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读:腐漫库(www.fumanku.com)一个适合女生看的bl漫画分享网站,食盐漫画精选投食。腐漫库分享海量漫画资源阅读。只要你想看的这里都有。赶紧收藏吧 !!!

好看的漫画有哪些?三部不错的漫画推荐、腐女漫画下拉式阅读

极道也有爱、腐漫库、极道也有爱漫画、精选漫画、都市漫画

极道也有爱

漫画推荐:★★★★★★★★★★★★★

作者:야생 의 신령

漫画类型: 精选 都市 生子 连载

漫画章节: 更新至第 76 话

bl漫画导读:bl腐漫库

韩日漫画导读:韩日集腐漫库

极道也有爱漫画简述:
“快脱。”“为什么要脱我衣服?”“身体检查。凡是进了我们家门的人都需要被仔仔细细地检查一遍。” 闵俊在来到日本留学后,幻想能过上无忧无虑的同志生活。但令他没想到的是,交往了6个月的前男友竟然是个骗子。骗走了自己所有的钱财不说还令自己背上了巨额高利贷。正当闵俊对生活失去希望之时,黑色的奔驰车队突然将闵俊包围,从车上跳下来的小孩子托马一边喊着‘妈妈!’一边投入了闵俊的怀抱。因托马实在不愿从闵俊怀里出来,闵俊只得一同被拖回极道的老巢。而极道的Boss大辉恰好是个既残忍又具有致命魅力的男人… 冷血又性感的极道大Boss佐大辉,被其儿子称为‘妈妈’的闵俊,两人之间又会摩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激情、腐漫库、激情漫画、悬疑漫画、连载漫画

激情

漫画推荐:★★★★★★★★★★★★★

作者:야생 의 신령

漫画类型: 精选 悬疑 连载

漫画章节: 更新至第 56 话

百度网盘

激情漫画简述:
连幸运都向他微笑的世纪天才郑在依的影子,双胞胎郑泰依与哥哥不同,除了性取向性以外,是极其平凡的军人。 有一天,舅舅郑昌仁劝告因意外事件退伍后过着无业游民生活的他。 舅舅所在的国际联合人力资源培训机构,简称UNHRDO,在联合国人力资源培训机构工作半年的郑泰依。 被分配到UNHRDO亚洲分部的郑泰依在陌生的环境下,以特有的厚脸皮和积极的性格,很快的适应UNHRDO,和自己的理想型灵心路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

火热的香蕉、腐漫库、火热的香蕉漫画、多人漫画、精选漫画

火热的香蕉

漫画推荐:★★★★★★★★★★★★★

作者:야생 의 신령

漫画类型: 都市 SM 多人 精选 连载

漫画章节: 更新至第 14 话

同人漫画

火热的香蕉漫画简述:
“要.帮.忙.吗?那趴下吧” 连sj都会认证的成-人-用-品评论者‘仁宇’ 成-人-用-品店‘HOT BA’的主人‘江元’ 仁宇的老朋友兼’朋友’‘泰灿’ 想要仁宇的当红播主‘济民’ 在无法捉摸的三个男人之间 仁宇在渐渐坠落…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资源: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五洲大陆。

成群的山脉,此起彼伏。

树木葱翠,细碎的阳光从树叶之间射下,金光斑驳。

从树林之内,突然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尖叫!

“啊!”

两个少女正带着笑意,心满意足看着眼前满脸血肉模糊的女子:“哼!总算是毁了这张让人讨厌的脸!”

月轻尘双手捂着脸,指缝之间鲜血淌落,露出来的眸子之中,尽是惊恐!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这么对我?”

