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落蛮荒

凤落蛮荒免费小说、凤落蛮荒下拉式阅读

小说分类:[长篇小说]

最新章节:第 1605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腐漫库(www.fumanku.com)

凤落蛮荒简介:
作为一名植物学教授,叶清心竟然穿越到了远古时代!刚穿越就差点沦为野兽的美餐,还好被一个强壮帅气的野人首领救了。野人将她带回家,不由分说就让她当他的女人。野人:“听着,你会是我唯一的雌性,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叶清心:“……”她能拒绝吗?本以为野人部落缺吃少穿,谁知霸道野蛮的老公除了会猎杀野兽,还对她各种宠宠宠!熬盐、炼铁、种田、抢地盘……叶清心不但收获帅气的野人老公一枚,更开始了强大的部落创造之旅。

精彩章节试读

0 第1章
第1章

远山,层峦叠嶂,森林中一片静谧,空气格外闷热。

叶清心的汗水噼里啪啦的从额头上掉下来,落在眼睛里,蛰得生疼。

然而此时,她却不敢抬头擦一下汗,保持着全身僵硬的姿势已经几分钟了。

对面十几米处,一头体型像是小牛犊子般,双眼闪着贪婪绿光的野兽,正在盯着她。

一张血盆大口垂着滴滴答答的涎液,长着黑灰色长毛的脊背微微向后拱起,随时准备将一口她吞进肚里。

跑是不可能了,两条腿的怎么可能跑得过四条腿的!

打就更是做梦了,就她这九十多斤的小身板儿,估计还不够这家伙一顿饭的。

“吼……”

野兽估计是等的不耐烦了,张开大口低吼了一声,壮硕的身子向后一错,便冲叶清心扑了过来。

完了完了,她真的要死在这鸟不拉屎的森林里了?

她从一个时空掉进了这里,还没搞清楚自己穿越的是哪儿,就要变成野兽肚子里的粑粑了?

这也太惨了点吧,起码让她搞清楚这是哪儿啊……

叶清心绝望的闭上眼睛,没等到想象中的被撕咬的剧痛,却听到“嗷”一声嘶吼,随即一声闷响,什么东西重重的跌在地上。

叶清心赶紧睁开眼睛,吓得差点尖叫起来。

那只小牛犊子一般的野兽,心口处插着一柄长木棍,正倒在地上汩汩冒血,那对儿凶狠的眼珠子早已失去了光彩,肥壮的四肢还不时的抽搐一下。

在它的身边,一个身高足有一米八几,膀大腰圆浑身肌肉,皮肤略黑的男人,右手抓着野兽身上那支木棍,左手持一柄锋利的石斧正在看着她。

这倒也没什么,让叶清心眼珠子差点掉下来的是,这个野生一般的男人,浑身上下没有衣服,只在腰间关键部位围了一块不大的兽皮。

那兽皮上带着黄色的斑纹,似乎有点眼熟。

孙、孙悟空?

不是吧,她穿越到神话世界来了?

下一秒,野人的动作彻底打破了叶清心的幻想。

“扑哧!”

野人将野兽心口的木棍拔了出来,一抔鲜血带着腥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他蹲下身子,低头伏在野兽的伤口上“咕嘟咕嘟”喝了几口鲜血,旋即起身用手臂抹了一把唇上的血沫子,冲叶清心招手,口中说了一句她听不懂的话。

“咕噜……”

叶清心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从他的动作看,猜测他是想请自己喝兽血,连忙咧嘴讪笑着摆摆手,“谢了谢了,享受不了……”

看野人这身装备,难道她穿越到了远古时代?

刚落地就碰到一头吃人的野兽就算了,竟然还有一个生喝兽血的野人!

