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纹完整版小说在线阅读、好看的小说推荐

诡纹完整版小说在线阅读、好看的小说推荐

诡纹

综合类型:【长篇小说】

小说主角: 唐浩,唐云

在线更新:至 第 1183 章

福利推荐:★★★★★★★★

小说诡纹简介:
我爷爷是个纹身师,但他纹的东西很邪门。。。。



热门免费小说阅读

0 第1章
我叫唐浩,我爷爷叫唐云,自小起我就和爷爷相依为命,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家出走了,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就跟失踪了一样。

我爷爷有一门手艺,那就是纹身,他开了一个纹身店,就在村子里头。

按照正常来讲,农村地方纹身的人比较少,爷爷这活应该赚不了几个钱,可奇怪的是,爷爷的纹身店不但门庭若市,还有许多外地慕名而来的人,就是在村里,爷爷也是很受人尊敬,找他讨纹身的人数不胜数,让我羡慕的是,进入爷爷纹身店的还有各种各样的美女,纹身是个技术活,也是福利活。

爷爷的纹身之所以这么受欢迎,是因为他纹的东西太神奇,不。。。或许说,是太邪门了。我到现在都还记得,爷爷给村长漂亮媳妇纹身的事情,时常觉得诡异至极。

说起村长,他应该是全村最有钱的了,娶的媳妇也漂亮,柳眉细腰,身材凹凸有致,皮肤白皙的诱人,可要命的是,这村长四十岁了都没有一儿半女。

后来村长媳妇找到了我爷爷,我好奇一偷听,发现他俩居然在商量孩子的事情,然后村长媳妇就跟了爷爷进入纹身室,并且一纹就是纹好几天,一到中午就过来。

大概一个月后,村长媳妇居然怀孕了,当时年纪小,一口认定爷爷给村长戴了绿帽子,当时恨透了爷爷,认为他就是个臭流氓,都一把年纪了,还给我整个小叔出来。

当然了,现在长大后才明白,村长耕耘了这些年都没有孩子,爷爷这一把年纪更不行,问题应该就是出在那纹身上面,可我当时怎么都想不明白,就一个纹身怎么就能让人怀孕了?

后来村长媳妇生娃的时候难产死了,不过孩子倒是活了下来,是个女娃,水灵水灵的,跟村长媳妇一样漂亮。

村长对媳妇是真的情重,当时伤心的绝食,幸亏爷爷当时去劝了几个小时,他这才进食重新活了下去。

再后来爷爷有带我去拜祭过村长媳妇,烧纸钱的时候他一直在唉声叹气,而且表情很是内疚,他嘀咕道:“人身污秽,菩萨哪能纹身上,那是有报应的,我就不该给你纹这个送子观音,唉,你也太爱他了!为了给他生个孩子,连命都不要!”

当时我听不明白,现在想起来才知道是爷爷给村长媳妇纹了个送子观音然后她才能怀孕的,但菩萨不能纹人身上,不然会有报应,所以村长媳妇死了。

这事你说邪门不邪门?一个纹身会有这种功效?能让怀孕,又能致死?

除了这个,还有一邪门事,也是关于纹身的。

村里以前有一无所事事的混混,外号烂仔强,后来出城混了几年当上大哥了,回村后硬着缠着我爷爷给纹一个关公。

关公身上纹,从此就是社会人,而且霸气,有面,关公讲究忠义仁勇,正适合道上混的他。

可爷爷一口就回绝了他,怎么说都不给他纹,爷爷还说这烂仔强命不硬,纹关公扛不住,到时候必出事。

可烂仔强这品性怎么可能罢休,回头就要把我爷爷的纹身店给烧了,还要找人扒我家祖坟,又要绑架我,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当时我年纪还小,爷爷考虑到我的安全问题,只好妥协了,可爷爷有言在先,如果出了什么事,他概不负责!

烂仔强见爷爷答应了,哪还管那么多,爷爷说什么他都点头,后来爷爷顺利的给他纹了一个关公。

果不其然,大概一周后,这个烂仔强就出事了。

听说他在苞米地跟一个妹子干龌龊事的时候,突然就被一条蛇窜出来咬了一口。

那蛇是草花蛇,无毒的,在农村经常可以见到,可奇怪的是,烂仔强直接口吐白沫,身体抽搐,送到医院已经不行了,有人说,当时看到了烂仔强背后的关公睁眼了,极其渗人。

以前小的时候觉得烂仔强是死于蛇口,可现在看来,应该是那纹身太邪门了,杀死烂仔强的可能不是那条蛇,而是睁眼关公!