“哼!一个废物草包罢了,这一天,我等了好久了!”月清欢沉着眸子,满面嗜血。

“二姐,她怀孕七个多月,应该能辨别野种是男是女了吧?”月芳菲笑容璀璨。

月清欢绝艳的脸上写满了残忍,“当然可以了。”

“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我们的赌约结果了!”月芳菲舔舐着唇角,一脸向往,“她肚子这么大,一定是男孩。”

“那可不一定,是男是女,划开肚子才知道!”月清欢轻哼了声。

月轻尘护着腹部,大大的眼睛中全是慌乱与绝望:“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月清欢步步紧逼:“哈哈,月轻尘,你可真是头蠢猪啊!实话告诉你,七个月前在后山玷污你的那个男人是我和太子殿下安排的!目的是为了毁你清白!之所以我让你留下这个野种,不过只是为了等这一天的赌约结果!”

月轻尘咬碎了牙齿,一双眼睛恨不得要吞噬了他们。

她的全身都在颤抖,“你们,好狠!”

“你是月家真正的嫡女,挡住了我的道路,又与太子殿下有婚约,所以你活该沦落到这样的下场!”

月清欢神色一凉,一剑划去!!

“啊!!”

凄厉的叫声,响遍了整个山林,如同恶鬼的哀嚎,直叫人毛骨悚然!

月清欢擦了擦长剑上的鲜血,身后的月芳菲已是迫不及待,抓住了腹中孩子的小脚拽了出来,斩断脐带之余,一脚将已经晕过去的月轻尘踹下了身后的山崖!

“哇,是男孩!我赢了我赢了!二姐,那颗圣元丹是我的了!”月芳菲惊喜地跳了起来!若有圣元丹辅助,她定会突破黄阶三段!

月清欢叹了口气,“没意思!”

地上的孩子突然,哭得月清欢脑壳疼。

“没用的野种!再哭我弄死你!”

她面目扭曲地伸手想将这孩子掐死。

可这时......

不过才七个月生出的孩子,竟然微微地睁开了眼睛。

月清欢不期然撞入了他的眼睛,骤然一顿!

她的心,漏了一拍!

那一双瞳眸赫然是金色的。

金色的眼睛十分罕见,一般人绝对生不出金色的眸子!

除了龙都那位。

难道,当日与月轻尘苟合的男人,真的不是自己安排的乞丐,而是他?

这几个月来,那位尊贵的男人一直在南离国寻找一个女人。

足足大半年了,大费周折,闹得全大陆皆知。

难道那个女人,就是月轻尘?

月清欢死死握紧了拳头,气得脸都变了形——

该死的月轻尘!

你哪里来的狗屎运,竟然睡到了全天下女人最想要的男人?!

月芳菲突然扭过头来,明明还是十二三岁的孩子,却残忍如斯,十分谄媚。

“二姐姐,我把那草包踹下去了!从今以后你便是咱们家里唯一的天之骄女了!日后,父亲定会倾尽所有,助二姐姐去往青云城!”

“咦,二姐,这野种还没死吗?赶紧掐死他吧!留着碍眼!”月芳菲看着放声在哭的孩子,不耐烦地说着。

月清欢伸手挡住了孩子的脸,笑道:“三妹,你下山崖去找一下,看那草包死绝了没,可别留下后患,这孩子我来处置。”

“好!”

等月芳菲离开,月清欢勾起了嫣红的唇角!

脸上尽是得意的笑容——

月家唯一的天才算什么?

青云城,又算什么?

她根本看不上!

有了这个孩子,她将会是南离国乃至整个大陆最为尊贵的女人!

从此,凤临天下!万民跪拜!

0 第2章
山崖之下,流水潺潺。

湖畔,满脸血肉横飞的少女倒在地上,鲜血在她的身下绽放开来。

她的手突然微微一动!

她微微蹙眉,等睁开眼,看着眼前的环境,倒吸了口气!

她堂堂23世纪的玄门门主,竟然穿越了!

满身的剧痛袭击而至,她垂下头,只瞧见自己的衣服残破,腹部肚皮大开,鲜血淋漓。

触目惊心。

这模样,仿若从乱葬岗里爬出来的恶鬼!

