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漫画网站、一个适合宅男腐女的漫画网站,好看的漫画推荐?野画集漫画最新章节阅读。腐漫库漫画网站分享漫画最新资源。只要你想看的这里都有。福利催更的漫画有哪些、更多精彩漫画还在挖掘、更新赶紧收藏吧 !!!

野画集生蚝花甲、野画册漫画免费下拉式、野画册漫画在线免费

野画集

野画集

漫画人气值: 2.51万

漫画打赏值: 4620

bl腐漫库

以往发布漫画资源:野画集

野画集漫画简述:
这是一个流氓变态粉丝把神仙画手太太绑回家,专门为自己画画的故事,只不过画的不可描述的春画图。变态流氓攻和弱小无助可怜小画家,神仙画风,剧情紧凑,人设带感。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资源: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第1章 宫苑墙高不知深
北辰国,京中。

宫墙深院,多少金碧辉煌,多少荣华富贵,这里就承载着多少的不能承受的千金压力,烛火灯明的上书房,那笔影摇曳的,那站在那烛光之下的那些宫人、宫女一个个都是已经在那里摇头晃脑的,完全就像是瞌睡虫到了身体里一样的昏昏欲睡的。

只是看着那里的那一个人还是在哪里的继续的在那里不停的在哪里批阅奏折的,那些堆积起来的都是急需要处理的,只是所有的都是没有办法处理好的!只是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不能在那里做好的。所有的,就像是什么在哪里督促着自己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的。

“皇上这会子还在上书房批阅奏折吗?”那坐在那上座之上的人看着都是很有身份的人,但是一身的打扮倒是也就素净的人,但是那散发出来的高贵一点都不会因为这些而显得有其他!看着旁边的人,在那里发话着。

“太后心里明镜似得,咱们着皇上这样的做也是为了不让别人落下什么把柄的不是吗?”旁边那头发上显然已经白发缠青丝的人看着那上座的人说着。

“可是,现在这会子都已经这时辰了,皇帝就算是不要让人趁机钻了空子的,但是自己个的身子还是要小心的啊!不然到时候可是要。”那脸上表现出来的那些担心无一不是作为一个母亲的担心的,只是现在自己心中都是明白的。生在这皇家之中的子孙,尤其是在那位子上面的人都是不能摆脱这些的。

“参见太后娘娘。”刚刚还是在哪里说着话的!忽然间的就有一个宫女直接的冒失的进来了的?

“怎么回事,这大晚上的,怎么冒冒失失的,不知道现在太后娘娘。”看着那进来的小宫女倒是也就随口的说着。

“苏姑姑算了,想必也是有什么要紧事的,不然这大晚上的这小小奴婢也是不敢如此冒失的。”

“太后啊!这些小宫女就是没有调教好的,这皇后也是现在调教出来的这些个丫鬟还是这样的毛躁的,倒是太后好性子,随着这些个宫人随意的。”

“算了,倒是有什么事情啊,快点说来就是。”随手的摆了摆手的,手中的丝帕倒是也就直接的扬出来,在自己的面前晃了晃的!

那跪在下面的丫鬟刚要说话的,倒是一个清亮的声音在这里出现的:“给母后请安。”随着倒是就看着过去的:“苏姑姑倒是不应该与这些个小丫鬟置气的,倒是也就不值得的,母后不是不明白现下这后宫琐事都是由林家那丫头在那里打理的。”

“参见长公主。长公主,不可称呼林家那丫头,以前可以说,现在就不能了,毕竟。”说着就上前欠了欠身的想着刚刚训斥那丫鬟的事情:“奴婢只是,并非有意的。”

话还是没有说完的,“姑姑不必如此的。姑姑自小就是看着我们长大的。梓雪怎么敢说姑姑的不是。”说着就看着旁边的那跪着的丫鬟:“还在这里,赶紧下去吧。”那宫女看着自然的也就低着头直接的退出了整个房间的,轩辕梓雪倒是也就笑着看着她们的。

“你这丫头啊。还真是投错了胎的,这性子真个就是一男子性格,到时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谁敢娶你的。”说着也就直接的招着手,要她坐到自己的身边来的。

“母后惯会取笑儿臣的,要是儿臣是男儿身倒是还能帮着弟弟的,可是现在。”

“女子不能干政,祖训如此,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倒是传出去就不好了。”

“母后何必这样的紧张呢!”轩辕梓雪看着倒是有一点觉得倒是自己的不对的。

“长公主不可大意的,就算是在这懿祥宫中也不免是隔墙有耳的,说话还是需要注意才是,要是让有心的人听了去倒是也就不好收拾了。”灯火摇曳,看着这里的所有。

“孙姑姑说的是,梓雪自当注意才是。”说着就笑着看着旁边的人。

“好了,你这大晚上的不在你的冰月阁里面待着的,倒是还有时间跑到我这里来了,真是稀奇了,说来听听看看,是有什么事情吗?”

“想必现在儿臣和母后想的事情是一样的。”轩辕梓雪看着就坐在自己的身边的人,既是自己的母亲,同时也是这北辰国的太后。

看着她,这三个人的房间倒是显得有一点的安静的。

“公主可是要仔细才是。”

“孙姑姑难道不想知道梓雪为什么会知道这些,而且这大晚上的还会到了这里来的吗?”看着她们两个人好像都是很惊讶的,但是现在的自己却是不能只是停在这里的,所有的一切就算是不为了自己,不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自己的弟弟,为了自己的家,她轩辕梓雪也不能只是一昧的放任这些就这样的在这里发展下去的。

“你呀!真要是你是个男子想必比你那弟弟不知道是要出色多少呢!还有你那个小弟整日的就是最新诗书的,还真就是只有你,可是。”

“母后是在那里埋怨儿臣吗?”

“就你那些鬼灵精怪的,还真是没有人能及得上你的。”

“母后又在笑话儿臣了。”看着旁边的孙姑姑也在那里笑着的!倒是不由得有一点的闹小脾气了。

“好了不笑你了,说吧,有什么办法吗?既然我们的皇帝还是那样的不谙世事的,那我们几个也就要好生的操心一些才是,只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一个好人家的。”不免还是在哪里长叹了一声的。

“母后。”说着又在那里撒娇的样子。

“好了,母后不说就是了,所有的随你就是。我也懒得管你这些事了。说正事就是。”看着她自己的心里面不多说什么的,可是心里面存在的那些毕竟还是不能免去的!

“母后看看,现在咱家弟弟好歹也是九五之尊了啊。可是这后宫之中倒是就只有一个皇后,一个贵妃,两个妃子,一个嫔,一个昭仪,是不是太少了,且现在皇上膝下还是没有孩子的,不是应该为了后嗣也应该要再继续的添几个人进来不是。”

“太后,奴婢觉得长公主说的也是,是应该有几个新人进来了,咱们皇弟登基都已经一年多了。是应该要充实一下后宫才是。”苏姑姑看着倒是也就在那里说着的。

三个人就像是好像有什么共同的地方一样的,倒是也就直接的是在那里相对视的看着的,好像也就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的。只是所有的一切还是,好像这些都是。

“可是现在没有待选的名单呢?倒是也就是一件麻烦的事情的。”说着就直接的看着轩辕梓雪的。

“母后放心,儿臣已经初步的拟定了一份名单的,只是需要咱们的皇上来点点头的,不然的话倒是也就说不过去的。”轩辕梓雪看着,那双眼睛里面存在的一切都是不能的。

看着手上的那一份名单,倒是也就直接的递到了苏姑姑的手中的,看着第一个名字就是楚辰雪的名字,女子并不能在外面抛头露面的,只是京中传言那可是美人,想着那晨王妃的那倾城之貌想必这妹妹也是不能小觑的天姿,看着那些名字:“咱们的皇上也不是不明白的,想必看着这些那些个意思自然就是明白的。只是这里面存在的可能性都是太多不能的,我们是不是还要考虑一下才是?”