可那只是纹身而已,也太诡异了。

爷爷当时还说,如果他把关公纹在烂仔强胸口,或许还不会出事,但纹在背后,烂仔强必死无疑,他扛不动!

像这种人,死有余辜,动不动就扒人祖坟,缺阴德,还想动我孙子,找死!

这事过后,我对爷爷的纹身越来越好奇,十五岁那年,爷爷终于答应把纹身技术教给我了。

五年后,我几乎把爷爷的所有纹身技术学到手,也是这时候我才明白,爷爷的纹身,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纹身。

有一种邪门的纹身,叫做鬼纹,它的作用很是诡异。

说起鬼纹,那就要从纹身的历史说起了。

纹身在古代叫刺青,古文言文中叫涅,就是用带有墨的针刺入皮肤底层而在皮肤上制造一些图案或字眼出来。在身体上刺绣各种花纹,以视吉祥、崇拜,在我国已经有两千年延续历史。

这种配合阴术的纹身有辟邪,转运,生财,招桃花,保平安的功效,俗称鬼纹。

爷爷就是鬼纹的第十八代传人,我算是第二十代,因为中间隔着我老爸。

爷爷说过,现在会鬼纹的人已经屈指可数,有可能就只剩咱们这一家了。

可惜的是,学会鬼纹后的我并没有被爷爷允许使用,只让我纹一些普通的纹身。

因为爷爷说过,鬼纹是属于阴术的一种,邪门程度可想而知,而我们鬼纹更是以人身作画,纹鬼神,招阴阳,我火候还不够,现在还不能碰,不然会丢了性命。

可是在今年的鬼节前一天,爷爷却突然离家,临走前他对我说,鬼节会有人和鬼来讨纹身,人来讨纹身,可以给他纹,他会救我一命。鬼的话,千万不要给他纹,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还有我一定要切记一点,只能纹阳纹,千万不要纹阴纹!

鬼纹分阴阳,阳纹正统,而阴纹则邪魅无比,但效果更加好。

两种纹身手法差不多,但绣的东西,还有纹身的颜料截然不同,听着有点惊悚,不过阳纹非常正统,基本不会有危险,纹的东西大多是阳物,比如神,仙,龙,虎之类的。

阴纹则不一样,它的颜料……用的是邪灵鬼魂!纹的东西也是邪性无比,但效果是阳纹的百倍,入门的第一天爷爷就告诉我,千万不要纹阴纹!

我虽然学会了鬼纹的本事,可我从来没有纹过,不管是阳纹还是阴纹,我都没有碰过,更加不明白怎么用鬼去做纹身的颜料。

我没见过鬼,也不知道这世上有没有鬼,所以爷爷跟我说有鬼找我讨纹身的时候,人差点就懵圈了,心想这鬼节都没到,糟老头子就开始讲鬼话了?不过我听爷爷说话时的口气很严肃,不像是胡言乱语,于是连忙追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又要去哪?

可爷爷并没有跟我解释太多,只是说去解决几十年前的恩怨,交代的事情让我照做就行,说完他就走了,具体去哪,去干什么他也没说,不过当时他的神情很是着急,手也在发抖,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爷爷有这种情况。

由于担心,第二天一早我就给爷爷打了电话,想问他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回来,可他手机居然关机了。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进来了纹身店,是一个大着肚子的孕妇。

孕妇叫陈翠莲,一条村的人,我们都互相认识,奇怪的是,她来这里干嘛?孕妇还想纹身不成?

0 第2章
孕妇纹身也不是没有这种例子,有些妈妈想保宝贝平安,或者孩子出生后有大作为,就会选择纹文曲星君或者武曲星君,我还见过孕妇纹爱因斯坦的,预示着宝宝以后会聪明。

但不建议这样做,纹身会带来轻微的痛苦,这对孕妇不好。

陈翠莲一见到我只是礼貌性的问候一句,然后开始找我爷爷,我说爷爷进城去了,没在家,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

陈翠莲一听就眉头皱成了八字,整个脸色都不好看了起来,她脸色有些苍白,而且神情略带着害怕。

我看她不对劲,继续追问她有什么事,她抿着嘴老半天不说话,最后才小声问道:“耗子,你会鬼纹不?”