陡然,她的眼眸一凝!呼吸也停滞了片刻!

孩子!

她的肚子里,竟然有一个没出世的孩子!

她顾不得其他,忍着撕心裂肺的剧痛,将腹中的婴儿取出。

目光触及手腕上的金凤图腾,她缓了口气。

还好,她的东西都带过来了,能力也还在。

腹部的剧痛冲袭而至,脑中闪现过了晕倒之前月芳菲与月清欢那猖狂的邪笑,月轻尘的眼底写满了嗜血。

虽不知她们为何没对孩子下手,但......

剖腹毁容之仇,不共戴天!

你们,且洗净脖子等着!

怀中的婴儿放声哭泣了起来。

月轻尘紧紧护住了她 ,口中轻喃:“宝宝,你放心,娘亲会保护好你的。”

......

四年之后。

料峭寒冬,可弑月林内,却是一片春意盎然、姹紫嫣红一片。

小花园之中,一身红色长裙的女子抱着一只雪白色的猫儿靠着花藤而坐。

这,正是四年后的月轻尘。

三千青丝泼墨一般垂顺而下,她不施粉黛的小脸在阳光的照射下,美得晶莹剔透。

她轻晃动着双腿,目光严肃:“月小夜,你又让小白试药了?”

“呜呜呜,娘亲,宝宝不是故意的,宝宝不该把炼好的丹药放在低处,被小猫偷吃了。”

穿着白色锦袍的小男孩,大大的眼中蓄满了泪水,委屈地咬着嘴巴。

月轻尘怀中雪白色的猫儿,炸毛地跳了起来——

才不是这样!

是这个小恶魔逼着它给他试药!

结果它肚子现在快爆炸了!

小夜抬起头,龇起了牙齿,大大的眼中,都是警告的气息。

小白见状,乖乖趴了下来。

“娘亲,你别生气,小夜以后一定放好丹药。”

月轻尘瞪了眼月小夜,“你是不是还把丹药拿出去卖了?”

“唔......那是因为小夜想攒点私房钱给娘亲买特别的礼物......”月小夜眼中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明天是娘亲的生辰,小夜本想给娘亲你一个惊喜的。”

月小夜掏啊掏,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簪子,“看来只能提前给娘亲了。”

月轻尘接过了做工十分简单的簪子,眼眶微红。

她弯下腰,捏了捏他的软嘟嘟的脸。

“还记得娘亲跟你说过什么吗?”

月小夜飞快地跑到了她身后,替她按着肩膀,“记得,娘亲说过,小夜一定不能暴露在外,娘亲放心,小夜很乖很听话的,下次再也不会了。可是,娘亲,为什么小夜还不能暴露?”

月轻尘拉过了他小肉手,认真地看着他,“因为那些敌人很强大,娘亲不想小夜受到伤害。”

“小夜已经很强大了。”

“小夜,这个世界上,还有你想象不到的势力。永远要记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月小夜垂下脑袋,小小的脸皱了起来,若有所思。

月轻尘失笑,揉了揉他的脑袋,“你现在还小,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四年前,那件事情发生之后,月清欢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竟被龙都纳入。

月家一夕之间成为南离国最大的家族。

龙都与月家,都不是好对付的!

所以,月轻尘不想让月小夜暴露在外,唯恐被他们发现。

适时,外头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将月轻尘的思绪拉了回来。

下人匆匆来报——

“林主,有客人来访,是南离国月家和皇室的人!”

南离国月家......

月轻尘素白莹润的指尖轻拂过了小白的皮毛,绝美的容颜上,闪烁起了讳莫如深的笑。

“我还没主动去找他们,他们倒是先送上门了。小夜,你在这等着,娘亲出去迎客!”

