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和恋爱的关系

温度与恋爱的关系漫画、温度与恋爱的关系百度云

推荐星级:★★★★★★★★★★★★★★

作者:방수∞부만고오만재선간

最新章节:第 20 章

bl漫画导读:啵乐漫画(www.fumanku.com)

温度和恋爱的关系漫画简述:
体育系大二生郑皓仁因为上课迟到在路上奔跑时撞到了一名男生 并且在当天下午把萝卜汤全都淋到了隔壁男生的身上 一看才发现,这就是早上撞到那个男生!? 而且还是同系的前辈… 之后就很幸运的总是和那个前辈相遇并且慢慢变得亲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0 第1章
“顾!九!辞!”

谁在叫我?

弥留之际,顾九辞的意识在混沌的空白中逐渐稀薄,忽然,她听见一道冰凉刺骨的声音,喊她的名字!

是谁?

耀眼刺目的白光之中,顾九辞猛地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眼前是一张轮廓分明,深邃冰冷的脸,

这世上再没有任何一个男人的脸,能有他半分惊艳,却是顾九辞最害怕的一张脸!

霍明澈?!

男人冰凉的手指仿佛没有人类的温度,紧紧的扼住她纤细的脖子,只要再用力一点点......

顾九辞想发出声音,可对方抵在她脖子上的手很用力,呼吸都困难,窒息感几乎再次要了她的命!

她重生了?!

刹那间,顾九辞瞪大了眼睛,瞳孔地震!可她还没来得及狂喜,窒息感让她痛苦的拧紧了眉头。

“还逃吗?”

霍明澈低沉磁性的嗓音,依旧如大提琴音般质感,可他说出来的三个字,让顾九辞习惯性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对霍明澈的恐惧,经历一世痛苦纠缠,深如骨髓。

顾九辞猛然想起,自己竟然重生在了和霍明澈订婚的那一天!

那天表姐许韵儿告诉她,蒋玉堂要带着她私奔。她高兴的收拾好东西,直奔机场。

结果蒋玉堂没有等到,等来的,是震怒的霍明澈!

“说话。”

四周的温度骤降如同万年寒潭的冰,男人的耐心急剧丧失,他漆黑的眸子又阴沉了几分,杀意肆虐,扼住她脖子的手不断的收紧。

前世,霍明澈对她的执念很深,甚至近乎变态的偏执,顾九辞是真的相信,此刻,他要跟自己同归于尽!

求生的本能让她紧紧拽着霍明澈的手腕,可力量悬殊,她也仅仅只能撼动分毫,争取到一丁点氧气!

电光火石的刹那,顾九辞艰难的吐出三个字来。

“澈......哥......哥!”

听到这三个字,霍明澈非常明显的怔了一下,随即手上的力道一松。

顾九辞大口呼吸着空气,劫后余生,赌对了!

她六岁初见霍明澈,一直都叫他澈哥哥,但自从喜欢上蒋玉堂,而长辈们却要她嫁给霍明澈时,她对待霍明澈的态度就恶劣起来,也再没有叫过他一声澈哥哥。

果然,霍明澈很在乎!

霍明澈漆黑的眸子依旧深深的凝视着她,手却缓缓的收回,就在他的指尖从顾九辞身上离开的刹那,顾九辞猛地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

“我不会再逃了!”

顾九辞几乎贪婪的凝望着霍明澈,眼泪不争气的吧嗒吧嗒掉落下来。

前世,她以为许韵儿是一心为她好的表姐,蒋玉堂是深爱她的初恋,霍明澈是那个破坏她幸福的大魔王。

可事实呢?她大错特错!

七年蹉跎,许韵儿母女用尽捧杀的手段,把她变成一个品性暴虐的不良少女,甚至联合蒋玉堂欺骗她的感情,把她耍的团团转!

最终夺走了顾家的一切,害死了哥哥们,让她家破人亡!

二十五岁,她在监狱,被折磨致死,尸体扔在了垃圾场里!至始至终,不离不弃的,只有一个霍明澈。

“顾九辞,你在发抖。”

听到她这句话,霍明澈的表情甚至没有什么变化,他冷若冰霜的脸和眼睛,分明写着,他不相信。

“我发抖,那是因为......”

我重生了,我激动啊!

顾九辞心里叫嚣着,但要是真说出来,霍明澈肯定会把她当做怪物吧?