她这是什么命啊……

“哼。”

看叶清心摆手拒绝,野人鼻子重重的哼了一声,大概是以为她在客气,竟然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野人那只宽阔有力的大手抓在叶清心洁白纤细的手臂上,简直像是一个大蒲扇拍在上面,叶清心低呼一声,被那人拉到了野兽汩汩冒血的伤口前。

“叽里咕噜……”野人再次热情好客的指着那个血洞说话,可惜叶清心一句也听不懂。

“我、我真不喜欢喝这个,您千万别客气……”

叶清心看着那个血洞,吓得连连摆手。

“悉悉索索……”

这时,四周传来了草木拉动的声音,树林里竟然又冒出了十来个野人,有男有女,腰间全部围着兽皮或是宽大的树叶。

完,她这是掉进野人窝里了?

“嗷呕……嗷呕……”

看到小牛犊般肥壮的野兽倒在野人的脚下,其他野人手里举着石斧、尖木杆等东西欢呼起来。

这时,一个年轻的野人妹子脚步欢快的跑了过来,冲到野人的面前,指着那个血洞兴奋的说着话:“启,叽里咕噜。”

这妹子应该刚过发育期,小麦色的皮肤,浑身洋溢着活力,藏在简陋兽皮下的身材,倒是挺有料的。

野人推开她,蹲下身子,竟然用双手从血洞接了一捧血送到了叶清心的面前,眼神丝毫不容抗拒,“叽里咕噜。”

“启……”野人妹子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伸手拉住野人的手臂,不满道。

“叽里咕噜……”野人冷冷扫了她一眼,又冲叶清心低吼一声。

叶清心吓得一哆嗦,这难道是什么欢迎仪式,不喝兽血就会被野人弄死?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命比恶心重要,兽血恐怕是不喝不行了。

面对着难闻的血腥气息,叶清心只好忍着恶心,低头在野人的手中轻轻啜了一口。

粘稠的血腥味瞬间弥漫口腔,让她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哆嗦。

“吼……”

看她喝了一口,野人竟然高呼起来,他低头一口气将剩余的兽血饮尽,随后抓住叶清心纤细的腰,举起来便抗在肩头,挥舞着手中的石斧向森林深处走去。

“啊……”叶清心连救命都来不及喊,已经成了野人肩头上的“战利品”。

不是要带回去慢慢吃她吧?

她只是个穿越来的可怜的植物学教授,瘦啦吧唧一点都不好吃的…

很快,野人将叶清心扛到了森林中一块开阔的地方,那里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木屋,木屋外零散坐着一些穿兽皮或树叶的老人和孩子。

“启!”

“启!”

看到野人回来,他们都发出了这个声音,叶清心猜这可能是他的名字。

启扛着叶清心走进了最大的一栋木屋。

并没有想象中被扔在地上,叶清心被启轻轻的抱着,放在了地上铺着的厚厚的兽皮上。

随后启也坐了下来,用宽大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叶清心的小脸,眼睛里放出柔和的欢喜的光芒。

叶清心紧紧闭着眼睛不敢看他,心跳加快。

他,他要干什么?

0 第2章
第2章

启柔和的目光凝视着叶清心,他从没有见过长得这么白皮肤、这么细腻好看,柔弱的好像一颗小草杆的女人。

他的部落是整个山林最强大的部落之一,部落里有很多好看的女人,但是没有一个像这个女人一样好看。

启第一眼看到她就想压住她,所以才给她喝只有部落首领和首领的女人才能喝的心窝血。

阿季也想喝心窝血,但是启根本不想给她。

部落里,年轻的女人们,都想要做启的雌性,但是启却没有一个想要的。

整个部落,一直都没有让启满意的雌性。

即便像阿季这样长的还算可以的雌性,都没有能让启想把她抗回木屋,更别说其他的雌性。

部落里有一批年轻的雄性早就到了可以繁衍后代的时候了,但是只有部落首领启第一个选了雌性,他们才能选。

很多男人的目光都盯在了阿季的身上,但是谁都知道阿季只的心里只有启。

可惜启一直不选她,让那些等着分配雌性的男人们,急的抓耳挠腮上串下跳。

看着启对自己的目光变得火热,叶清心心头忽然一凉,一切尽在不言中。

……

不知过了多久,叶清心缓缓睁开眼睛,瞬间能清晰的感觉到浑身痛的要命。

“她醒了,阿母。”