0 第3章
弑月林,这是近三年来,五洲大陆上新兴起的一股势力。

弑月林的主人拥有特殊的能力。

可知过去、断未来。

她的实力卓绝。

相传,她能活死人,肉白骨。

更是在两年前凭借七品丹师的身份,享誉整个大陆。

可是,这弑月林的主人,身份神秘,从来没有人见过她的真实样貌。

外界纷纷猜测,她是一个年约七旬的老者。

此刻,弑月林外正停着一个十分隆重的队伍。

约莫二十人的队伍,浩浩荡荡。

为首的一男一女,容色上,止不住的焦躁。

“太子哥哥,你说这弑月林到底什么来头,竟然这么嚣张,让我们在这风雪里等了这么久。”说话的女子,长得娇俏可人。

她身穿一身粉色的长裙,外头披着一件貂皮小袄,显得十分贵气。

她身侧的男子,容貌刚毅,颀长的身影,在风雪之下,愈是挺拔。

“芳菲,不可胡说!”萧天澜出声何止住她!“弑月林这几年声名鹊起,便是父皇来此,都要给几分颜面。”

月芳菲因为愤怒,一张娇俏的小脸儿都染着红晕,表情十分不屑:“那又如何?我二姐还入了龙都,月家地位如今水涨船高,你看这弑月林的名字,听上去简直是在跟我月家作对!哼!回去我一定要写一个书信给二姐,让二姐派人来灭了弑月林!”

萧天澜扫了眼月芳菲,皱起眉来。

若非是想拉拢月家势力,他才不愿意故意接近这样一个蠢笨的女子!

“呵!好大的口气!既然不愿意来我弑月林,现在就滚回去!”

半空之中,传来一阵压低的怒喝声。

狂风猎猎,竹林声飒飒作响,惊起了阵阵乌鸦。

强大的气息,从半空压制而来,逼迫得人几乎难以喘息!

萧天澜与月芳菲皆是一惊!

萧天澜急道:“在下乃南离太子,有事相求!”

远远地,一道红色的身影从空掠过,如若仙子踏浪而至。

红色的衣裙,鲜艳夺目,十分张扬。

等靠近了,他们才见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只露着一双清冽的眸子,看着他们。

她的眼神如刀,看得人从心底深处生出颤栗!

看着那双美眸,月芳菲突然皱起眉——

这双眼,好熟悉!

很讨厌的那种熟悉感!

“你说,你要灭了弑月林?”月轻尘的目光落在了月芳菲的身上,言笑晏晏。

看到她,便想到了自己被划开肚子的那一幕!

语气不觉森寒了些许。

月芳菲心下一怵,却又抬头道:“你一个小小的弑月林,竟在这里摆上这等架子,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身份......”

“啪!”

她的话尚未说完,传来一道凛冽的气息,直直地甩在了她的脸上,打得她嘴角出血,脸都差点歪了。

月芳菲懵了。

再回神,她的眼底燃烧着怒火,“我可是未来的太子妃,你敢打我?!”

萧天澜不耐地看了眼她,旋即对眼前戴着面纱的女子道:“姑娘,还烦请您通报一声弑月老人家,南离国太子萧天澜求见。”

弑月老人家?

月轻尘美目微微弯起,笑得愈发地危险:“弑月老人家现在很生气,若是太子殿下能好好教训一通这个不懂礼数的未来太子妃,兴许她一高兴了,会给你金玄丹。”

0 第4章
萧天澜愣住,转而脸上则是涌现出了一阵狂喜。

弑月林果真如传言般厉害,竟一下子就知晓了他的来意。

他的玄力一直留在地阶六级,停滞不前。

今日,他特来弑月林求药!

看来,此行,他来对了!

月芳菲此刻很愤怒,俏脸儿上布满阴云:“好大胆的弑月林!只是一个小丫鬟,就敢如此嚣张!”

月轻尘面纱下的倾城之貌容颜,缓缓地扬起了笑意。

看着月芳菲,那一日她划开自己肚子的场景,历历在目。

她冷目一闪,目光凝在依旧有些纠结的萧天澜身上,似准备离去。

“太子殿下既然不愿,那我便去回了弑月老人家。”

月芳菲咬着牙:“你胡说什么?太子哥哥不可能......”