“我发誓,我不会再逃了!否则我就天打雷劈!”

顾九辞严肃的举起三根手指,话音刚落,外面轰的一声巨响,落下一道惊雷!

顾九辞:“......”

SVIP候机室的门“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

一个俊美阳光的少年出现在门口。

“二哥?”

顾九辞瞪大了眼睛,和前世一样,二哥顾七珏赶到机场给她通风报信。

但是那次二哥前脚走,霍明澈后脚来,这一世怎么不一样了?难道她的重生引发了连锁反应?

“阿辞!霍明澈追来了,你快逃!”

顾九辞:“......”

一句话,让霍明澈浑身的戾气瞬间肆意,如黑夜般笼罩顾九辞全身。

仿佛她不是置身在机场,而是十八层地狱的最底层!

顾九辞顿时头皮发麻,这是刚重生,就给她选了个地狱闯关模式是不是?

0 第2章
“霍霍霍霍......霍明澈!你怎么在这儿?!”

阳光俊美的少年一脸懵逼的看着霍明澈,甚至吓得牙齿不受控制的打寒战。

“这就是,你的发誓?”

霍明澈眸中刚刚燃起的一点信任立刻溶解,被一片冰冷代替。

“这都是巧合,我这次肯定不会再逃了!”

顾九辞吓得松开了霍明澈的手,然而她这个细微的动作,让男人眼神更加冰冷,周身的戾气都升华为杀气了!

“阿辞!你不要怕他!”

二哥趁机把她拉起来,用自己的身体挡在她面前,虽然他明明怕霍明澈怕的全身发抖,但还是坚决的开口道。

“霍明澈!你现在还不是阿辞什么人呢!我作为她二哥,有权接她回家!”

“滚。”

霍明澈满脸阴沉的站起来,暴虐状态下的男人就像带着死亡缓缓而来的死神。

顾九辞心里咯噔一声,完蛋了,她又要凉了!

“我就不......啊!”

二哥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衣领就被霍明澈拎起来,轻松的扔到了一边。

霍明澈走到她面前,周身的戾气倾轧过来,瞬间让顾九辞喘不过气,她的世界一霎黑暗无光。

“阿辞!你快跑啊!”

疼的龇牙咧嘴的二哥,还不忘提醒她。

顾九辞握紧了拳头,克制着不让自己发抖,站在原地没有动。

“为什么不跑?”

霍明澈眼眸一眯,缓缓伸出手挑起她的下巴,粗粝的拇指,抚过顾九辞的唇瓣,像在探究什么。

这画面,仿佛死神给将死之人临死之前的慈悲。

顾九辞在心底给自己打气,逼自己抬头,坦荡的和霍明澈对视,表情认真的回答道。

“我说过了,我不会再逃了。我会准时出现在订婚宴上,和你订婚,最后嫁给你。”

偿还前世,我对你所有的亏欠。

这一句,她放在了心里。

霍明澈脸上的冷硬,微微有一丝的松动,但还不足够心软。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相信你?”

“你会!”

顾九辞坚决的说道,她解开领口的第一颗扣子,露出一颗精致的蓝宝石吊坠。

那吊坠犹如一滴眼泪,神秘而温柔。这是母亲留给她的出生礼物,她从不离身。

而现在,她把吊坠取下来,主动拉起霍明澈的手,放在了他的掌心。

“你知道这条项链对我有多重要,我现在把它交给你。今晚订婚宴,我会准时出现,你替我重新戴上它,好吗?”

“阿辞!你疯了?!你怎么能把妈妈给你的礼物交给这个大魔王呢!”

顾七珏气急败坏的说道。

然而顾九辞没有时间回答顾七珏,只能紧张的等着霍明澈的宣判。

男人冰冷的视线如有实质的在她的脸上静静停候,仿佛将她从外到内看透。

就在顾九辞觉得自己要被判死刑的时候,男人忽然启唇。

“好。”

“我就知道你会相信我!”

顾九辞松了口气,笑的眉眼弯弯,她一霎明亮的表情,让男人冰冷的眸中闪过半秒的错愕,接着黑暗散去,室内温度也瞬间回到了正常,好像春暖花开。

很好!警报解除!

“那我们晚上见!二哥,我们走吧!”

顾九辞拉起地上的顾七珏,两个人畅通无阻的离开了机场。

“真不敢相信,霍明澈那个大魔王就这么把我们给放了!”