“不用考虑了,苏姑姑也是谨慎小心没错,只是现在朝中局势我们需要这些来缓一缓才是。”

“母后,那儿臣就先告退了。”

第2章 谕旨一道临门至1
“好吧,去吧。哀家也乏了。”看着那出去的人的背影:“姑姑,明儿个一早就去请皇帝来懿祥宫一趟。”

“是,太后。”所有的一切随着这本就是已经夜深的一切都安息了!所有的都是没有了的!只是现在这些我们却是不知道明天的一切,烛火剪断的一切,熄灭。

第二天,凤寰宫。

梳妆打扮,鸟上枝头,那些清脆的声音,将早晨的安静衬托的越发的好了。看着镜中的那些白发。

“听说昨儿个晚上长公主去了太后宫中,而且还是半夜了?”那在一边梳着发髻的人看着镜中的人说着。

“会娘娘的话。是的,只是没有人知道是什么事情的?”

“穗心,你说,长公主本就不是一般的女子,你说会是怎样的事情呢?”

“奴婢也猜不透,只不过想必今天就会有动静了吧!”穗心看着那镜中人的眉眼还是在那里紧蹙着的:“娘娘放宽心,这会子要去正殿接受各宫嫔妃的请安了。”说着就拖着手将这打扮的略显得有一点的素净但不失高贵的人走着的。

“给皇后娘娘请安。”所有的人都是来了的,那坐在坐边上坐的人便是兰贵妃看着旁边的人说笑着:“每天总是我们这几个人在这里的,现在倒是好了,不日就是有新的姐妹要来了啊!”说着这样的话倒是也就显得酸涩得很!

“贵妃姐姐这是说的什么话啊?怎么我们都是不知道的啊!”这说话的便是德妃的

“德妃妹妹不知道,今儿个一大早皇上便从太后宫中出来,那些事情早就传开了,只怕是这会子,李公公已经到那些个家中去传旨了呢!”

“看来咱们这里又该是要热闹了呢!”丽嫔看着也就随口的说着了。

但是还有接个人倒是什么都是没有多说的,只是看着那凤座上的人而已。

“热闹些倒是也是好的!本宫也乏了,各位妹妹就先跪安吧!”所有的人自然的也就起身直接的欠了欠身便都离开了。

只是那一道道的圣旨下去的所有,不知道在这里,注定将所有的一切开始的。

凤寰宫。

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去了,在这里留下的只是那些安静过后的冰凉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虽然现在已然是三月里的暖和时节的了,但是总是会觉得有一些冰凉的风在那里吹着的,在身体上也会是有许多的不一样的察觉的。

看着这宫苑之中的花都已经开了,这一朵朵的牡丹开的甚是好看的很。

看着天空中的蓝天一望无际的,那正是在中天的日头。倒是也就想着今宵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一个良辰之夜的,可是现在这花开的正好倒是也就:“穗心,你差人去请皇上来赏花,说凤寰宫中的牡丹开的正好,望皇上能一同来用晚膳。”

站在旁边的人倒是也就直接的在那里看着,也就走开了!只是顺手的就差了一个丫鬟去了。在有站到了她的身边,那头顶金边的凤冠倒是别有一番风情,可是身在这深宫之中总是有太多的身不由己的东西的。

“穗心,你说皇上这么久不来宫了,今天早上丛太后宫里出来想必今天就会来后宫的,再加上那些新入选的后妃很快就要来了,想必。”

“皇后娘娘不要担心就是,想必今天皇上必然是会来这里的!娘娘这么久没有看见皇上了。皇上和娘娘那才是真真的夫妻的情分的。当然是会。”话还只是说到了一半的,倒是被进来的那宫女打断了。

穗心看着那跪在那里的人正是自己刚刚遣出去请皇上的人,怎么这会子还没有一杯茶的功夫就回来了:“怎么回事?这么快就回来了?”

“回娘娘的话,皇上,皇上。”

“说话不要吞吞吐吐的,有什么就直说就是。”穗心看着倒是自然的有一点的过意不去的。想必又是出了什么岔子的!

“穗心,不要生气了,只不过是一个小丫鬟而已,本宫都没有置气的,就不要责怪了,想必这会子皇上已经去重华宫那边了吧。”看着那眼前的牡丹花,倒是一点都不顾及眼前人的心思的,照旧的还是在哪里盛放的。

那跪着的小丫鬟听着这样的话,直接的趴头在地上的:“娘娘赎罪,奴婢。”

“算了。”说着就直接的罢了罢手的,穗心看着只给了那跪着的宫女一个眼神,那宫女就直接的走了。

只是在那身后忽然的响起的声音:“皇后娘娘还真是好气度呢!要是换过来想必那位可是醋坛子都要打翻了吧!”

穗心看着就直接的上前福了福身的:“奴婢参见贤妃娘娘。”那走过来的女子只是稍有的珍珠发簪绾发,但是那一袭的衣裳倒是显得不俗气的,那一份清纯倒是也就显然的出来了。

“贤妃妹妹说的哪里的话,身在这个位子上面哪有不大度呢!要是各个都要去吃醋想必本宫这醋坛子可就是好几十年的量也不止了啊!”只是回了一个轻轻地微笑,所有的:“再说了今儿个皇上那边已经下旨了呢!再过三天想必就会又有一批新人进来的,那不是后面的醋意要更重的?那不是。”

“皇后娘娘说的是!臣妾受教了!”

“既然受教了,那以后就不要生出来这些争风吃醋的话来。在本宫这里说说也是没有什么的,要是让太后听了去倒是又该要生气了。”

“是,臣妾知道了。”

“既然来了那就陪本宫赏花吧。”看着旁边的人,穗心便上前搭着手走着,看着这牡丹花团簇的宫苑,却也是别有一番的风味的。

“是,坠儿。”说着那旁边的贴身丫鬟也就上前来搭着手随着一起在那里走着的。

虽然这院子大得很的。可是那跟在身后的那十几个丫鬟简直就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能掩盖的,在这里名为赏花的,可是多少还是会让人不顺心的。

重华宫。

“皇上都已经这么久不来后宫了,是不是早就已经把臣妾都已经忘记了啊!”那娇娆之人倒是直接的就倒在这眼前的男子的怀里的。

倒是也就没有抗拒的,轩辕澈倒是也就直接的搂住她的细腰的:“怎么会,朕的爱妃,怎么能忘记了呢!只是这几日总是奏折不断的,倒是也就没有时间,你看朕这一来后宫就连皇后的宫中都是没有去的,就直接的来了爱妃这里的!你看要是母后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怎样的责备的呢!”

