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太过爱你

只因太过爱你免费小说、只因太过爱你下拉式阅读

小说分类:[长篇小说]

最新章节:连载中 第 32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腐漫库(www.fumanku.com)

只因太过爱你简介:许清依手捂紧腹部,从床上艰难的爬下来。 月色从窗外头透进来,越发的显得女人的脸色苍白。 门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是厉慎行的。

精彩章节试读

0 第1章 不会好了
许清依手捂紧腹部,从床上艰难的爬下来。

月色从窗外头透进来,越发的显得女人的脸色苍白。

门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是厉慎行的。

许清依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手死死的握住门把手,打开了门。

“慎行。”喊他的名字,几乎消耗掉了她所有的力气。

厉慎行停住脚步,回头,他眼神冷淡的看着穿着单薄的女人。

“你回来了,有没有吃饭?”她的声音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

那好看的眼中燃起了一束光。

厉慎行眉目清冷,转身就走。

他这样,许清依的心就像是被戳穿了一样的痛。

许清依追上他,拽住他的袖子,她的唇被牙齿咬出血,腹部的抽痛让她几乎喘不上气来。

“放手!”厉慎行眼中戾气深浓。

许清依手指头松了松,只敢抓他一点衣角。

“慎行,我疼……”她的声音颤抖,“太晚了,你能不能送我去医院?”

如果是白天,她不会麻烦他的。

“哪里疼?”厉慎行转身,定定的盯着她。

“肚子。”她额头冷汗涔涔。

厉慎行低头,看了眼她捂在肚子上的手,蓦的冷笑,“许大小姐,你的表演真的越来越逼真,为了这出,又排练了多久?”

他抬手,将袖子从她的手中扯了出来。

他抬手,捏住她的下颌,“从你背叛我的那天起,我厉慎行便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除非……”

厉慎行露出一个残忍的笑意,“你死。”

许清依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在这一刻停住,她发抖的根本停不下来,而厉慎行再也不看她,径直进了卧房,关上了门。

肚子里像是有把刀在绞,许清依疼的跪在了地上。

她颤抖的摸出手机,拨打了120。

听着救护车远去的声音,厉慎行眉目冷清,许清依向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这不过又是她想要留在厉家演的一出戏而已,毕竟,许家要破产了。

她那样当初看他落魄便转攀他人的女人,怎么允许自己过苦日子。

……

许清依拿着检查报告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她目光淡淡的落在白色的墙壁上。

检查结果出来了,她是肠癌晚期。

许清依打车去了方云珩所在的医院,方云珩接到她的电话,到医院门口接她。

许清依双眼通红,冲他露出一个笑容。

“云珩。”她捏紧了检查报告,“我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说我是肠癌晚期。”

方云珩脸色一变。

她的鼻尖很酸,看方云珩的眼神带着祈求,“你再给我检查一下,是不是……他们判断错了?”

方云珩是个医生,是肠胃科的专家。

许清依被推进检查室。

下午五点,检查结果出来,和初诊一样。

肠癌晚期。

许清依呆呆的坐在那里,唇瓣翕动,“我还能活多久?”

方云珩蹲下来,骨节分明的手按住她的肩膀,“依依,我会救你的。”

“癌症啊。”许清依的眼泪掉了下来,“这是癌症啊。”

她这病,就像是她和厉慎行的婚姻一样,不会好了。

0 第2章 许家破产
室内的灯光昏暗,许清依坐在沙发上,没有开灯。

晚上十二点,车灯穿透黑夜,穿透玻璃,光映在室内。

很快,门被打开,厉慎行走了进来。

他伸手开了灯,一眼便看到了坐在那里,一声不吭的许清依。

他移开视线,边走边解领带,准备上楼。

“厉慎行。”她开口唤他。

他的脚步没停。

许清依五指收紧,指甲陷入了掌心,许久,她抬起头,看着他的背影,脸上带上笑意。

“我们离婚吧。”

厉慎行终于如她所愿的停了下来并转过身,他的身形逆着光,越发的显得他不近人情。

许清依眼神描绘他的脸,这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十年的爱恋,惹得他嫌恶,换了她一身的伤。

她也不该拖累他了。

“你一天不作,会死是么?”