“太瘦弱了,睡了一天才醒。”

那个叫阿母的女人的声音似乎有些不满,虽然听不懂,但真的…很嫌弃。

“启把兽血给她喝了,就是认定了她。阿母,慢慢养着吧,应该能养胖的。”

“不知道她是哪个部落的,穿的衣服这么奇怪。”阿母扫了眼地上那些被扯碎的衣服碎片,还是很嫌弃的说,“阿息,把启留给她的食物拿过来。”

阿息转身端了一盘东西放在叶清心的脸庞,拍了拍她道,“你醒了,就起来吃东西吧。你是启的第一个女人,第一天就死了,是很不吉利的。”

这是什么话!

虽然叶清心还是没听懂她在说什么,但从语气判断这个叫做阿息的姑娘,对她也挺嫌弃的。

额,她只是穿越过来的,招谁惹谁了…

旁边一盘散发着浓郁腥味的食物,让叶清心顿时有种想吐的感觉。

虽然这盘黑乎乎的东西看起来像是烤过的,但那种焦黑裂开的外皮下,还带着血红的肉丝,别说吃,看一眼就够够的!

她在自己那个时空,吃牛排都要全熟的OK?

看了一眼食物,叶清心虽然饿的前胸贴后背,却怎么也张不开嘴。

尤其是想到之前,自己活生生的喝了一口新鲜的带着野兽体温的兽血,她就忍不住想吐。

“快吃,吃掉这个。”阿母是个三十四岁的妇人,脸色十分严肃,毫不客气的拍了拍叶清心叫道。

“她好像听不懂我们说话啊。”阿息皱了皱眉头,伸手将叶清心扶起来,指着盘子里的食物做了个吃的动作,示意她,“吃,这是吃的,好的。”

叶清心嫌弃的别过头去,身体像是被一块大石头碾压过一般虚弱无力,从阿息的手臂上又滑落到床上…

额,如果兽皮也算是床的话。

欲哭无泪,她这是给野人启做压寨夫人了吗?

之前光顾着害怕了,她都没顾上看清楚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就被他睡了!

不过看启身材高大威猛的样子,脸长得应该也不会多差。

不然那个野人妹子怎么硬生生的想往他身上扑呢!

而且,看部落里其他人对启尊敬有加的样子,这个启大概是个部落首领。

叶清心虚弱的叹了口气,部落首领的女人,应该不会与其他野人…共享她吧?

她这是哪儿来的念头,好可怕!

虽然不知道远古人有没有共享女人的规矩,但是叶清心知道,他们把女人当做繁衍生息的工具,大概跟猎物,器具,武器什么的一样,是可以送来送去的。

额,为了以后能在这个时代生存下去,安全起见她还是先紧紧抱住启的大腿再说。

“你怎么不吃东西?”

阿母从石盘里抓起一块黑乎乎的肉,直接往叶清心嘴里塞,一边皱眉道,“你不吃饱,一会儿启打猎回来怎么压你!”

看那个阿母脸色挺凶,叶清心只好皱着眉头把那块肉咬住。

一股浓郁的腥味从鼻端传来,叶清心干呕一声,把肉从嘴里吐了出来。

阿母顿时怒了,“你知不知道这些食物,只有启才有资格享用!他留给你,你竟然吐了!”

叶清心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不但吐了肉,还扒着兽皮床一直干呕。

阿息连忙出去用树叶舀了一些水来,送到叶清心口边。

叶清心抱着叶子,咕嘟咕嘟喝了几口,才觉得胃里舒服了一点,转头无力的躺了回去。

开什么国际玩笑?

她初来乍到,好歹也算是客人,你们就给客人吃这种外面烧焦里面不熟的肉吗?