“要不是蕊儿去半路请了皇上来,想必皇上这会子应该是在皇后宫里正是夫妻缠绵的呢!”说着就直接的往着男人的身上蹭了蹭的。

“这话就属你小气的,在皇后宫中怎么了!可是现在这会子朕不是在这里的吗?怎可还说那样的话呢!要是真的不情愿的,朕走就是了。”说着就压迫直接的将身上的人挪开的,但是那圈在自己身上的人根本就是不放开的。

“臣妾不说了就是,皇上,臣妾为你准备了皇上喜欢吃的,想着皇上这么些天都是在上书房的,想必也就没有吃好的。”

“朕的爱妃这里的食物可是比御膳房的还要好的,想必口味是不会错了的。”看着怀中人,指尖直接的点了点这怀里的人的脸颊的。倒是也就直接的做到桌子前面,在那里吃着的。

春意正好,那些绿意的美好。

丞相府。

看着那满园的春意,所有的,看着那院中小道上一袭白衣的女子,那轻轻的脚步踩着的,仿佛脚下的泥土都是生怕会踩出什么毛病来的,看着那纤纤身量,简直就是柔弱至极。

第3章 谕旨一道临门至2
所有的人都还是尽情的在那里享受着春日里的美好的,只是圣旨一道很快将整个府宅所有的人都直接的带到了这正门前面。

楚慎行看着那来传旨之人,正是皇上的贴身太监李公公:“不知道李公公只一次来传旨是为了什么事情?”

“丞相大人放心就是了,这一次来呢,是好事,不用太过于担心的。”环视了一周的,倒是没有看见:“大人去请二小姐出来吧。”

“公公究竟是怎样的一回事啊!和臣的女儿又是有什么干什么的?是不是。”楚慎行看着,心中的那些担心在那一瞬间就是能想到的,想必那些事情总该是要来了,所有的一切不知道要怎样的来看明白。但是心中所有的一切都会是让人不能安生的,从今天一早就在那里担心的,那些传来的消息都是许多家的小姐都是已经在入选之列的,现在终于是到了自己这里来的。可是那些东西又应该要怎样的才是。

“大人安心就是,是好事。”

楚慎行倒是也就不知道要怎么办才是,要是抗旨也是没有可能的,那不是:“去吧小姐叫过来吧!”

整个丞相府的所有人听到了,倒是也就很快的,所有人都是来了的,楚辰雪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回事的。但是也就只能随着那些个下人走着的。到了这正门前面,看着自己的爹娘都是跪在那里的。在看着那上面的人倒是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倒是也就随着一起跪在那里的,那李公公看着人倒是也就到齐了的,只是那女子看着倒是虚弱的很的,但是还是笑着看着的,将手中的那圣旨直接的打开的:“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封楚辰雪为淑妃,三日后入主雪阳宫,钦此!”

下面多有的人都是在那里跪谢的,只有楚辰雪还是没有反应过来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没有办法的,但是那些自己又应该要怎样的才能释怀的,那个为了自己的那个人,可是要是不接旨的话那边是抗旨的,到时候整个家族都是要因为自己,可是现在自己要怎样的。闭上了眼睛倒是也就将所有的一切都放开的,直接的接过来那人手中的圣旨的。

“恭喜大人啊!小姐这可是,哦不!应该是淑妃娘娘,这可是天大的福气啊!这可是头一份的恩宠啊!其他的小姐都是没有这样的福分啊!”

“公公客气了。”楚慎行的眉心倒是一紧的样子,但是还是直接的从手袖下拿出来些许的银票的。

当所有的人都离开的,那安静的氛围,周围的一切好像刚刚的那些热闹都是没有发生过一样的,那枝头上的鸟儿的啼叫还是那样的清晰的在那里回荡的。

可是那手中拿着圣旨的楚辰雪好像什么都是没有反应的,直接的在那里就像是傻了一样的,旁边的人看着:“小姐,快起来吧!这春日里地气湿,可别跪坏了身子的才是。”

楚慎行看着那慢慢的站起来的人,所有的一切都是让人不能知晓的,那些东西好像都是,只是所有的一切又应该要怎样的才能来明白的。

楚辰雪直接的就倒在那中年男子的怀里的:“爹,为什么是女儿啊!姐姐已经嫁给了晨王爷了,只是看着姐姐在那小小的王府已然是心力憔悴的,难道女儿还不明白吗?难道现在真的要女儿入宫的吗?”那些随之而来的抽泣的声音很快的就在那怀回荡的。那一份心酸的,身为父亲,可是现在却是无能为力的。

看着倒是越发的伤心的,倒是也就害怕挥出一些什么的。倒是直接的招手看着那慧心和慧灵。“你们两个人先带小姐回房去,记着好生的看着小姐,不要出什么岔子的。”

那两个人倒是也就直接的来将楚辰雪带走了的!可是还没有走几步的,又直接的叫住的:“慧心。”将她叫了过来的小声的在那里说着的:“等一下你记得和慧灵要仔细的看着小姐的,千万不要让小姐出事才是。”

“是,老爷。”说着就欠了欠身的就直接的回过身走着,离开了。

只留下楚慎行在这里看着那些离开的身影,可是自己的女儿,在看着那站在自己身边小女儿直接的将她抱起来的,楚诗涵看着眼前的人:“爹爹在担心姐姐吗?爹爹流泪了!”离开了的母亲,她们三姐妹,可是。

“爹爹没哭。”一切在这里安静下来的!

晨王府。

“今天可是有探听到了什么事情的?”

“回王妃的话。”

“有什么就直接的说,不要吞吞吐吐的,不然就直接的滚出去。”

那跪着的人瞬间的便是唯唯诺诺的:“回王妃,楚二小姐封为淑妃娘娘了。”

听着这样的话,本是躺在那床榻上的楚一涟倒是直接的做起来的,那顺着床榻下去的长长的裙摆直接的在地上的:“哦!那倒是也需要回去好好的恭贺一下才是啊!”

这一切,不知起落为谁?

2015年,北京,一样的雾霾天。

穿梭在马路上的人都是不知道自己是看见了人还是鬼的,反正这浓雾之下反正也不知道是谁的,只是在这里穿梭忙碌,这一天又开始了。

这戴着口罩的一个将近三十岁的女人只是很快的在这繁华的帝都穿梭着,永远都会只是看不见,永远都不会显眼的,就像是那些雾霾之中的那些尘埃粒子一样的不起眼。

看着那微弱的太阳光经过这厚重的雾霾之后更是什么都是没有的。几乎到了下午三点左右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消散尽的。但是空气质量确实还是不怎么的好的。

傍晚时分,回到家中,站在那花洒下面,那冲走掉的是一天下来的多少的烦恼和那些死掉了的但是还停留在自己身上的那些脑细胞的,站在镜子前面,楚婷婷看着自己,明明自己就还是长得还算是亭亭玉立的啊!怎么就这么个年纪了都还是没有成家立业的。倒是自己一个姑娘家的到是有了一些闲言碎语的。

打开电视,放着的依旧是自己喜欢看的那些宫斗的影视,可是自己现在连名字都已经懒得去记得了,都不知道自己已经看了多少的了。反正只是一个人坐在那沙发上,一天的劳累不知道是有多厚重的。

直接的躺在沙发上面,微微的,那双眼皮就不自觉的就闭上了。

梦里发现自己穿的衣服都是不一样的,根本就不像是自己平常穿的衣服,看着眼前有一个人在那里看着自己的,“你是谁?为什么在我面前啊!干什么还要冲着我笑啊?”只觉得那些东西让自己都是不寒而栗的。在那里不住的颤抖着的,好像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的样子。

看着那迷蒙蒙的一切,根本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但是那在前面还是不住的在那里招着手的人看着越发的远了,渐渐的什么都是看不清楚的。只是忽然的一瞬间那就像是什么一样直接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的人,楚婷婷根本就是什么都没有管的,直接的在那里尖叫着的,只是那被推倒的自己好像掉下去无底深渊一样的。