上了车,二哥才敢小声吐槽,握着方向盘的手指还在微微发抖。

看着这样的二哥,顾九辞有些鼻酸,明明害怕的要死,可他总是义无反顾的挡在她的面前。

前世二哥把她放在心尖上疼,哪怕她要做的事情是错的,他都会去做,甚至为她而死!

可她听信许韵儿的话,一直没把二哥当回事,甚至嫌弃厌恶。

想到二哥临死之际,还紧紧的把她护在身后,笑着对她说,阿辞,别怕。

顾九辞的眼眶又有些发热。

此时兜里的手机响了,顾九辞拿出来一看,屏幕上许韵儿三个字,让她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许韵儿,你还真是步步算计,穷追不舍呢!

0 第3章
“阿辞,这个铃声是许韵儿打来的吧?你不接吗?”

正在开车的顾七珏抬眸问道,语气有些小心翼翼。

阿辞对许韵儿这个外人言听计从,他但凡说一点许韵儿的不是,阿辞都会大发雷霆。

“不接。” 

顾九辞勾唇冷笑,直接手一伸,把响个不停的手机丢出了车外。

前世直到死的时候,顾九辞才发现,原来许韵儿早就在她的手机里装了定位系统。

所以不管她走到哪儿,许韵儿总是能在特别巧合的时间出现,安排特别巧合的事件。

她是真的蠢啊,把许韵儿当做亲姐姐,还为她设置专属铃声。

看到这一幕的顾七珏眼睛都快瞪出框了。

“阿辞,你......”

顾九辞却很平静的开口:“二哥,我们回家吧。”

这下顾七珏更加的震惊了。

“不绕回机场和蒋玉堂私奔了吗?”

虽然顾七珏非常讨厌蒋玉堂,但只要阿辞喜欢,他就接受,甚至帮她。

顾九辞满脸严肃的望着二哥,认真道。

“不去。二哥,对不起,我总是闯祸还连累你,以后再也不会了。”

听到这句话,顾七珏彻底没控制住,方向盘一歪差点撞到树上。

他猛地踩了一脚刹车,回头愣愣的望着顾九辞,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以前不管他怎么对妹妹好,妹妹总是一副很嫌弃厌恶的样子。

“阿辞,你......是不是中邪了?”

见到二哥这副手足无措的样子,顾九辞更加难受了。

“我没有中邪,过去是我太混蛋了,我一定好好改!”

顾九辞忍着哽咽说道。

对不起,二哥,这辈子,我发誓要对你好!

“阿辞不需要改变,不管你是什么样,二哥都会对你好的。”

顾七珏温柔的伸出手,轻轻的刮了下她的鼻尖,才重新发动引擎。

“那咱们现在去哪儿?真的回家?”

“还去新沙造型,把我这身行头好好的换换,我还要参加晚上的订婚宴呢!”

顾九辞看着二哥手指上那一坨黑乎乎的粉,目光落在车前的倒车镜上。

镜子里,自己顶着一个五颜六色的鸟窝,画着黑漆漆的女鬼妆,穿着破洞网袜,就像是葬爱家族的一员。

曾经许韵儿告诉她蒋玉堂喜欢酷炫的摇滚女孩,于是她把自己变成了这副德行。现在看来,自己就是个行走的笑话。

车很快到了新沙造型,这里是帝京的上流贵族都爱光顾的顶级造型室。

顾九辞以前也是这里的常客,只是后来她听了许韵儿的话,自己在家捯饬成非主流,反而把自己的会员金卡给了许韵儿,让她打扮的跟真正的名媛一样。

顾九辞一走进大厅,新沙造型的首席造型师蒂芙尼立刻迎了上来,目光惊讶。

“顾小姐?您好久没有出现了!”

“蒂芙尼,今晚是我的订婚宴,我要成为全场的焦点,端庄大气的风格,我知道你最擅长。”

顾九辞冲着蒂芙尼温柔一笑。

“没问题,亲爱的,你就不该浪费自己的天生丽质,都交给我!”