她不过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许清依起身,从包里掏出离婚协议,她的手碰到里面的止痛药瓶,眼神怔了一下。

随后她默不作声的将包合的严实,放在了一边。

她走到厉慎行面前,将离婚协议递给他。

那上面签着她的名字。

她努力的隐藏了自己的情绪,“你不是想娶简一么。”

她用力的扯出一个笑意来,“我成全你了。”

若是早知道他喜欢简一,她死活也不会嫁给他的。

她与他之间的婚姻,是不得已,也是她的一厢情愿。

厉慎行往她签字处看了一眼,接过离婚协议。

他舌尖抵了下腮帮,将离婚协议拍在了她的肩膀上。

“许大小姐不愧是学金融的。”他俯身,眼中清冷,“和我离婚,想分掉厉家多少财产?”

许清依一时愣住,她唇抿紧,轻声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你的钱。”

厉慎行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三年前厉家生出变故,他父亲入狱,他手下产业全变卖还了债。

那时,他身无分文,这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女人,在他出事的第二天,便消失了。

后来,他听闻,她与那高泽成双入对。

那高家,是陷害他父亲入狱的罪魁祸首。

枉他父亲,对许清依那般好。

她不过是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女人,还有什么事是她做不出来的?

而她许清依,不知道对父亲说了什么,让他父亲逼得他娶了她。

“滚。”他的眼中遍布寒意。

他转身就走,许清依张开双臂拦在了他的面前。

“你不是喜欢简一么?我成全你了,我可以签保证书,我一分钱都不要你的!”

“是啊,我喜欢简一。”厉慎行眼神逼仄,唇角扯起笑意来,“所以我会让她风风光光的进门,做我的太太。”

他眯眼:“而不是现在和你有瓜葛的时候。”

摔门声响起,厉慎行进了浴室,冷水冲下来,他抿着唇,手握成拳。

许清依转身,捡起地上的离婚协议。

电话声响起,那端是母亲的哭声。

父亲重病,被送进了医院。

许清依匆匆的赶过去,这才从母亲的口中知道,许家要破产了,父亲急病攻心。

她忽的就想起厉慎行的话来。

和他离婚,要分厉家多少的财产。

怪不得,他会这样说,他早就知道许家要破产了吧。

0 第3章 你怎么这么没用
王云清双手捏住许清依纤瘦的胳膊,“清依,你去跟厉慎行要,你是他的妻子,他不会不给你的。”

“他都恨死我了。”许清依扯起唇角,神色黯然,“怎么会给我钱。”

王云清一巴掌甩在许清依的脸上,“难道你要看着你父亲去死么?你怎么这么没用?!”

许清依唇瓣哆嗦,看着眼前的母亲,眼底生寒。

当初厉家出事,高泽找到她,说他有她母亲出轨的证据,他还说,只要她甩掉厉慎行,他便拿出一大笔钱帮厉慎行还债。

她亲眼看着厉慎行为了他父亲的事焦头烂额。

她只能干着急,没有办法。

那时候她想,只要是能帮到厉慎行,就算他误会她又如何?

她从高泽那里拿了钱,帮厉家堵了窟窿。

说了狠话,伤了厉慎行。

她从未想到,自己还能与厉慎行有交集。

那日,厉慎行的父亲找她谈话,病床上的男人连呼吸都是脆弱的。

他希望她能嫁给厉慎行,他说他知道她的苦衷。

那时候,许清依没有答应。

可是第二天,她的家人就拿了厉家一大笔钱。

厉慎行被他的父亲逼他娶了她,他也恨透了她。

许清依走出病房,吞了颗止痛药。

她刚抬脚,便看到了站在一边,穿着病号服的女人。

女人的皮肤很白,一双眼睛又圆又大,鼻子和嘴都生的精致。

她叫简一,是厉慎行现在喜欢的女人,也是当初她最好的朋友。

许清依移开目光,转身欲走。

“许清依。”简一叫住她。

许清依咬牙,抬脚就走。

身后女人的笑声传来,“听说许家要完了。”

她追上许清依,站在她的面前,冷声道:“你也有今天。”

许清依冷冷的看着她,道:“滚。”

简一也不生气,漫不经心得扣着自己的手指甲,“你可够贱的,厉慎行都不要你了,你还死赖在他身边。”

她眼神得意,“你知道吗?这几天慎行一直都陪在我身边。”

“你想要厉太太的位置是吗?”许清依唇瓣抿紧,“你让他来跟我谈离婚。”

简一眼神眯起,“你该不会以为,他是忘不了你才不跟你离婚的吧?”