紧紧地闭上眼睛,难道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可是明明自己就是在自己家的沙发上面的啊!怎么这会子倒是变成这样的情况了呢?简直就是有一点的不可思议的啊!猛地睁开眼睛,可是看着旁边的所有的确是在那里往下面掉的啊!这是怎么回事的。

觉得自己一定是死定了,继续的又把自己的眼睛闭上,只是静等着自己摔死算了。

第4章 梦醒时分事多少
以为自己会就这样的死在这里的,可是感觉自己是到了地面上的,感觉自己整个都是在地上靠着的,心里面倒是也就踏实了,但是马上的就觉得自己肯定是死了。就直接的坐在那里哭着的。

只是这哭着倒是还是小事的,还在那里不住的念叨着那些自己没有做完的事情,甚至是和男人那个,还有。

殊不知现在自己已经处在另一个时空了。

听着这房间里面的声音楚辰雪便从那屏风后面出来的,看着这眼前的女子穿的衣服简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那坐在地上的人听着有人在那里说话的,倒是也就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打扮的倒是素净的,可是瞬间将让自己崩溃的是那张脸,居然是一模一样的?但是那身衣服就是活脱脱的就是古装戏里面的女子啊!那走起路来的步子甚是轻盈的,只是看着面色倒是有一点的不好,根据自己学习养生的方面一看肯定是身体有亏虚的,倒是,只是忽然的想着这。

看着眼前的人倒是马上想到了两种可能,就是自己见鬼了,还是自己见鬼了。

楚辰雪看着这衣着甚是不明的人出现在自己的闺房的:“你要是再不说话的话我可就要叫人了。”

楚婷婷听着倒是也就:“别啊!我肯定是梦游了,我知道这北京城,拍古装的多了去了,这睡觉也是能穿越的,简直就是喷了自己一身的狗血了吧!”

楚辰雪完全就是听不明白的:“你说什么啊!这是我家,这是丞相府,你是打哪里来的!”

楚婷婷听着这样的话直接的就在那里晕倒了的,看来还真是见鬼了,楚辰雪倒是就直接的在那里缓缓的跪下去拍打着她的脸颊的,但是没有反应的。

只是那隔着帘子后面,很快的又出来了一个人的,看着那倒在地上的人,不仔细的看还真是有一点的没有发现的,这世上居然还真是有一模一样的人的,不是应该:“辰雪,你看她和你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

楚辰雪听着倒是也就仔细的看着,那眼睛,那轮廓,那所有的,甚至是自己的肤色的都是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回头看着眼前的人:“你打算怎么做?”

“我们正好可以一次逃走啊!这样的话你就不要再去那不见天日的皇宫了,自然的也就不要在那后宫中勾心斗角,攻于算计了。我们倒是可以一走了之啊!”

看着自己身边的男人:“不行,这样的话我是讲所有的一切都交付在一个陌生人手上了,到时候自己的生与死没有关系,可是家中上上下下几百人到时候都要陪葬,所以,我只能牺牲。”

“所以你要牺牲我们的幸福?”

“我不可以这么自私的,对不起。”楚辰雪就直接的转过身去看着那躺在地上的人,但是没有看见人了,环视了一周已经坐在那凳子上面的人。

楚婷婷看着周围的一切,在看着眼前的那些人简直就是很明显的自己就像是小说里的那些狗血剧情的女猪脚一样的,但是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得不承认自己却是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的。

“你们想逃跑是吧!”楚婷婷看着倒是就直接的开口说着的!

楚辰雪倒是很直接的回答着,但是还是有一点的:“谁要逃跑了啊!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个外来的人要怎么解释闯进我的房间来的。”

“我不需要解释啊!鬼知道老天爷开的什么国际玩笑啊!让我来到了这地方的。”但是楚婷婷想着这眼前的一切,倒是心里还是在哪里打着小算盘的,既然来了也是要有一些安生之处的吧!虽然听着看是要嫁给一个很厉害的人一样的!自己和眼前的这个女子也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倒是也就不失是一种方法的。“不过你们可以说说有什么困难的,说不定我会好心帮你们呢!”

“我不需要你的好心,你来历不明的!我怎可。”

“姑娘不要误会,只是这天底下真的会有长得如此相像的两个人还真是匪夷所思的。没错我们现在确实是有一些的难题的,当今皇上已经下旨了,要。”

楚辰雪看着旁边的男子说话时有一点的尴尬的,自己倒是也就:“皇上已经下旨了,要封我为妃。”

“那不是很好吗?你们古代的女子不是都盼望着成为皇帝的女人不是吗?”

“可是我不是。”楚辰雪说着边看着身边的男子。

楚婷婷看着倒是也就能知道大概是有什么情况的了:“是你们两个人吧。既然上天都把我放到了这里来了呢!我这个人是有一点的相信命运的,所以呢我就好人帮到底,我来顶替你就好了啊!”

“你真的愿意这样的做?”看着楚婷婷,在看着楚辰雪似乎并不是那样的愿意的样子。

但是还是没有,只是给了一件自己的衣裳给她穿着的,在帮她吧头发弄好了,两个人呢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一模一样的。可是还是有很多的不放心的。

那门外的人听着倒是就直接的推开门进来看着的楚辰雪看着是慧心:“慧心,你怎么进来了?”

“我听着这里面好像有三个人的声音的,但是没仔细的听着还真就只有。”只是一瞬间的错愕,怎么会有两个小姐的!

慧灵看着慧心进去了,但是没有什么反应的,倒是也就进去看着的错愕之余还是:“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会有两个小姐呢。”

“我是假冒的呢!听着你们这些话还真是让人有一点的,想着我们21世纪可是不流行这一套了,人人都是平等的。”楚婷婷现在看着他们的倒是也就更加的奇怪了的!倒是也就装的矜持一点的。自己好歹也是跟国学,养生挂钩的工作者,自然也是不会有什么纰漏的啊!

“小姐你真的已经决定了吗?”慧心看着楚辰雪,再看看旁边的男子,两个人还真是郎才女貌的,可是天意总是不能。

慧灵看着他们倒是忽然的说着:“不行的,小姐可是大家闺秀的,琴棋书画可是样样精通的,现在这随便的找了一个冒牌的来了,到时候随便那一个都是会露馅的啊!”

听着这样的话,楚辰雪瞬间就是,楚婷婷看着他们,也不相信自己学的是什么,虽然自己是一个现代人,但是修身养性,养生之道的所有自己都是有所涉猎的,现在在这里自然的也是不能被人看不起的,不然在这里也就混不下去了。

说着看着那边的案几上摆着一把古琴,直接的走过去,看着他们四个人,什么都是没有多说的,指尖触碰的,一曲《高山流水》随手捏来,一曲完毕,所有的人听着都是,惊讶的!

楚辰雪看着:“你真的愿意,你真的能保住我一家的所有,你真的心甘情愿?”