因为我名字叫唐浩,所以别人给我起了个外号叫耗子,跟我熟的都这样叫。

我点了点头,说当然会,然后问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这鬼纹啊,其实跟医生对症下药也差不多,就算让我纹我也得知道什么事,然后纹相应的纹身,起的效果也是相对应的。

陈翠莲听到我会鬼纹,立刻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我的手说道:“耗子,救救我,救救我……”

说着说着,她眼睛一红,眼泪就飙了下来,好像再也忍不住了一样。

我让她别急,冷静一下先把事情说了,不然光哭有个屁用。

陈翠莲止住眼泪后,立刻把衣服一翻,露出了一个硕大的肚子,这时我立刻惊呆了。

让我惊讶的不是她的行为,而是她的肚子!

陈翠莲的大肚子凸起了几道跟青筋一样的东西,那东西的形状好像……蛇!

看到这画面,我潜意识立刻出现了一个恐怖的想法。

“你这是?”我问道。

我去医院照过了,把医院的医生都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搞错了,我没敢照第二次,自己就逃了回来。陈翠莲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是颤抖的,表情很是惊恐。

事太妖了,比中邪都邪门,陈翠莲都没敢跟老公说。

她自己就找了几个道士和尚做法,可一点用没有。

陈翠莲吓坏了,后来就想起了我爷爷唐云,她在村里听说过爷爷的鬼纹驱邪不错,于是就来了。

陈翠莲的事确实邪乎,但事出必有因。

她皱着眉头想了一下,然后才跟想起了什么似得的哦了一声,说了一句:“有!”

陈翠莲说,在她怀孕大概三个月的时候,家里突然进来过一条蛇,农村人嘛,不怕蛇的也很多,陈翠莲就属于其中之一。

当时那蛇进了鸡窝,家里除了陈翠莲又没有其他人,她怕蛇把鸡咬死,于是她就找来了一条竹竿把蛇给活活打死了。

打死后也没埋,直接用竹竿挑出去外面扔了,那时候也没当回事,而且没过多久陈翠莲就忘了。

陈翠莲一讲完我就说坏了,蛇是一种很邪性的动物,在北方被称为野仙,怀孕的人千万不能杀蛇,不然对宝宝不好,而且爷爷说过,家里有怀孕的人进蛇是好征兆,那蛇就更不能杀了。

我曾经听说过一个真事,一女的怀了双胞胎,后来家里进了两条小青蛇,他老公打死了一条跑了一条,后来双胞胎生下来后就死了一个。

蛇这东西生性邪魅,真怕它危害你赶走就是了,也没必要生杀。

陈翠莲听了后就更害怕了,好像得罪了什么神灵一样,她双脚一抖直接跪了下来,拜完天又拜地,嘴里念叨着对不起那蛇的话,还说有什么报应直接降到她身上就行,不要危害她的宝宝。

我连忙将她扶了起来,让她不要害怕,这事虽然邪乎,但只要我给她纹个鬼纹,应该可以解决。

爷爷走的时候已经交代过了,来的是人尽管给她纹就是了,意思是我可以纹鬼纹了。

我想了一下,打算给她纹个噬芈罗刹,这玩意镇邪也克蛇。

罗刹是天龙八部众之一,是一种喜食人血肉的恶鬼,也是地狱的狱卒,职责是呵责罪人。

这个噬芈罗刹比较特别,他为人的时候面容丑陋,四肢怪异,后来被当做祭品献给了山里的大蛇。

可有趣的是,那噬芈罗刹反倒把大蛇给生吃了,这一吃不要紧,他直接就迷上了蛇肉蛇血,后来把山里的蛇都给生吞活剥了,从此以后,凡是有他的地方方圆几里都没有蛇,不过噬芈常年吃蛇,面容变得更加丑陋,身形也越来越怪异,下山的时候被众人当怪物活活给烧死了。

陈翠莲一听有救,连忙给我磕头感谢,我又将她扶了起来,说我又不是免费的,你不用给我行这么大礼。

熟归熟,但买卖归买卖,这价格我还是得给她讲好,鬼纹跟普通纹身不一样,得要个一万块。

陈翠莲听了后沉默了一下子,最后一咬牙说行,这一万块搁农村人不太舍得,但陈翠莲这情况是火烧眉毛了,割肉也得给,不然她生一窝小蛇出来,不吓死自己也吓死家人。

陈翠莲同意了后我就把她带进了纹身室,然后在另一个房间的角落里打开了一个黑箱子,将黑箱子里三个长方形竹筒拿了出来。

这竹筒里面的东西分别是死人血,骨灰,尸油,这些东西都是爷爷给备好的,至于去哪里拿的,爷爷不肯说。

备好颜料和纹身的工具,我就准备给陈翠莲纹了,纹在哪呢?本来是想纹肚子,可陈翠莲嫌噬芈罗刹太丑了,我在纸上勾勒出噬芈罗刹样子后,她立马拒绝,纹了以后生孩子那不得把医生和护士给膈应了,又得跟老公解释,陈翠莲可还没把这事跟老公说。