远古人还真是好可怜…

“阿母,她好像又睡了。”阿息看了看双眼紧闭的叶清心,扭头道。

“不是睡,把她叫起来吃东西。”阿母鼻子里哼了一声,又拍了拍叶清心的身体。

虽然听不懂,但语气中还是知道这个阿母的意思是让她吃东西。

“不吃,要是只有这种东西,饿死我也不吃。”

叶清心摆了摆手,有气无力的说。

不是她挑食,这种情况下谁都知道保命要紧,可那种食物她实在吃不下去,要是硬让她吃,还是死了算了。

“阿母,她会不会死?”阿息看着倒在床上几乎虚脱的叶清心,不由担心起来。

启临走时让她和阿母照顾这个雌性,如果她死了,启回来一定会很生气。

“她是启的第一个雌性,她死了会给启带来厄运的。阿息,你快喂她吃肉,不可以让她死。”阿母皱起眉头道。

“你吃一点吧,这颗兽心是启留给你的。”阿息好像很怕阿母似的,赶紧将烤肉往叶清心嘴里送。

0 第3章
第3章

“不吃,呕……”

焦糊味夹着血腥味儿让叶清心再次翻身干呕,因为肚子里没有食物,她拼命吐也只吐出几口水。

这时,不远处一个高大壮硕的身影,直奔木屋过来。

木屋没有门,叶清心看的很清楚,是启。

阳光下,启的样子竟然那么帅气。

线条粗狂的脸,让他带着一种天生的威严和高冷的气息,头部的形状和五官在智人中算是进化最好的,在叶清心以前的那个时空,也算是一等一的充满了雄性荷尔蒙的美男子。

叶清心悄悄松了口气,还不错嘛,如果启算是她的男人,倒也不亏,何况他看起来对她挺好的。

就在启快走到木屋的时候,一个玲珑的身影突然窜了出来,挡住了启的去路。

是那个跟启要兽血喝被拒绝的野人妹子。

叶清心好像听启叫她阿季。

“启,我等你好久了,你什么时候选我做你的雌性?”阿季扑到启的面前,伸手摸着他雄壮的胸肌,毫不客气的问道。

“走开。”启早就看到了躺在木屋里的叶清心,根本看都不看阿季一眼,不耐烦的推开她的手。

“我是部落里最好的雌性,启,我只想做你的雌性。”阿季激动的说道。

这时,启忽然抓住了阿季的手臂。

阿季脸上一喜,以为启终于要她了,不由兴奋的低呼一声,软软的往他怀里靠过去。

“噗通”

没想到一声闷响,阿季重重的跌在了地上,而启绕过她的身体,阔步走进了木屋。

“启!”

阿季看着启的背影,脸色狰狞的拍打着地面,大叫起来。

这时,有大胆的男人走了过来,一把拉起阿季的手臂,将她往自己的木屋拖。

“走开!走开!”被拖着的阿季拼命的挣扎,眼睛里充满了凶狠和不甘。

她才是部落最好的雌性,她才配做部落首领启的雌性!

如果被别的雄性要了她,以后启就再也不会要她了!

虽然部落里的雌性是共享的,雄性可以要任何一个雌性,但是如果雌性坚持反抗,雄性必须停手。

这是启给部落定下的规矩,绝不允许破坏。

看到阿季激烈反抗,拖着她的男人也不敢用强了,因为违反了启的规矩,会受到惨烈的惩罚。

启杀人的时候,比杀那些凶兽的样子还要可怕。

“启,她不吃东西。”看到启进来,阿息怯怯的叫了一声,焦急的说。

“启,这个雌性太弱小了,她不适合做你的雌性。”阿母看着启,眼睛里带着一抹慈祥。

启坐在兽皮床边,一只大手托起叶清心,将她抱在腿上,看她虚弱的样子不由皱眉,“你为什么不吃东西?”