“我现在来了这里倒是也就没有去处的,也不知道平白无故的来了这里的,既然来了那就是缘分,我们遮阳帽长得是一模一样的,还真是不一般的缘分呢!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要帮的啊!为你也是为了我自己。”楚婷婷看着自己好像搞得自己很快的也就说话都跟个古人似得了。

楚辰雪旁边的男子看着:“那这样的话就多谢姑娘了,多谢姑娘今日之举,只是着所有的压力不是一般的,来日能报恩请之时必然不忘今日之情。”说着就直接的搂着楚辰雪从那边的窗户飞身跃出去了。

看着身边你的那两个丫鬟,长得也是俏的。

第5章 既来之也则安之1
所有的一切,浑浑噩噩的,可惜这一切并不是在梦里的,一切都是在真实的发生着的!房间里面的三个人只是在那里大眼看着小眼的,夜色,不知。

环视着周围的一切,仔细回想着那些属于自己的地方的,可是现在根本就是不知道的,可是那些东西倒是没有关系的了。但是终究还是不能释怀的,自己北京家中的那些所有的让古代人没有办法体会的,可是现在忽然的到了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不能再继续下去的。因为所有的自己都应该要重新的开始的,只不过现在这所谓的我地方只不过是在看着的电视,那上演的主角是自己罢了。

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两个人,好像还真就是那种衷心的奴仆一样的,可是毕竟现在这换了身份的人可是要怎样的才能继续下去的呢?

看着烛火摇曳的,那眼前的两个丫鬟倒是开始在那里忙碌着的了:“小姐的名字叫楚辰雪,是北辰国的美人,是深闺的美人,做事说话都是带着不一样的气质的,不能在那样的毛躁的。”说话的是慧心。

“慧心,我现在都能一下子记住你了,就算是你们俩姊妹长得是一模一样的,但是你一说话我都是能知道的。所以不要否认我的能力就是。”看着她们两个人在那里手忙脚乱的,而且还是很慌张的样子。明明都是帮凶的,但是还是这样的慌张的。看着她们两个人倒是想笑的。

“小姐可是不要大意了才是。本来来历就是不明的,而且还是很古怪的。所以我们只是为了让所有的事情更加的逼真而已啊。所以就不要抱怨我们说的多了就是。既然小姐都已经能这样的帮我们小姐了,那就彻底的帮到底才是啊。”慧灵看着也就在那里说着。

看着她们俩人,楚婷婷不想再说什么的,反正现在自己是身在这里的。想要回去想必这会子也是不可能的。看着小说里面写着都是这样的剧情的。只是现在这样的狗血的剧情倒是让自己碰上了。所以也就没得选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没有啊!只是现在我有一个更省事的办法。”想着自己这样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吃亏的,但是也就没有办法的,“就是你们说家里来了贼人的,现将我打昏的,然后出去就大声的叫唤,自然的,等我醒来之后然后就装失忆就好了啊!这样的话不久没有事情了。”

“这倒是一个办法啊!可是我不知道怎么打晕人啊!慧灵你来。”说着从那门后面将那栓子直接的取出来的!说着就要递给了慧灵了!

但是慧灵看着也就,直接的推脱着:“姐姐,还是你来吧!我虽然不胆小地,但是打人还是头一次得,妹妹可不敢的。”

“你们两个人有完没完啊,照你们这样的推脱下去的话,天都要亮了,到时候要是什么地方说破了的话,我们三个人都要完蛋,到时候要是皇上知道了整个丞相府都是要遭殃的啊!到时候可不要怪我没有帮你们啊!”

慧心听着这样的话,自然的也就将那木棒子拿在自己的手中:“那我真的打了啊!”闭着眼睛,直接的就往脑袋上一敲,所有的一切瞬间都是安静的。

慧心和慧灵两个人看着那躺在地上的人,还真的晕了,倒是没有顾及什么的直接的两个人就赶紧的跑出去就在那里大叫着的:“快来人啊,有刺客。”

这些声音的回荡将所有的一切都是传开来了的,一下子整个丞相府都是热闹起来了的。所有的人都来了的时候,慧心和慧灵自然的也就跟着进去的,直接的走到了那晕倒在地上的人的身边的,所有的人都是慌乱的。

楚慎行看着这里的一切,倒是没有像是打闹过的场景的,那大夫来看了:“丞相大人,小姐没有大碍的!只不过是脑部受了一点的伤,可能。”

“可能什么?有什么就直说。”看着那些搜寻的家丁来了:“刺客找到了没。”

那大夫看着倒是也就没有先说话的,那家丁在那里看着倒是先说话了:“回老爷的话,人不见了,而且那人想必是别有目的的,只不过是将小姐打伤了而已的。”

“饭桶,给我滚出去。”好像很生气的样子!慧心和慧灵都是直接的在那里颤抖着的,生怕是会出来什么事情的!但是现在也是不能害怕的,楚慎行看着:“大夫,您刚刚在说什么的?”

“回丞相大人的话,就是小姐的后脑打伤了,可能对于记忆会有一点的损伤的。”

“你说什么?”楚慎行的那双眼睛就像是被什么刺到了一样的。

“大人不要急,只不过是可能,可能会忘记一些事情,但是还不确定的。等小姐明天醒过来的时候一切就是能明白了的。”那大夫看着倒是也就有一点的害怕的。

“你先下去吧!有什么事情我会派人来请你的。”

“那小人就先告退了。”说着自然的就恭着身退着几步出了那门直接的离开了的。

慧心和慧灵看着,两个人看着彼此,难道真的是用力过度了啊!这是怎么回事?心里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毛毛怪怪的。

楚慎行看着那躺在床上的人,脸色是有一点的苍白的,那眼角似乎在闪烁着什么的样子。可是现在那些东西里面的自己还是没有办法的。

慧心看着也就上前去说着:“老爷,小姐会没事的!您先去休息吧。天快亮了,再过会子就得去上朝了。”

“是啊!老爷您就放心吧!小姐我们会照顾好的。”

那些不能离开的眼神里面多少还是,“小姐有你们俩照顾就好。”离开的背影,所有的,想不清楚的。到底是什么人敢来这里的,到底是给了几个胆子的,简直就是。

看着那离开的人好像还是不能在那里的:“慧心,这会不会真的出什么事情的吧!会不会真的是下手太重了?”

“不会的,那大夫不是说了都不确定的吗?怎么可能呢!好人都会是不会出事的。”两个人相互看着,只是这等待着醒来的时间总会是漫长的。

所有的一切。

朝堂之上。

“楚爱卿,听说昨儿个晚上有刺客。没有大碍吧。”那龙座之上的人睥睨着这文武百官的。可是还是有多少的不能。

楚慎行看着那上面的人,虽然只是个不到三十岁的人,可是所有的,就算是现在大权并不是,可是那些却也是不能小看的。

“多谢皇上关心,没有什么大事,只是臣的女儿受了一点伤而已,并无大碍。”

“无大碍就好。”两个人相视的看着,可是那些深邃的眼神里面却还是。

这样的对话还真是尴尬的很的呢!谁都是知道这里面是有一些什么的因素在里面的,现在还有谁能继续的说下去的呢!

所有的都是安静的,那上面的太监倒是出来了:“众大臣有本启奏,无本退朝。”所有的都离开了!一切都不在这里继续的。

回到了府中的楚慎行倒是连朝服都是没有脱去的就直接的到了楚辰雪的房间里面的,看着站在那里的两个人:“怎么样,小姐醒了没有的?”

慧心和慧灵不知道要怎样的说话的才是,自然的也就只能在那里摇着头的,楚慎行不知道要怎样的说话的,只能是在那里看着那还是躺在床上的人,心中无限的都是愧疚的,以为所有的都是那些政治斗争下的。为什么自己的女儿一个个都是不能逃开的。

看着那站在身边的那小小得到女孩的:“爹爹,姐姐怎么了?”