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萧天澜已经一巴掌呼上月芳菲的脸。

月芳菲不敢置信地捂着脸,看着身侧的萧天澜,“太子哥哥,你竟然真的听这个贱人的话打我?”

萧天澜眼眸冰凉,又是一巴掌甩了去!

“闭嘴!”

弑月林主如此厉害!

他一定要拉拢了他!

若是得了弑月林与弑月老人做靠山,月家,又算什么?

月轻尘顿下了脚步,靠在一棵竹子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跟前狗咬狗的戏码,只觉精彩得很。

“还不够......继续打。”

萧天澜左右开弓,一掌一掌地打着,直让她的脸高肿了起来,打得她眼泪簌簌,不住淌落。

久久,月轻尘这才慢悠悠道:“弑月老人家勉强同意你们进来了。”

月轻尘走在前头,身姿轻盈,似凌空而起。

萧天澜心下暗惊!

不过只是一个侍女罢了,实力便如此诡谲!

弑月林,当真不同凡响!

萧天澜与月芳菲紧随其后。

二人看着这弑月林内的一切,目露惊愕。

明明外面天寒地冻,大雪纷飞。

但这弑月林里,却暖如春天,四处生机盎然。

花红柳绿、青草葱葱,衔着晶莹的雾珠儿、

此时的月芳菲,早已忘记了愤怒,忘记了哭,所有心绪都被四方景色吸引。

这弑月林,如此美丽而温暖!

等让二姐踏平了这里,她要搬进来!

“你们先在此候着。”月轻尘将他们带至林后,如是说道。

好不容易等到羊入虎口,她怎能不好好地戏耍一番?

等萧天澜与月芳菲住下,月轻尘离开。

此时,月芳菲再也忍不住,怒斥着萧天澜。

“太子哥哥,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萧天澜安抚着她,“芳菲,对不起,方才委屈你了,我也是无奈之举,你知道的,弑月老人十分厉害,我若不能同意她的要求,就等于是得罪了弑月林,到时候别说是金玄丹了,如果惹怒他,只怕我连太子都没得做了。”

萧天澜的手轻轻地捧着月芳菲的脸,“等这件事过了,我的实力突破了,我的地位也便稳固,我定会八抬大轿十里红妆迎娶你。”

月芳菲的眸中一片痴迷。

一想到自己以后会是未来的太子妃,未来的南离国皇后,登时把怨恨抛之脑后,她扑入了萧天澜的怀中,“我还以为太子哥哥真的不喜欢我,都怪那个女人,太子哥哥,等见到了弑月老人,你让弑月老人杀了那个女人好不好?区区一个小侍婢,竟然这般为难我们!”

“好。”萧天澜笑得阴鸷,眼中全是算计。

月芳菲兴奋地依偎得更紧了,“太子哥哥真好。”

此刻,在他们的外头,一个小小的脑袋,透过窗户看着里头。

月小夜看着里头相拥的一对男女,小小的脸上,覆满了怒意。

这就是月家的人吗?

那个让娘亲提起来就恨得咬牙切齿的月家吗?

哼!

让你们害娘亲!

正好最新炼制了几个毒药,就先拿你们来试药吧!

月小夜龇起牙,小手从袖中掏出了一个瓶子,将里头的药洒了进去。

粉末般的药,瞬间在房间内散开。

原本还浓情蜜意的月芳菲与萧天澜,突然感觉全身一阵酥软。

等再度回神时,他们竟惊恐地发觉,他们身上的玄力,一点点地倒退了回去!

月芳菲原本处于黄阶六级,如今只到了人阶地步!

而萧天澜,更是从地阶,退回到了黄阶!

“怎么会这样?”

二人低呼一声!