这我可犯难了,陈翠莲这情况,如果不纹在肚子上,怕是镇不住那蛇物,纹别的地方效果根本不好,最后我想起了一件事才让陈翠莲点头同意。

我让她不用担心,鬼纹纹的地方大体分两种,一种是现,一种是隐,现就是能看见的部位,比如手,脸,脖子,隐就是平时不怎么显现出来的部位,比如肚子,咯吱窝。

如果纹在隐的地方,那纹身师就可以用一种特殊的药水将纹身慢慢隐去,不过纹身还是在的,效果也在,只是看不见了。

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后,就开始了我的第一次鬼纹,掀开长方形竹筒,一股恶心的味道传来,里面的东西让我有点毛骨悚然,不管是尸油还是死人血,都有股阴森森的刺鼻味,骨灰则跟粉笔末似得。

我不敢跟陈翠莲说鬼纹的染料成分,不然她知道估计都能直接吓流产,哪还敢做纹身。

告诉自己是一名专业的鬼纹师后,我开始强行镇定了下来,然后专心致志的做起了纹身。

噬芈罗刹说不上难度高,而且只是纹个上半身,几个小时就已经完成了,最后给纹身上了隐去的药水,但要几天后才能渐渐消失。

这是我第一次做鬼纹,没想到用死人血,骨灰,尸油做颜料也可以纹得如此完美,鬼纹太神奇了。

纹好后陈翠莲往肚子上一瞧,突然就皱着眉头脱口而出两个字:“好丑!”

这纹身确实丑,那噬芈罗刹面容丑陋,四肢扭曲,身形奇形怪状,皮肤跟蛇鳞一样,还有一些恶心的颗粒。

但不管这噬芈罗刹有多丑,陈翠莲都不能说,鬼纹就是借助这些邪灵的力量产生效果,如果亵渎了后果不堪设想,一定要保持敬畏之心。

一旦纹上了,那就是邪灵与宿主的关系,得罪了,那会发生什么事谁也说不准。

我对陈翠莲说了后果她才吓得把嘴紧紧闭上,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我和陈翠莲都吓得说不出话来。

0 第3章
我刚才纹的噬芈罗刹纹身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黑气,那黑气跟活的一样从陈翠莲纹身上飘了出来,然后钻进了陈翠莲的肚子里。

陈翠莲打了个寒颤,然后一脸惊恐的望着我,我也不知道会这样,两人面面相觑,吓得说不出话来。

这是我第一次做鬼纹,这东西有多邪门,我也不知道。

半分钟后,突然陈翠莲的肚皮上有一股黑气凝结成一个小人,那小人抓起蛇就咬,而陈翠莲却惨叫一声捂着肚子喊疼,人在纹身床上翻来覆去。

更加可怕的是,我听到了陈翠莲的纹身传来了嘻嘻笑声,听得我毛骨悚然,可细看那纹身却没有任何不妥。

我一下慌了,会不会是我搞砸了,没纹好?这会不会搞出人命?而且还是一尸两命。毕竟第一次做鬼纹,我也紧张害怕。

我连忙上前去安抚陈翠莲,看她有没有事,可她却一把推开了我,然后冲向厕所。

过了漫长的十分钟后,陈翠莲终于从厕所推门出来了,让我松一口气的是,陈翠莲说她没事了,掀开肚皮后,那凸出来的小蛇也已经消失,她说她刚才拉了很多血出来,顿时整个人都轻松了,她的肚子也恢复了正常。

这样说来,刚才的黑气应该是噬芈罗刹纹身在发生作用,这鬼纹算是成功了,没想到效果这么好,虽然有点邪门。

陈翠莲好了后对我千恩万谢,最后从她带过来的包里拿了一万块给我才高兴的离开,我有点疑惑,这孕妇还随身带一万现金,可真稀奇,不过钱到手后我也没多想,毕竟熟人,钱也不假。