第6章 既来之也则安之2
“姐姐没事。”说着就直接的抱着她放到了床上坐着的,看着那躺在那里的人,楚诗涵倒是直接的就爬过去的。

“姐姐,姐姐,太阳晒屁股了呢!要起床了,不要睡懒觉的哦!”能感觉到那些触碰的人的所有,那些稚嫩的声音,就像是有一种穿透的能力一样的。

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旁边的那些人,脑袋是很痛的。但是还是撑着身体,但是楚慎行很快的就直接的摁住了她的:“不要动,你现在还需要休息的。”

看着眼前的人,自己那些父母给自己的爱,所有的早就已经化成一抔黄土了,可是现在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的这个人,那双眼睛里面的那些。

但是现在却是不能这样的,因为不是自己的就不能流连的,到时候在想要离开就会是越来越难的,而且自己已经答应了那真正的楚辰雪的,现在自己怎么可以。

“你们,你们是谁啊?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在这里?”看着他们说这,既然要演的话就要演得像一点的才是。

楚慎行看着瞬间所有的就像是崩溃了的样子,“快去请大夫来。”那些个仆人自然也就火急火燎的去找人了,“我是你爹啊!难道真的不记得了吗?”

“爹?”自然的也就装着的那些的。

“老爷,大夫来了。”说着就直接的在那手腕上放着一块丝帕的,直接的在那里号脉的,左看看又看看的,继续的在那里看着那靠在床上的人,直接的站了起来的。

楚慎行看着:“大夫,小女可是怎么了,这样的情况可是药石可以治理的?”

“回丞相大人的话,这个就说不好的,其实小姐现在的这个状况是没有什么大碍的,可能只是暂时性的失忆,只要到了一定的时候某一件特别的事情刺激的!所有的一切都是能想起来的。”

楚慎行不知道要怎样的才是,只能摆了摆手的,那郎中自然的也就离开了。

“你们两个好生的照顾小姐的。”

看着所有的人都是离开了的,可是现在,在看着那在哪里的两人,既然现在自己是在这样的一个地方的,既然已经被认为是失忆了的,在看着眼前在那里照顾着自己的两个人,那眼神之中的所有都是惶恐的。

既然这一切都被认定是失忆了,那就让这一切都继续下去就是,“你们是谁啊?刚刚那个人真的是我爹吗?”

慧心和慧灵两个人看着,看来昨天晚上真的是下手重了一点的,两个人也就只是在那里点了点头的,或许现在安静表现出来的便是那不尽的愧疚吧!其实自己也不想要这样的,但是这里自己人生地不熟的。所有的都是应该要为自己留一些后路的,保留一点才是真实的。

懿祥宫。

“太后,听说楚辰雪昨夜让人打昏了,大夫说是失忆了,这会子,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能真正的清醒的。”

“苏姑姑难道怀疑这里面有什么蹊跷的吗?”

“太后,现在前朝后宫的形势都是不一般的,我们也不知道楚丞相这里面是卖着什么葫芦药的,我们还是要小心一点才是。”

“说的也是,总该是要小心一点才是。”看着那全金打造的座椅上面的人一样的还是稳若泰山的,看着周围的所有。

冰月阁。

“长公主,属下得知楚辰雪失忆了?”

那端着茶水继续的在那里品尝着的人,那雍容华贵的人,每一个动作无一不是高贵的:“哦!这可是太巧了?有没有查出来是谁做的?”

“属下不知,要不要继续的查下去。”

“不用,就继续的静观其变就是,想必这会子整个京中的人都是知道了的。我们就不要瞎操心了。”

那屏风后面的人直接的踏过窗户直接的飞身出去,踪影不知消失在何处。

凤寰宫。

“给皇后娘娘请安。”所有的人都是一起的。

“各位妹妹都坐吧!穗心,给各位主子上茶。”看着那里的所有人也就坐下了。

林芷柔看着倒是也就先说话的:“我们这位淑妃娘娘还真是多灾多难的啊!这还未入宫的就先失忆了,简直就是天下奇闻的啊!”

“嫔妾也听说了,想必这会子整个京中,后宫前朝都是知道了的吧!”丽嫔也就顺着林芷柔的话在那里说着的。

听着她们说着话的:“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以后大家同是服侍皇上的人,大家都是姐妹。”

“是,皇后娘娘。”林芷柔的话还真是不走心的。脸上倒是一点的不屑的。

一屋子得到女人在这里坐着的倒是时间也就很快的过去的。所有的人也就都离开了。

看着身边的穗心:“穗心,你说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名堂的?怎么不偏不倚的,就这会子出了这等子的事?楚慎行应该是明白的要是想要用这样的办法来让皇上收回成命,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啊!”

“皇后娘娘,也许这根本就不是故意的呢。”

“难道。”

所有的话语声落,只是窗外天空一样的温和晴好。

晨王府

“今儿个早朝的时候听说你妹妹出了事情的,刚刚收到消失说,这会子真的是失忆了,你猜想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那整个都是用上等的红木打造好的座椅上面的人看着坐在旁边的人。

“王爷是不是觉得是假的?”楚一涟看着这在这里深思的人。

“不知道,但是总该是要去确认才是。其他的入选的人都是没有什么关联的!只有你妹妹才是最值得关注的人,不是吗?”

所有的一切,已经卷进来的,就不能后退的,就算是亲妹妹,这一切也是不可能的,没有办法的都退,只能不断的向前,就算是背道而驰的也没有办法的。:“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回去确认一下。”

两个人看了彼此一眼:“来人,备轿。”

安静的府宅,偌大的地方,穿梭的仆人,只是不知道。

这里的天气还真是好的很的,而且空气质量也是很不错的,和在北京的那些个PM2。5充斥的环境来说这里简直就是另一个天堂的,只是可惜的是自己不知道身处在那一个几百年前的某一个角落的,而且这个地方自己却没有办法去考证的。

“小姐,小姐现在身体还没有好的,就还是不要外出了吧!好生的休息才是啊!”慧心看着那起身的楚辰雪,或许自己还是痕愧疚的,因为这个不知道的不明之客可是现在却真的是因为那个真正的小姐,还有因为自己的原因现在才回真正的这样的。

慧灵看着慧心那脸上的一些表情都是能明白的,自然的就上前抓着她的衣裳的,摇了摇头的,看着她们两个人,所有的一切都是真正的变了的。也许自己来了这里,所有的都是阴差阳错的。但是现在这样的状况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的,唯一要记得的就是现在自己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现在自己是楚辰雪了。也许现在真正的楚辰雪走了,对于自己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的,只是希望天意不要弄人才是就好。

“你们看外面天气这么好的,不是应该要出去晒晒太阳吗?”看着她们俩好像还是因为什么还在那里纠结的,可是自己却不管她们的就径直的就走了出去的,那踏出门的一瞬间所有的,那院子里开满了的花,这三月里的暖阳还真是让人觉得暖心的。可是现在的自己终究还是一个失忆的人。既然已经开始了。所有的就应该要装的像一点的。

第7章 一切从头新开始1
慧心和慧灵看着那已经出去了的人自然的也就很快的跟上去的:“小姐,等等我们。”两个人也就很快的跟上去了!看着那些许的蝴蝶在那花丛中翩翩起舞的。心中倒是有了许多的遐想的,可是现在自己这个身份,也许真的是要惹出来许多的岔子的吧!