他们皆是吓出了一声冷汗,匆匆推门出去!

0 第5章
推开门,他们急急向前!

可才没走多远,就迎面撞上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月芳菲本就因为实力陡然倒退而心乱不已。

此刻被突然而来的小孩吓了一跳,惊得后退两步!

等看到跟前戴着面具的小孩时,月芳菲咬着牙怒吼:“哪来的小鬼?滚开!”

月小夜龇着牙,感觉着月芳菲与萧天澜身上的玄力波动,面具下的小脸,笑得十分开怀。

看来,新研制的药,又成功了呢!

“对不起,丑大婶儿,我不是故意的。”

月小夜垂下眼,眼中蓄着委屈的泪珠。

丑大婶儿?

这句话无疑是触到了月芳菲的逆鳞!

从前在月家,三个嫡女之中,唯她容貌最差,比不得前两位。

她最在乎的便是自己的长相。

好不容易那两位都死的死,走的走,这才有她出头之日。

如今被这小鬼这么一说,月芳菲立马想到了曾经在家里的地位,当即气得握紧了拳头。

“你说什么?”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实在是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丑的人,被吓得路都走不稳了。”

月芳菲快要气得爆炸了!

她上前来,一只手抓住了月小夜的领子,将他高高提起。

“臭小子!你竟敢辱骂我!”

萧天澜虽然也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小鬼感到好奇,但见月芳菲此举,立刻打叫:“芳菲,不可!这里可是弑月林!”

“什么狗屁弑月林!我才不管!”月芳菲气急败坏吼着。

月小夜狡黠的眼中,透着锐光,手中抓着一把药粉不着痕迹地洒了上去。

只刹那,月芳菲那张本来被打得高高肿起的脸,竟然开始溃烂,缓缓地往外冒出了脓水。

“哎呀呀,丑大婶,你的脸好恶心啊!”月小夜夸张地尖叫。

本来想伸手狂揍这小鬼一通的月芳菲,猛地发觉到脸上的不对。

她伸手抹了一把刺痛的脸,登然吓得失声惊呼!

萧天澜也被月芳菲的容貌惊住了!

心下震惊之余,却又不敢多有动作。

在他看来,他们之所以会这般,定是因为方才月芳菲得罪了弑月老人!

这弑月林,传言之中本就十分邪乎。

“月芳菲,住手!”眼看着月芳菲抓狂一般要打那小孩,萧天澜震怒,一把从她手中夺下了那小孩儿。

月小夜坐在地上,身子都在发抖。

萧天澜只当他是怕极了,赶紧安抚,“没事了,没事了。”

他知道,能出现在弑月林的小孩,定不是一般孩童,他一定要去讨好!

他哪里知道,月小夜之所以抖动,实则是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笑得疯狂发抖——

太爽了!太爽了!

曾经欺负娘亲的坏人变成这样,真是活该!

至于月芳菲,表情变幻不定。

她怒瞪着眼,看着那小鬼——

“哪里来的小野种!我一定要杀了你!”

“呜呜呜......帅哥哥,这个丑大婶想杀了我!我要去告诉弑月林主!”

月小夜滴溜溜的眼珠子转动着,闪烁着邪肆,说着就往外冲去!

萧天澜心下一惊!

绝不能让弑月林主知道他们欺负弑月林的人!

否则,此行就泡汤了!

若是惹怒了弑月老人,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见月芳菲气急败坏前来,干脆心下一横,提起了八分玄力,一脚踹了过去!

这一踹,就将月芳菲的身子踹得滚了出去!

0 第6章
倒在地上的月芳菲,只觉喉咙一阵腥甜。

太子哥哥!

竟然这么对她!

远处的小童捂着脸,好像十分惊惧害怕的样子。

萧天澜顾不得月芳菲,焦灼询问:“小童,你还好吗?”

月小夜扬起了戴着面具的脸,眼睛水汪汪的:“谢谢哥哥帮我打跑了丑八怪!谢谢!”