“……”

叶清心微微睁开眼睛扫了他一眼,又闭上眼睛,胸脯微微起伏。

“阿息,去外面拿一只小兽来。”

还好,启只是紧紧的抱着她,暂时还没有别的意思。

很快,阿息拎了一只体型娇小的兽过来,肥嘟嘟的好像兔子,可是又没有兔子那么长的耳朵,也不是三瓣嘴,反正叶清心不认识。

启从腰间拿出一柄锋利的石斧,抬手“咣”的一下,就把小兽的脑袋剁了下来。

可怜叶清心坐在启的腿上,被他一手抱着,悄悄眯着眼睛看到了这一幕,吓得连魂儿都要飞了!

这是杀鸡儆猴吗?

她不肯吃东西,启便当着她的面杀野兽吓唬她……

叶清心浑身一抖,一张小脸紧紧的贴在了启的胸膛上。

围着她腰间的手臂紧了紧,似乎在提醒她转过头来。

叶清心不敢违抗,连忙抬头看向启,看到他那张小麦色的脸上,带着一抹疼爱的笑意。

这时,阿息拿出一柄锋利的石刀,将那只无头的小兽按住,利索的开膛剥皮,血淋淋的从腔子里挖出一枚鹌鹑蛋大小的心脏来,下面还带着一嘟噜的其他内脏,滴滴答答的淌着血,就这样递给了启。

启接过内脏,放在叶清心的口边,“吃了它,虚弱的人会强壮起来。”

虽然听不懂,但叶清心知道启的意思,是让她吃下去。

要了命了,为什么又让她吃这些血淋淋的东西啊?

叶清心艰难的咽了口唾沫,颤巍巍的说,“能不能……烤一下?拜托……”

大概是“烤”这个发音,跟他们的语言中“烤”的发音类似,启竟然听懂了她的话,将手中的兽心交给阿息,“拿去烤熟。”

等着烤肉的时候,阿母已经熟练的把小兽的肉分割成了块,也拿出去烤熟。

木屋里就剩下启和叶清心,一个只围着兽皮,一个连兽皮都没有,空气中充满了暧昧的气息。

坐在启怀里的叶清心不敢乱动,她随时可能又被他压住。

虽然……但是她又饿又累,真的没有力气再应付他那么大力道的一次。

不过看得出来启在忍着,他的身体绷得有点紧,揽着叶清心腰部的手臂,在忍不住轻轻抚着她洁白细腻的皮肤。

“启,兽心烤熟了。”

阿息送了东西进来,便坐在两人的面前,似乎是随时等着听吩咐。

启再次把食物送到叶清心的口边,“吃吧,兽心可以让人强壮。”

这次烤的还不错,一股肉香的气息扑鼻而来。

叶清心张开嘴小小的咬了一口,在嘴里嚼着,忽然很怀念学校旁边巷子里,那家撒满了孜然和辣椒面的烧烤。

“她吃东西这样少,活不了多久的,怎么能做你的雌性?还是再选一个吧,启。”

那个叫阿母的中年女人又进来,托着小炕桌那么大的一石盘烤肉进来,放在了启的面前,语气还是十分不满。

0 第4章
第4章

“我只要她。”

启看着叶清心细嚼慢咽的吃着烤兽心,毫不掩饰满眼的喜爱,跟部落里那些狼吞虎咽吃肉的雌性十分不同,她比她们所有人都好看。

好容易吃完了一串烤兽心加叫不出名字的内脏,叶清心才松了一口气。

她吃了东西,启该不会杀掉她了吧?

