给时家记上,以后再算。

不过大小姐如果想嫁人,恐怕就不容易了!

新房里,女人已经蜷在床上“睡着”了,呼吸平稳,脸上还带着泪痕,“泪水”在脸上冲出一条条沟渠。

眼线,睫毛膏晕染开来,黑乎乎的在眼脸边糊了一小片。

“大少奶奶,您醒醒。”张妈推门进来,看见她这副样子皱起眉头。

这就是老爷子给自家大少爷娶的大少奶奶?

看上去就不太聪明的样子!

愿意嫁给大少爷的女人并不少,她虽然不懂老爷子为什么选中这样一个人,但人既然已经进了门,就不是她一个管家能说三道四的。

时莜萱“睡”的很熟,张妈喊了几声都没有给她叫起来。

“大少奶奶,吃饭了。”最后一句起了作用,时莜萱像是条件反射般“蹭”下从床上坐起来:“好。”

她在管家强烈建议下,洗净脸手这才坐到饭桌前。

盛翰鈺坐在对面,饭菜很丰盛,时莜萱吃相却很不优雅,连筷子都不用直接上手,狼吞虎咽的样子让站在对面的管家直皱眉。

“大少奶奶,请您优雅些。”

时莜萱站起身,油乎乎的手随便往身上抹两把:“我吃饱了,要回房间睡觉觉。”说完大摇大摆的走了……

不过,她走的方向不对。

管家跟在后面扯着嗓子提醒:“大少奶奶,您走的方向不对,那边是厨房。”

于是时莜萱转回身往外面走……

“大少奶奶,那是外面。”管家急忙追过去,再不敢让她自己走,领着她回房间。

0 第5章
管家出去。

一抹得逞的笑挂上时莜萱油花花的小脸,透过梳妆台的镜子,她嫌弃的看看自己的手和脸,然后锁上门去浴室冲澡。

热水顺着花洒冲在雪白的肌肤上,暖暖的充斥每一个毛孔,特别舒服。

时莜萱惬意的闭上眼睛哼着歌,想着洗过澡美美的睡一觉,明天早上起来再和简宜宁联系。

刚才在饭桌上,她虽然埋头大吃,但管家,佣人和保镖的表情一点没差都被她捕捉到了。

他们对她充满鄙夷,轻视!

反而是大少爷面无表情,让人看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时莜萱相信,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人来打扰自己,她想要做的事情,很快就会实现了。

舒舒服服洗个澡,然后随便用浴巾裹住,时莜萱走出浴室。

“啊——”

她惊叫一声,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你是怎么进来的?”

盛翰鈺大大方方端坐在床上,慢条斯理道:“这是我们的新房,你是我的新娘,你看见我应该这样惊讶吗?”

时莜萱很快意识到自己失态,立刻“傻呵呵”笑,拍着手道:“好玩好玩,我锁门了你都进的来,哥哥你好厉害哦……教教我怎么做到的好不好……”

小女人憨态可掬,说好听点叫天真无邪,实际上就是傻,和保镖调查到的资料一个样。

但盛翰鈺却对她很有耐心,拿起身边的钥匙举起:“很简单,有它就可以。”

……

时莜萱差点破功,脸上的笑容都快维持不住了,心里给盛翰鈺骂个狗血淋头:奸诈,讨厌,可恶,无耻……有钥匙了不起啊?不经过人家同意就进别人的房间,神经病!

显然她和盛翰鈺想法并不一样,时莜萱已经先入为主的给这片地盘划到自己名下,丝毫没有和盛翰鈺共享的自觉。

盛翰鈺淡淡问道:“你洗澡了?”

“嗯。”

时莜萱条件反射般双手抱住肩膀,差点脱口而出问他想干嘛?绝美的小脸上全是紧张。

虽然她是自愿嫁进来的,但时莜萱根本没打算和盛翰鈺在身体上有任何接触,只想有个能离开时家,却不会引起江雅丹警觉的借口而已。

如果她是“正常”女孩子,这样的想法显然不现实,不过她“白痴”啊,这样的想法就很贴合实际了。

时莜萱认为只要自己略施小计,就会被盛翰鈺厌弃,丢在一边不管不问。

只是事情发展,好像跟预想的不太一样!

“你去放水,伺候我洗澡。”盛翰鈺语气依然是淡淡的,却没有商量的余地。

时莜萱不太愿意,却没有拒绝的理由,更怕说多了露出端倪,被盛翰鈺看出来。

他只是瞎,但不傻!

而自己“傻”,傻子的人设就应该乖乖听话,才不会崩。

“好,我去放水,给你洗澡。”

时莜萱蹦蹦跳跳又转回浴室,拧开水龙头“哗哗”在浴池里注入半缸冷水,又倒了整瓶的沐浴露在里面。

“哥哥,你眼睛看不见,我扶着你。”她殷切的搀扶起盛翰鈺去浴室。

男人眉头微皱,她叫他“哥哥”?

这个称呼很奇怪,明明听上去很亲切,但盛翰鈺一点都不喜欢,尤其不喜欢从这个小女人的嘴里喊出来。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