蒂芙尼特别欣慰的一笑,以前看到顾九辞把自己弄得这么难看她很心痛,现在顾九辞能想开,她非常的高兴。

顾九辞好好的泡了个澡,洗去全身那些黑漆漆的映画纹身,露出百皙娇嫩的肌肤,精致的五官,未曾点缀,就已经惊艳。

当她随意裹了件睡裙站在蒂芙尼面前,蒂芙尼惊讶的瞪大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

“太美了!太美了!亲爱的,你简直是上帝的宠儿!”

造型师蒂芙尼连声惊叹,她经手过那么多的明星,见过那么多漂亮的人,唯独顾九辞惊艳了她的眼睛。

“谢谢。”

顾九辞来到落地镜前,凝望着镜中焕然一新的自己,她今年才十九岁,正是美好刚开始的时候。

这一世,所有害过我的人,我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

霍家老宅,雄伟华丽的欧式大厅,浪漫典雅的交响乐宛转悠扬,今天帝京所有的顶级豪门悉数到场,庆贺霍家老爷子的寿辰。

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老爷子不过是借着这个由头,宣布霍顾两家订婚的喜讯。

宴会即将开始,女主角却迟迟没有到场,宾客们开始议论纷纷。

“可惜了,霍明澈这样的顶级男神,竟然要娶顾九辞那个恶魔千金!”

“听说顾九辞竟然为了一个野男人,拒绝跟帝京第一豪门订婚,真是蠢货!”

“要不是霍顾两家早有婚约,霍明澈怎么可能娶她?她该不会是跟野男人私奔了吧?”

“嘘!你们竟然敢议论霍少,是真的不怕死吗?”

突然有人轻声提醒了一句,所有人面色一变。

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二层平台上,那个帝王般的男人,曾经是如何面无表情掀起整个帝京的腥风血雨,多少人从此像风沙一样消失。

四九城的霍爷,阎王都惹不起。

男人澈面无表情仰靠在椅背上,单手支着额头,举手投足间尽是帝王贵气。他眸光不时瞥向墙上的大钟,眼底的冷意逐渐凝结冰霜。

距离他最近的战英,冷的牙齿都打颤了。

只剩下三分钟了,顾九辞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还没有来!

他不敢想象主子接下来震怒的样子,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霍明澈父母的脸色,也随着时间越来越沉。

“咚!咚!咚!”

整点的钟声响起,到了晚宴开始的时间,霍明澈的脸色一瞬冷硬,整个大厅的空气好像同时冷冻冰封。

战英已经想现在自杀还来不来得及了,主子就不该给她机会!!

“砰!”

大门在这一霎那猛地被人从外面推开,所有人循声望去,又齐刷刷的倒抽一口冷气,惊艳的张大了嘴巴。

“天啊!她太美了!”

“这个女孩是哪家的千金?怎么我以前没有见过?她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孩了!”

“等等!我怎么觉得她特别像一个人?顾九辞!她是顾九辞!”

“什么?她会是顾九辞?”

顾九辞穿着一件红色一字肩收腰长裙,衬得她肌肤柏皙盛雪,精致的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淡定从容的接受众人惊艳的目光。

她来过人间,人间便只她这一抹绝色。

在她出现的刹那,霍明澈便立刻站起了身,幽深的黑眸只剩她的身影,周身的冷气立刻消融。

那抹红色,是这无形冰川上,开出来的春天。

霍明澈的父母,见她如此端庄大气,脸色立刻缓和了不少,父亲顾清源也松了口气。

顾九辞抬头挺胸,沿着大厅中央的红毯款步向前,气势犹如女王出巡。

上一世,她被霍明澈抓回来,一心只想毁掉订婚宴。

所以她穿着低俗暴露的黑裙网袜,画着最丑的妆容,大闹宴会,让霍顾两家丢尽脸面。

至此霍明澈的父母对她厌恶至极,连她的亲生父亲,都对她失望透顶,认为她彻底无药可救。

反而,许韵儿打扮的端庄贤淑,趁虚而入做足功夫,不仅讨得父亲欢心,认他做干女儿,还获得了霍明澈母亲青睐。

顾九辞记得,自己临死之际,许韵儿还到自己面前炫耀,说她即将和霍明澈订婚了。

许韵儿!这一世,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二层平台角落里的许韵儿,盯着顾九辞的方向,气的浑身发抖。

怎么会这样?顾九辞不应该脏兮兮的大闹晚宴吗?

为什么自己费尽心机打扮才博得一丁点赞美,她顾九辞只是换条裙子就能轻松赢得所有惊艳的目光?