谁知启又从石盘上拿起巴掌大的一块烤肉送到她的嘴边,“再吃一块肉。”

叶清心赶紧摇头,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她已经吃饱了,再让她吃这么一块,不杀她也要撑死了。

启看她又不吃,便将肉放在口中撕咬了一块下来,递到她的唇边,“你吃得太少,会虚弱。”

叶清心勉为其难的把烤肉接过来,塞进口中,艰难的咀嚼着。

这块肉太有韧劲了,她嚼了半天才吞下的时候,启已经把那块肉吃完了。

他又拿了一块肉,同样撕咬下一块给叶清心。

“嗝”

叶清心还没吃就打了个饱嗝,竟然惹得启大笑了起来。

“阿母,我的女人能吃饱,她吃饱就不会死。”启扭头对阿母说了一句话,转身把叶清心放在兽皮上。

阿母叹了口气,一脸不满的从木屋里走出去。阿息却连动都没动,就在他们旁边,若无其事的吃着烤肉。

又来?

叶清心根本不敢看启,无助的闭上眼睛,听到启扯去兽皮的声音,身体蜷缩成一团。

手脚被他强行扯开,启宽大温热的手掌轻轻抚着她的脸颊,压了过来。

启的精力实在太充沛了,叶清心感觉自己像是被他追杀的猎物,几次差点缓不过气。

不知过了多久,精疲力竭的她像是被抽走了全身的骨头,软塌塌的趴在启的怀里。

启高大雄壮的身躯抱着娇小的叶清心,竟像是怀里抱着一只无辜的小羊羔般。

叶清心昏昏沉沉的,任他抱着起身。

实在无力挣扎,不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哪儿,只好从他的臂弯中露出头,悄悄的看着外面。

远古的天空就是不一样,美得让人心碎。

空气更是清新的像是带着花香味,正值春末,温度适宜,被启抱在怀中,竟被他火热的身体烤得有点出汗。

启的步伐很矫健,抱着九十来斤的她,好像根本没有负重一般,很快便走到了一条清澈的小溪旁。

他轻轻将叶清心放进溪水中,虽然被太阳晒了大半天,但略带凉意的溪水还是让叶清心浑身一凛。

启脱下兽皮,随即也迈进了小溪里,在一块石头上坐下,让清凉的溪水划过腰间。

他手臂一拉,又把叶清心拽进怀中,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一边用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身体,眸色火热异常。

不是吧,还来?

叶清心不由蹙眉,他大半天都在狩猎,回来还强壮的像一头牛犊子,体力要不要这么好啊!

幸好启只是带她来洗澡,没有再进一步。

叶清心悄悄松了口气,能及时让她清洗身体真是太好了,这个启还是满细心的嘛!

她大胆的伸出双手,划动着溪水,用手舀水上来冲洗皮肤。

真是太舒服了!

叶清心从自己的时空掉落下来,在森林遇到猛兽,吓得她出了一身冷汗,又吃了那些腥味浓郁,半生不熟的肉类,然后还被启给睡了……再不洗澡,她都能闻到自己身上的臭味了!

清澈的溪水下可以看到两人的身体,叶清心第一次认真的看着启棱角分明的脸,双颊忽然变得通红。

这个,以后就是她的男人了吗?

都说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但也会为你开一扇窗。

叶清心虽然穿越到了鸟不拉屎的远古时代,但老天总算带她不薄,给了她一个大靠山!

怀中的雌性娇羞不胜,好看的脸上透着一抹微红,启第一次见到雌性会有这样的神态,瞬间勾起他心头无限的怜惜。

以后要把最好的肉给她吃,最好的兽皮给她用,让她拥有整个部落最好的木屋,把她当做自己唯一的雌性,还要好好保护她。

经历了几次部落大战,几个小的部落被启的部落和东石、风衍和孟野四个大部落瓜分,现在每个部落都在休养生息中,大家都格外需要可以繁衍的雌性。

没有大战,大量雄壮的雄性也需要雌性来发泄多余的体力,所以各部落的雌性一单落单,很容易会被其他部落的雄性掠走。

他的雌性这么好看这么娇弱,必须加以更多的保护才行。

洗完了身体,启将叶清心从溪水中抱出来。

她的皮肤被水浸泡过以后,清凉柔润滑不丢手,让启的热情瞬间又高涨起来。

叶清心无奈的叹了口气,不管那么多,她本来就累到不行了,被启抱在怀里,贴着他温热的身体简直不要太舒服,很快眼皮就合在一起。

……

不知过了多久,叶清心从浑身难受中醒来。

那一瞬间,手脚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一丝力气,她感觉冷的浑身发抖,身体却滚烫的要命。

难道是在溪水中洗澡着凉了,得了风寒感冒?