丑八怪......

远处的月芳菲,又是心下翻滚,一口血吐出。

月轻尘只是去取了个东西。

去而折返时,没想到竟瞧见了这一幕。

看着月小夜与月芳菲和萧天澜接触,月轻尘神色微愠。

她早吩咐过了月小夜不要跟月家人接触,可他还是不听!

本来还想留他们在林内多加戏耍一番,现在看来,不行了。

月小夜在看到娘亲出现的时候,已经吓得溜之大吉。

萧天澜看着步步生莲一般缓缓靠近的女子,眸底闪现过一丝痴迷。

这个女子,戴着面纱便已是天人之姿。

也不知面纱下的容貌,会是何等的绝色。

“姑娘。”

“弑月老人特让我将此药送过来。”月轻尘看着他们这般惨状,皱起了眉来,“方才怎么回事?可是有人在此欺负我弑月林的人?”

萧天澜俊逸的容颜上,覆上了寒意。

目光瞥过远处的月芳菲,心中发怒。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他抬起头,说道:“还请姑娘告知弑月老人,是我们鲁莽了,不小心冲撞了林内的小童。”

“哼!”月轻尘语气不虞,“原本弑月老人还只当你们是诚心前来,想来,是我们自欺欺人罢了。”

说着,月轻尘把玩着一个药瓶。

白色的瓷瓶,闪烁着莹润的光泽。

甚至还未打开瓶盖,萧天澜就已经感觉到了浅淡的清香扑鼻,蔓延至五脏六腑,让他全身舒畅。

萧天澜双目亮起。

是金玄丹!

“既然你们没有诚意,那这药,我便按照弑月老人所言,收回吧。”

月轻尘要将药收起。

萧天澜心都提了起来!

近在咫尺的药,他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没了?

“是我方才没有教训好她!弑月老人放心,姑娘放心,我这就好好教训一番她!”

言毕,萧天澜怒极,走至月芳菲跟前。

“月芳菲!还不道歉!”

月芳菲觉得,今天的太子哥哥,陌生得可怕!

她倔强地应道:“不可能!”

她自不会道歉!

她可是月家的女儿!

从来只有欺负别人的份儿!

哪里肯向别人道歉?

萧天澜见状,怒了。又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你这个无理取闹的东西!”

这一巴掌下去,月芳菲是再也撑不住了,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月轻尘眉头挑起,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一切——

萧天澜,你可真是一如既往地......渣啊......

至于萧天澜,却跟献宝似的:“姑娘,我已经教训了她了,我代她向你们道歉,还望姑娘和弑月老人息怒。”

月轻尘也不想让他们久留,脏了自己的地儿。

尤其是,唯恐月小夜再做些什么暴露他的身份。

她将药丢了过去,“太子殿下既得了药,那就可以离去了,不过,切记,日后管教好自己的未婚妻。”

萧天澜闻声,断不敢说其他的,只是说道:“放心,我一定会的!还请姑娘替我谢谢弑月老人。只是,芳菲的脸......”

不管怎样,月芳菲始终是月家的人。

他若是这么带着伤痕累累的她回去,只怕月家会动怒。

“这个给她抹,只需两次,脸就会痊愈。还有这瓶药,服用之后,玄力会恢复。”

月轻尘再丢下两瓶药。

目光落在了月芳菲的脸上,带着诡谲的笑。

这么玩死了,可就没意思了。

那日毁容之痛,剖腹之仇!

她得慢慢儿地算!

得了药,萧天澜心情大好!

“对了,弑月老人知晓太子殿下的心思,所以给殿下提点了一番,一会离开弑月林外十里路,殿下会遇到一个抱着猫的女子,那个女子,将是殿下你的贵人。殿下要护好那女子,否则,殿下地位不保,性命堪忧。”月轻尘笑道。

她就是想做一个搅屎棍,搅乱这一片天。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