嫉妒让许韵儿的脸都变得狰狞,可没人在意她是什么表情。

此时此刻,宾客们竟然下意识的让出中间的道路来,所有人的目光或痴迷或震惊的追随着少女移动。

大家久远的记忆终于被唤醒,顾家千金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帝京第一美人了!

顾九辞目不斜视的拾级而上,行至台阶后的平台,对着中间的霍爷爷颔首行礼,甜甜的笑道。

“霍爷爷,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顾九辞说完,看向那个从始至终都在盯着她的男人,挑了挑眉。

看吧~我来了,说到做到!

0 第4章
“又去哪个野地方疯了?这么重要的场合,来的这么晚?!不像话!”

顾九辞还没有来得及直起身,旁边传来父亲顾清源冷淡的斥责。

听到这话,顾九辞眉头狠狠一皱,看着近处的三人。

许韵儿和她的母亲苏芙蓉,一左一右的站在父亲顾清源的身边,亲密的就好像他们才是一家人。

自从母亲死后,许韵儿母女便拿着母亲的遗嘱住进了顾家,哄得她闯下越来越多的祸事。

她在父亲顾清源的眼里满满就变成了一个只知道闯祸的麻烦精,一个他没能教育好的失败孩子。

也正是他的冷淡和责备,让顾九辞越来越缺少父母的疼爱,才会把许韵儿母女这两个害人精,当做最亲近的家人!

“姨父,您别责怪阿辞了,阿辞一定是去给霍爷爷准备生日礼物才晚的,对吧阿辞?”

顾九辞刚想说话,许韵儿甜腻的声音忽然响起。

这声音完美切合了许韵儿本人的长相,一张乖顺无害的脸,谁都不会对她设防,谁也不会相信这样的脸下,是一颗蛇蝎心肠。

顾九辞强忍着恶心,才没有当场撕烂许韵儿的嘴。

“是啊,咱们阿辞知道今天是霍爷爷的生日,肯定精心准备了礼物,要不然这么重要的场合,怎么会迟到呢?”

许韵儿的母亲,顾九辞的小姨苏芙蓉状似顺着女儿的话道。

顾九辞冷眼看着这对母女一唱一和,她本来是按时到达,现在被这对母女硬生生说成了迟到。

看上去这对母子是替她解围,实际上是给她下了另外一个大套。好深的心机啊!

前世她只想搞砸订婚宴,怎么可能给霍爷爷准备礼物?

“阿辞,快把你的礼物拿出来吧?”

果然苏芙蓉笑眯眯的说出了这句话。

“我......”

顾九辞刚要说些什么,许韵儿卡的非常精准的开口打断她。

“阿辞肯定是想给霍爷爷一个惊喜!这样,我先来抛砖引玉。”

许韵儿变戏法一样的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走到霍老爷子的面前打开。

“霍爷爷,听说您喜欢收集烟斗,这是我找了很久的玛瑙,我亲手将它打磨成了烟斗,您看看喜不喜欢?”

霍老爷子酷爱收集烟斗,那可是出了名的,看到烟斗他忍不住伸手拿出来把玩。

“你有心了。”

霍老爷子眼神一亮,满意的点点头。站在他旁边的霍妈妈也十分满意的看着许韵儿。

“我看这丫头,确实乖巧。”

“应该的。”

许韵儿状似谦逊的应了一声,就退到了一旁。

可是这一次,顾九辞终于没有错过她眼中的那抹得意。

许韵儿假装替自己解围,然后拿出她精心准备的礼物,博得霍家长辈的欢心和赞许。

而接下来,身为订婚宴女主角的自己,因为拿不出礼物,在霍家长辈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

真是一石二鸟,好计策啊!

可是抱歉,这一世,不会让你如愿了!

“霍爷爷,现在该我送您礼物了!”

顾九辞笑眯眯的开口,毫不意外的看到许韵儿吃惊的眼神,还有苏芙蓉吞了生鸡蛋般的表情。

“阿辞的礼物爷爷一定喜欢,快拿出来我看看!”

霍爷爷立刻很有兴致的说道,两家长辈的注意力也迅速从许韵儿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这份礼物,是我跟澈哥哥一起为您精心准备的!”

她缓缓启唇,主动走到了霍明澈的身边,挽起了他的手臂。

一瞬间,她感受到了男人骤然紧绷的身体,还有探究的目光......