“阿母,她醒了。”阿息那张焦急的脸在叶清心眼前晃动,看到她睁开眼睛,顿时发出惊喜的叫声。

“幸亏她没死,不然启被会厄运缠身的!”阿母伸过头来看了叶清心一眼,一如既往的嫌弃表情上,更加了一抹担忧,“启怎么会要这样的雌性?她这样弱的身体能不能给启繁衍后代呀!”

“咳咳……”叶清心喉咙干得如同火烧,身体难受的动不了,只好气息微弱的叫道,“水,我要喝水……”

“阿母,她在说什么?”阿息听不懂她说话,紧张的看向阿母。

“还能说什么,你去拿一些水来给她就行了。”阿母冷着脸说。

阿息赶紧拿来了水,扶着叶清心的头喂她,果然看到叶清心咕嘟咕嘟喝了一气水以后,脸色缓和了好多。

她好奇的问阿母,“你怎么知道她在要水喝?你能听懂她说话吗?”

阿母毫不在意的清理着手中刚刚扒下来的兽皮,不冷不热的说,“还用听懂?浑身滚烫的人死前都会要水喝。”

阿息吓了一大跳,“阿母,她要死了?她不能死,启去给她采神的果子去了,她要吃了那个果子才能活下来。”

0 第5章
第5章

“启去采神的果子了?阿息,你怎么不早说!”阿母好像听到八级地震似的,脸色陡然大变。

阿息低下头,搓着双手小声道,“是启让我不说的……没有神的果实,他的雌性就会死掉了。”

“那里有多危险你又不是不知道!神的果实有凶兽守护着,凡是摘果子的人,都会被凶兽撕成碎片!”阿母神色焦急而惊恐,训斥道,“没有启的保护,我们的部落就会被其他部落瓜分,吃不到肉住不到木屋,所有雌性会被那些部落随便掠夺。”

娃息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吓得都快哭了,“启说他一定会回来的……阿母,怎么办啊?”

启去采神的果子已经很久了,就算打猎都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真是让人担心。

阿母没有再说话,脸色沉郁的走出了木屋。

……

躺在一旁的叶清心没心思听他们两人说话,抬手试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风寒发热让她起码高烧到了三十九度,浑身像是被抽空了的气球般酸软无力。

必须想办法让自己发汗退热才行,不然在远古时代无医无药的,再烧下去真有可能要了她的命。

脑袋里飞速旋转着,叶清心瞬间想到了几种可以退烧发汗的草药。

她是帝都大学的植物学教授,专攻药用植物研究,对植物的药用价值还是非常了解的。

风寒发热,如果能找到板蓝根、金银花、荆芥、蒲地蓝、鱼腥草这些的任何一样,她就有救了。

忽然,叶清心想起在小溪洗澡时,岸上似乎长着一丛茂盛的荆芥!

真是太好了,拿来煮水喝,就可以让她发汗退烧的。

只是现在启不在,她说话阿息他们又听不懂,这可怎么办?

“阿息?”叶清心看着坐在一旁偷偷抹眼泪的娃息,试探着叫了一声。

那个中年女人就是这样叫她的,“阿息”这两个发音应该是她的名字。

“是,你、你知道我的名字?”突然听到叶清心叫自己,阿息吓了一跳。

“我,叫,叶清心,心。”叶清心吃力的抬起手来,指指自己。

“心?”阿息只重复着最后的字。

叶清心点点头,缓了缓又道,“你能不能帮我去采点荆芥……呃,就是一种植物,它可以帮我退烧?”