“说来,你们这样的跟着我的,我连你们的名字都是不知道的啊!还有你们都是长得一样的,倒是更加的让人觉得难以分辨的呢!”心中不断的狂笑的,只是因为自己什么都是知道的,但是现在却还是要装作着衣服什么都是不知道的样子,倒是让自己笑的肚子都会抽筋的。可是还是强行的压制住的。

慧心和慧灵本来都是极其的不愿意去提到这些的。可是知道的这些都是不能避免的,慧心看着慧灵,所有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自然的也就需要继续下去的,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这一切随着发展下去就是了。

楚辰雪看着她们两个人在那里的:“怎么了吗?难道我在这里的身份很奇怪吗?可是那个刚刚明明就是要流泪的人说是我爹的啊!我想我在这里应该不会觉得奇怪的吧?”

“当然不是,您是这丞相府的二小姐,现在已经是淑妃娘娘了,一切都是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的,所以的话小姐您就不要担心的,我们是从小就伺候小姐的,奴婢慧心,这是奴婢的妹妹慧灵。”慧灵看着慧心,两个人只是相视看了彼此一眼的!

“淑妃娘娘?这是怎么一回事的啊?我不是晕倒了吗?怎么这会子倒是成了淑妃娘娘的?我什么事情都是没有做的啊?”既然已经在开始演了,那这所有的一切就应该要演得像一点的。

慧灵听着这样的话,在看着慧心的,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两个人只是在那里点着头的:“小姐放心就是,就算是去那深宫之门我们都是会相伴的,我们会一生一世的伺候小姐的。”或许只是因为真正的楚辰雪已经不再这里了!所有的身份都是不能出来纰漏的,也许所有的一切只是因为现在这一切都已经是注定了的。既然这些都是,可是那些事情都是没有办法的,那些愧疚,那些心里面的。

楚辰雪听着这样的话倒是完全就是不明白的,所有的好像都是会让人觉得奇怪的。不是应该觉得好玩的吗?可是为什么现在自己的心里面会有很多的不一样的情感在里面的,会让自己觉得那些事情都是让自己心里面过意不去的,可是现在这一切既然已经开始了。既然上天的指引是这样的,自己本来就是一个也算是信命运的人,自然也就不好再去多想的。

“你们说这样的话还真是让我有一点的。”不知道这个时候要怎样的说话才是,只是静静的在那里看着的,但是所有的一切还是不能再继续的下去的。“难道真的要进宫命的吗?”倒是也就还是装着那半信半疑的样子的。

“当然,而且明天就是入宫的日子了,想必等会子傍晚的时候就会有功力差来的太医来确认的。圣旨已经下了,就算是天大的事情都是会如期进行的。”慧心看着眼前的人,在这院子里走着的,那些花开的正好。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那些心思的,一切都已经不记得了,不知道后面会怎样的走下去的。

“那你们真的不会扔下我的,你们真的会帮我的?你们真的会护我的?”

听着楚辰雪的这些话,她们两个人好像还是有一点的不明白的,但是却也不是傻得,看着她,点着头的,或许就算是什么都已经忘记了,但是自己的处境没有人会忘记的。更何况这些还只是装着的呢?

楚辰雪看着她们两个人,点着头,看着,虽然只是一样的同为女子,可是那里却是多了许多的衷情的。

三个人只是安静的站在这里的,那暖阳照射下来是三个人的影子倒是不小心的交错在那里的,那春风吹着,摇曳着那树上去年还留着的那些残叶悄然的飘落的。所有的新芽在这样的时节里再一次的萌发的。

安静的所有,瞬间的,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丫鬟打破了这里的安静的,“二小姐,王妃娘娘来了。老爷知道小姐正在这院子里的,所以希望现在请小姐过去一趟的。”

“知道了,等下我们就领小姐过去的,你先下去吧!”慧心看了那丫鬟一眼的,那小丫鬟就直接的走了出去的,背影渐渐远去的。

慧灵听着这样的话倒是有一点的过意不去的:“什么王妃娘娘啊!简直就是回来看好戏的,她就是巴不得小姐出一点什么事情的样子。”

说来来了这里的还真是有很多的事情都是没有明白的,也许自己装作是失忆的还真是对的:“你们说的是什么啊?什么王妃娘娘啊!为什么她要来看我啊?”

“小姐,你还真是好心的呢!什么都是看得开的。以前小姐可是不知道吃了多少的哑巴亏的呢!现在这会子又回来了,看来也是知道小姐失忆了倒是又来看笑话的了。”慧灵倒是有什么就是在那里直接的说着的。

“慧灵,不要乱说话,主子之间的事情我们做奴婢的不要管的太多的,倒是真的进了宫里面的,我可是听老爷偶有说起的后宫里面的女人简直比虎豹狼豺还是要恐怖的,每一个地方不知道是有多少双眼睛在那里盯着你的,现在就这样的口无遮拦的到时候可不是让人就白白的抓了把柄的?”慧心看着她,慧灵倒是也就没有说什么的了。

想着她们两个人的话倒是都是有道理的,只是想着这真正的楚辰雪以前应该是受了不知道多少的气的呢!想来那一日看着那样的情况大概就已经知道了,看来让她离开了自己还真是做了一件好事的,不过现在自己是楚辰雪的,可不是那样的好欺负的了。

慧心看着楚辰雪没有说话的,只是盯着某一处在那里看着的,倒是也就上前在眼前晃了晃手的倒是也就回过神来了的:“小姐,刚刚慧灵不懂规矩的,在小姐面前嚼舌根子的。”

看着她:“没关系的,只不过你们现在还是没有和我说明白我和那位王妃娘娘是什么关系的呢!”

慧心看着,迟疑了一会也就说着的:“她便是小姐的嫡亲姐姐的,但是一直都是不睦的,这会子回来倒是也不是什么善茬的,小姐小心应对就是。”

“慧心,你太小心了,现在小姐已经是淑妃娘娘了,圣旨都已经下了的,她是王妃没错,但是现在小姐的地位和她是同等的,就算是她是大小姐又能怎样的。”

“慧灵,你又来了是吧!”

楚辰雪听着她们两个人的争吵还真是有一点的:“你们不要吵了,我们走吧!过去瞧瞧,说来我现在都是已经不记得我这姐姐长得什么样子的呢!”

“是,小姐。”两个人也就不知道要怎样的,自然的就跟在后面走着的,好像这些事情下来的,似乎所有的都已经忘记了现在这个小姐并不是自己家那个真正的小姐的?或许这一切都是没有必要的。只是我们在这里将这里的故事继续下去而已。

只是不知道这深宫中的所有以后会是怎样的,看着这里的所有都是陌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将自己保全到底的。不知道后面还是有多少的荆棘铺满在那路上的只是现在的我们,不是?

第8章 一切从头新开始2
楚辰雪今天倒是穿的比较素净的!直接的走到了那大厅之中的。看着那上座的人,想必那艳妆出现在这里的人便是自己那所谓的姐姐吧!看着都是会替真正的楚辰雪不值得,但是却也是没有办法的,只能在那里看着的,但是心在心里面还真就是在那里破口大骂人的。

回了头来看着慧心和慧灵两个人一眼,在那脸上看见的都不是什么好脸色的,所有的不过都只是那些假笑而已,看着如此这般的,心里面的那些倒是越发的肯定的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让这一切都来彻底的划清界限吧。

楚依涟看着那走了进来的人,自然的也就起身来走了上去的,直接的托起楚辰雪的手,两个人倒是也就不免相互的行着礼的,楚辰雪什么都是不知道的,但是也就自然的随着在那里做着的,倒是也就看不出来有什么端倪的。

只是现在那两个人的眼神之中相互在那里交流的那些好像都是不言而喻的,楚依涟看着倒是也就说着的:“妹妹也是,身体还是不好的,怎么这会子就只穿的这样的单薄的,虽说是到了春日里的,但是还是应该要注意些才是啊!不然要是再添了些可是怎么的好的?”