“你们两个一起准备的?”

不光是霍明澈目光探究了,连霍顾两家的长辈都很震惊,甚至霍妈妈直接脱口而出的问道。

顾九辞很能理解,前世自从她知道自己跟霍明澈的婚约之后,她就表现的非常讨厌霍明澈,天天躲着霍明澈,又怎么可能跟霍明澈一起准备礼物。

“是啊!”

顾九辞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然后拽了一把霍明澈的手臂,但是男人没有动。

“澈哥哥~”

顾九辞无奈喊了他一声,男人冰凉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一秒才有所动作,

她心里松了口气,后背一片冷汗,这一次她真的很冒险!不过,总算把他拽动了。

她拉着他,穿过宾客,朝着大厅一侧的交响乐团走去,这一举动立刻让现场的宾客都感到震惊。

“她想干嘛?难不成要弹琴?”

“顾九辞不是个纨绔废物吗?她怎么可能会乐器?”

迎着所有人质疑的目光,顾九辞泰然自若,她松开霍明澈的手臂,从乐团老师的手里拿起了一架小提琴。

“还记得这个嘛?”

顾九辞转身看着霍明澈,随即拉了一段悠扬的音乐。

“记得。”

霍明澈的眼神立刻变了,甚至主动走到了钢琴边坐下,淡淡的灯光罩在他的身上,他侧眸凝视她,褪去所有令她喘不过气的压迫感,从没有温度的眸光里竟然有了柔色。

童话里深情款款的王子,也不过如是了。

顾九辞的心狂跳起来,她克制着心中的激动,优雅的朝着二层平台上的霍爷爷深深的鞠了躬,然后姿势熟稔的拉起了一段澎湃的前奏。

五秒钟之后,霍明澈十指翻飞,低沉浑厚的钢琴琴声,默契的加入其中。

琴声时而恢宏,充满了气吞山河的势头,时而chan绵柔ruan,飘荡着两心相悦的甜蜜,时而悲壮,蕴含人生尽头的释然。

就好像一个人从青壮走到垂垂暮年,却矢志不渝,此情不改。

宾客们早就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或陶醉或沉默着聆听这一段不输于大师级别的表演。

二层平台上,除了许韵儿和苏芙蓉母女,其他人的表情统统变了。

顾九辞的父亲,乃至霍明澈的父母,都面带着感慨,目光复杂的望着两人。

霍老爷子更是凝望着认真演奏的两人,眉目间有化不开的想念。

顾九辞沉浸在音乐之中,视线不由得模糊,这是她和霍明澈时隔九年的再次合作。

而她和霍明澈正在演奏的作品,作曲人是霍奶奶,作词人......则是今天过寿的霍爷爷。

这首曲子是两人爱情的见证,也是两位老人对她和霍明澈未来的祝福。

只是那时顾九辞太小,少年不识深情,蹉跎最终辜负。

今天,她把这首曲子送给霍爷爷,也送给她自己。

霍明澈,这一世,我不会再辜负你了!

一曲终了,顾九辞的脸上挂满泪珠,没想到时隔九年,从来没有再合练过哪怕一次的两人,竟然如此默契。

“你弹的很好。”

顾九辞泪眼模糊的称赞道,而男人缓缓的走近,他伸手动作生疏的擦去她的眼泪,精致的薄唇只吐出来两个字。

“不哭。”

顾九辞愣愣的盯着男人,她竟没有排斥他的触碰?

“好!好!好!这个礼物爷爷特别的喜欢!”

霍爷爷激动的连说了三个“好”字,可见有多么的中意这份生日礼物。

顾九辞放下小提琴,破涕为笑:“霍爷爷,奶奶之前可是让你好好照顾自己,酒要少喝烟要少抽,记得吧?”

“记得记得!不抽了!”

霍老爷子立刻嫌弃的把手里的烟斗丢进了盒子里,再也不看一眼。

顾九辞淡淡一笑,余光瞥见角落里的许韵儿,啧啧,那良善无害的脸气的都有些变形了呢~

“你们两个小屁孩!真是让老头子我又气又疼!”

霍爷爷笑眯眯的走下台阶,一左一右的牵起两人的手。

“诸位,今天是我七十大寿的好日子,但老头子我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喜讯要宣布......”

顾九辞的心砰砰砰狂跳起来,那件事,终于来了!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