简一大笑,“许清依你未免天真。”

她靠近许清依,“他不过是为了报复你,让你也尝尝那滋味。”

“到时候他玩腻了你,你就跟垃圾没什么区别。”简一凑到她的耳边,“哦对了,他从来都没有碰过你吧。”

许清依手指收紧,她低头,冷冷的视线看着简一。

“知道为什么吗?”简一指甲从她的脸上慢慢划过,“因为他嫌你脏,听说当初你给厉家还债的那笔钱,是你给厉慎行的分手费,也是你那情人高泽给你的。”

那样,厉慎行那么爱的许清依,跟高泽睡了,他又怎么能不恨许清依呢。

“你说够了么?”许清依拂开她的手,“说够了就滚。”

许清依没料到。

简一整个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脚步声自她身后跑了过来,随后厉慎行将简一抱在了怀里。

他抱着简一起身,回头看了一眼许清依。

那一眼,让许清依彻骨冰凉。

0 第4章 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
简一为厉慎行受过伤,她身上的骨头比较脆,这一摔,颈椎的骨头便错位了。

厉慎行踹开卧室的门,一把扯下被子,将许清依拽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恶毒?”

当年,许清依要跟他分手,他一身的伤冒着雨去找人,差点被车撞死,是简一推开了他。

可是简一,因此不能再跳舞。

“我怎么就恶毒了?”许清依定定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她眼角有泪,“厉慎行,有本事你就掐死我啊!”

她泪眼朦胧的望着他,眼神倔强,“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我没和高泽睡过!”

腹部抽痛感袭来,许清依的身子细密的发抖。

厉慎行漆黑的眼神盯着她,许久,笑了。

“你当我还像当初那般好骗?”他眼神嗜血,“那高泽是什么人?你不跟他,他会给你钱?”

高家的人没一个好东西,当然不会做慈善施舍别人。

许清依疼的一瞬间说不出话来,她死命的吸了一口气,她知道,厉慎行不会相信她的。

她扯唇,“你愿意这样想,就这样想吧。”

许清依推开厉慎行的手,她想起身。

厉慎行径直压了上来,许清依挣扎,“你放开我。”

厉慎行俯身在她耳边,“你当我想碰你?我嫌你脏。”

她本就冰冷的心,被厉慎行伤的千疮百孔。

他一颗一颗的解开扣子,“你不是说,没跟他睡过么?”

厉慎行的笑意,像是从地狱里来的,“我检查一下。”

许清依浑身打了个哆嗦,她咬紧唇,手疯狂的捶打厉慎行的肩膀。

可是男人的力气,她敌不过。

细麻的颤栗席卷,她额头冷汗涔涔。

腹部像是被刀绞了一样,因为太痛了,她猛地蜷缩了起来。

“装什么!”厉慎行冷眼,“我还没碰你。”

“我痛。”许清依剧烈的发抖,“我肚子疼。”

止痛药,止痛药。

许清依满脑子都是止痛药,她挣扎着撞开厉慎行。

厉慎行一时不防,高大的身子被撞退,他的腿撞在床头柜上。

许清依放在上面的包掉了下来,药瓶从里面滚出,厉慎行低头,看到了两张纸。

他眯眼,作势去捡。

许清依脸色紧张,她要抢,厉慎行先一步的将纸捡了起来。

医用术语厉慎行看不懂,但是最后面肠癌晚期四个字,他看懂了。

他脸色复杂的看着许清依,许清依像是脱水的鱼,整个人瘫在那里。

厉慎行俯身,捡起其中的一个药瓶,瓶身转动,厉慎行的目光落在那上面。

许久,他将检查单与药瓶砸在了床上。

“真是花样百出。”他冷冷的扯唇,“你以为你伪造这个东西,我就会疼你了?”

厉慎行俯身,双臂撑在床上。

他甚至悉心的替许清依擦去了汗,“你不是简一,就算你死了,我痛都不会痛一下。”

她不过是看简一病了,以此,东施效颦。

她这么年轻,癌症?怎么可能!

她许清依一向会骗人。

厉慎行走了,许清依躺在床上,摸过厉慎行扔在床上的药瓶,没有喝水,生吞了一颗。

一个小时后,那痛渐渐的平息。

许清依看着花白的天花板,突然就笑了,笑着笑着眼泪止不住的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