听着这样的话,虽然自己时刻都是知道自己是从现代来到了这个鬼地方的人的,但是还是必须明白的。既然来了就不能不随着改变的,但是只要一想到这里面可能就是存在着一些什么的,倒是也就需要小心一点才是。“姐姐?你是姐姐吗?”楚辰雪倒是装着那一脸的不知的样子看着的。

楚慎行看着自然的也就起身走了过来了的:“现在你妹妹也已经失忆了,以前的所有就不要在计较了,你们姐妹两个人都已经没有像今天这样的安生的了,自从你嫁到了王府以后。”

楚依涟看着嘴角倒是随着的是那轻轻的一笑的,“爹,您不说这个还好一些,现在说着倒是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所有的事情都是没完的,我也不怕说出来的,今儿个我来这里呢没有什么别的目的的,就是只有一个要看看我这妹妹是真的失忆呢,还是假的失忆了?”

楚辰雪听着这些话的,还好自己还是有一点的先见之明的,不然还真就是让人看出来了破绽的,心里面倒是也就在那里将一些什么东西放下了的,但是既然是这样的话自然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看着楚依涟,两个人的眼神交汇的,所有的一切都是能直接吧夹在那中间的人直接的杀掉一样的,楚慎行看着她们两个人,那双眼睛,楚辰雪,只是这一场失忆醒来之后的那些,好像都已经变了样子的,但是自己却是没有办法看明白的,难道自己的女儿都已经。

楚依涟看着楚辰雪这样的看着自己的:“看什么看,就你这眼神我就能治你一个藐视之罪。”

“要是别人看着我们肯定不是一个爹娘生出来的女儿。”楚辰雪的一句话倒是让站在一边的楚慎行有一点的惊呆的样子,可是自己都不知道要怎样的来阻止的,这么些年来,也许只有今天这一句话才是,难道真的还真就因为一场失忆就彻底的改了性子的,可是现在这样的大胆的倒是让人越发的不知的?

站在楚辰雪身后的慧心和慧灵两个人还真就是在那里捏了一把汗的,但是还是会觉得这样的做法是大快人心的,楚辰雪看着他们的那些表情倒是也就知道自己是没有做错的。虽然自己现在并不是真正的楚辰雪的,但是他们却已经真正的把自己当做是楚辰雪的,而且还是失忆了改了性子的楚辰雪。

只是这样的一句话倒是也就让楚依涟瞬间的没有话好说的:“无话可说吗?是不是心里也是这样的觉得的?”

“楚辰雪,你大胆,竟敢和本王妃这样的说话,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楚依涟说着话的时候一定是没有经过大脑的!想必已经开始气急了,可是在楚辰雪看来这一切倒是正好的!

楚慎行看着倒是也就忽然间被楚辰雪的这些话有一点的惊倒的,一下子都不知道应该怎样的,楚辰雪似乎是看到的,倒是就直接的没有看楚慎行的。

“不想活了,这话也就能在这里说说吧!要是让太后听了去想必是也就不知道到时候应该要怪罪谁了?本宫乃是皇上的淑妃娘娘,君就是君,臣就是臣,总是你再怎么样,如今我已是妃位之上,难道就只是你一片之词就想要把我怎样吗?是不是说的太过于轻巧了?”楚辰雪看着楚依涟振振有词的说着的!只是看着楚依涟那满脸的通红就是知道的。

慧心和慧灵看着现在的楚辰雪的,倒是也就明白了刚刚在这一路上倒是也就问东问西的,原来这会子是这样的作用的,心里面倒是还在那里乐呵的,似乎都已经把一些东西给忘记了的。

楚辰雪看着她们两个轻轻的一笑的。

“好啊!楚辰雪,我们走着瞧就是,我倒是要看看你入了这深宫之中看看你能怎样的施展你的这等子嘴上功夫的。”说着就直接的气急的离开的。

楚辰雪看着想要叫唤着的,但是楚慎行就直接的挡住了的,“她是你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的说她的呢!她本来就是很爱面子的,现在你这会子倒是好,直接的将所有的不好都扣在她的脸上的。我真不知道怎么有你们这两个女儿的。”

“爹,您这就是太偏心了,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的,爹怎么当初就直接的制止的,现在这会子倒是在这里说的,难道还有什么值得说的吗?她要来就只管来吧!我与她以后没有姐妹之情,见面就是君臣,爹,入了宫一切就不一样了,皇上一开始就直接的给了我妃位的,想必这个中关系不要做女儿的多说,爹也是知道的吧!”说着就直接的转身离开的。

楚慎行看着那离开的人,在看着站在这里的慧心和慧灵的:“你们两个人啊,算了,快去跟着小姐吧!小姐刚刚才醒的,这会子想必也是累得,你们好生去看着吧!明天的时辰可是不能错过了的。”

看着这偌大的厅房之中,只剩下了自己站在这里的,楚慎行心里面想着的所有,所有的疑惑也许没有人能真正的明白的吧!可是注定就是已经卷进去的,王府,林家,自己这里,皇上这四面的关系,到时候谁又能,只是摇了摇头的!转身坐下将茶端起,稍喝了几口的。

“小姐,您真行的,这三言两语就打发了她的,看着就解气的。”慧灵追上了楚辰雪说着。

“解气就好,只是这开始了,以后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的。”

“小姐这么聪明的,只是凭借这从奴婢这里听到的一点点的话就能知道怎样的解决事情的。以后一定没事的!不管怎样的,奴婢都会和小姐在一起的。”慧心看着慧灵在看着楚辰雪说着的。

楚辰雪没有再多说什么的,只是在那里看着她们两个人安静的。

“小姐本就是受了伤的,刚刚有说了这会子的话的,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慧心就直接的搀扶着楚辰雪走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的。

躺在床上的人,只是闭上了眼睛的,或许这一瞬间自己是放松的,但是心中还是有很多的不一样的,难道只是因为自己看多了那些勾心斗角,不和睦的东西吗?还是因为自己本来从事的工作就是与古文这些国学经典打交道的,现在到了这里难道都一点不觉得奇怪的吗?

第9章 制衡乃权谋之术1
能感觉刚刚还在自己床边的两个人已经出去了,那门口打开,关上的声音都是能清晰的听到的。

两个人走到了这前面的凉亭之中坐下了,慧心看着慧灵:“你说她假冒了小姐,这样的真的好吗?还有这失忆是不是真的啊!会不会我们也是被骗了的啊?”

“慧心,这些已经不能让我们再去多想了,因为现在这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局了,再者,真的小姐走了是好事,再也不要受那苦楚和烦恼了,现在这个小姐反倒是更加的好的!这以后丞相府也就算是真正的有了一个保障的。小姐入宫必然是盛宠的。”

“可是慧灵,我知道以小姐这般容貌必然是能宠冠后宫的,可是你不要忘了,集宠于一身便是积怨于一身,到时候可是会。”

“你太担心了,以小姐的聪明一定是可以的,只要我们到时候能将所有的情况都能弄清楚的,小姐就能将这些变成有用的东西,就像今天一样的。”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