“你在说什么?”阿息一脸茫然的看着她。

“荆芥,退烧……”叶清心伸出滚烫的手拉住阿息的手。

“你的身体,太热了,会死的。”阿息被她的温度吓了一跳,眼圈刷的一下又红了。

“你听我说,去帮我采药……”

叶清心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又做了一个拔植物的动作,然后伸出手指在兽皮床下的泥土地上画了一颗荆芥,旁边放大的画了一片荆芥叶子的细节,指给阿息看。

小小的几个动作,已经让她眼冒金星天旋地转了。

躺回兽皮床上,叶清心缓了好半天,才有力气重新说话,“你去采这个植物给我……咳咳……煮水喝,我就不会死了。”

阿息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看地上,又看看她,“你想要这个草?”

虽然听不懂启的雌性在说什么,但是阿息认识她画的这个植物。

这个植物太普通了,在他们的部落附近长得到处都是,因为有一种特殊的臭味,没有人喜欢它。

奇怪,启的雌性要这个臭的草干什么?

“去帮我拔这个植物回来,拜托……”叶清心又指了指荆芥的画,做了个拔的动作。

看着阿息一脸茫然的样子,叶清心轻轻叹了口气,也实在没有力气再跟她比划了,听不听得懂由她吧。

实在不行,等启回来跟启说,他一定能听得懂的。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启,叶清心的心里立刻有了安全感。

她闭上眼睛,强忍着浑身的不适,再次昏昏欲睡。

阿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不过她再回来的时候,手里还真拿了一大把的荆芥。

“心,你醒醒。你要的臭草我采回来了。”阿息摇醒了叶清心,将一大把散发着特殊气味儿的荆芥放在她的眼前。

“阿息你真是太棒了!”叶清心惊喜的说,冲着阿息伸了下大拇指,随后有气无力的将手指向上张开,然后做了一个喝的动作,“把它拿去烧水给我喝,我就会好了。”

阿息又是一脸的茫然,重复着她的动作,试探的问道,“要……烧了它?吃?”

说着,她自己都摇头了,启的雌性做的那个动作分明是喝东西的样子,难道是,她要把这些臭草喝了……烧在水里喝?

不等叶清心多说,阿息就拿着荆芥跑出了木屋。

叶清心等了一会儿,果然看到阿息端着一个厚重的小石锅进来。

她用树叶从煮满荆芥的石锅里舀了热气腾腾的水出来,晾了好一会儿才把叶清心扶起来,喂她喝进去。

荆芥水顺着口腔一路落到胃里,温暖的液体让她瞬间舒服了很多。

“还要。”叶清心轻轻吐了口气。

阿息赶紧又舀了水喂她,差不多将石锅里的荆芥水喝完,叶清心才重重的躺下去。

看叶清心的脸色不再那么难看,阿息也轻轻松了口气,帮她盖好了兽皮,便坐在一旁守着。

又睡了不知道多久,叶清心被吵醒了。

这次醒来不一样,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出了很多汗,原本像是被压了石块一般的身体,忽然轻松了很多。

阿息不在木屋,叶清心抬头看了看木屋的外面,天色竟然黑透了。

外面很热闹,几个大火堆把部落的空地照得十分亮堂。

部落里的人们好像在争论什么,听不懂,但是看得出他们吵得很厉害。

阿母的声音尤其激动,在人群中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还不时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这时,阿息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扑到叶清心的兽皮床前,惊恐的大叫,“心,阿母和族老要把你烧给神祭祀,换回启。”

叶清心坐了起来,虽然还是有点头晕,但整个人退了烧以后,感觉精神多了。

她皱眉问道,“阿息,你很着急,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了?是不是关于我?”

阿息知道她听不懂,急中生智,手掌向上拢起做了一个火的样子,又指了指叶清心道,“启去给你采神的果子一直没有回来,阿母和族老说,神生气了会让凶兽吃掉启。我们部落不能没有启,阿母和族老要把你烧死,祭祀神,换回我们的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