我突然对爷爷崇拜了起来,这老头子真厉害,他怎么知道今天会有人过来做鬼纹的?那是不是还会有鬼……想到这里我就突然的打了个冷颤。

今天可是鬼节,糟老头子你可别吓我,想到这里我又给他打去电话,可还是关机,更让我着急的是,天黑了爷爷也没有回来,电话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大概晚上八点的时候,我就打算关了纹身店回家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店里又进来了一个人。

进来的是一个男人,大概三十岁左右,他一身黑衣,皮肤和脸色都有些偏白,他的手指很长,个子偏高,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包。

村里的人我都认识,但这个男人……我从来没见过,应该是个外来人。

“请问唐云老先生在吗?”男人进了店就朝我问道。

“他今天有事没在,我是他孙子唐浩,请问你是想纹身吗?”我问道。

男人皱了皱眉头,好像我的答案并不是那么令他满意,随后他继续问道:“既然你是他的孙子,那请问你会鬼纹吗?”

好家伙,又是一个讨鬼纹的,可偏偏这已经是晚上了,想起爷爷的话,我起了警惕性,看着这男人略微苍白的面孔,我心里开始打鼓,这家伙该不会是……

算了,直接拒绝了事,万一纹了个鬼,那我不是违背了爷爷的话?

“不好意思,我不会,如果你要纹,只能等我爷爷回来了。”

安全起见,我撒了一个谎。

男人又问道:“那唐云老先生什么时候回来?”

我苦笑了一下说道:“我也不知道,他没说。”

男人哦了一声,表情有些失望,不过他也没多做纠缠,转头就要离去,可三步之后,他又回头了。

他突然对我说道:“小兄弟,你唇腮绕有黑气,印堂略微发青,怕是中邪了,今天是鬼节,得小心一点,我看你还是留在这纹身店中,莫要离去,等明天一早再走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就算讨不到纹身,也不用这么诅咒我吧?”

我有点生气,哪有人鬼节说别人中邪的,他要不给我个说法,我可不能就这样算了。

男人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看向了我嘟嘟囔囔的两个口袋。

“你把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男人说道。

我的口袋里装的是钱,是刚才陈翠莲给的一万块,分两个口袋装着。

我迟疑了,这家伙该不会是看出来了,想打劫吧?毕竟是外来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男人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他接着说道:“你口袋里装的死人钱,你今天肯定是遇到什么了。”

听了他的话,我立刻掏出了一张瞧瞧,果不其然,掏出来的钱居然是冥币,是死人钱!

等一万块都掏出来的时候,我人傻眼了,全是死人钱,吓得我手一抖,全撒地上了。

不可能,收钱的时候我仔细看过了,都是真钱,怎么就变成死人钱了呢?

邪门,真特么邪门!还有,陈翠莲为什么要给我死人钱,大家一条村的,又那么熟,我还帮了她,她怎么给我这个。

“只有死人才花死人钱,小兄弟,你撞鬼了。”男人补充了一句。

撞鬼了?难道说陈翠莲是鬼?

“不可能,我遇见她的时候是大白天,怎么可能有鬼,而且我认识她,她死了我怎么不知道?”我努力争辩着。

男人看了看外面的黑天说道:“今天白天的时候,是怎么样个天气?”

我眉头紧锁回忆了下道:“阴天,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出过太阳。”

说完后,我自己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白天的时候不止没有太阳,陈翠莲来的时候甚至还撑了一把伞。

不会陈翠莲真是鬼吧?她死了吗?我开始有点相信这个男人的话了。

我正想冲到陈翠莲的家一探究竟,可男人将我给拦下了,他劝我说现在最好呆在店里,出去后可能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

我最终还是听了他的话留在店里,然后在微信上找人要了陈翠莲老公的电话。

陈翠莲老公叫王冲,接起电话后他的声音就好像不太对,有些沙哑,貌似哭过,寒暄几句后我就把话题引到了陈翠莲身上,总不能我开口就问别人的老婆死了没?

让我也想不到的是,王冲的回答是,陈翠莲已经死了,就在昨晚下的葬!

0 第4章
王冲说,那天他不在家,家里的鸡棚突然进来了一条白蛇。

陈翠莲怕白蛇把鸡咬死,于是就用一条粗竹竿将蛇给打死了。

白蛇价格昂贵,陈翠莲贪财,后来还将死蛇卖给了饭店。

后来没几天陈翠莲人就不对劲了,经常精神恍惚,还跟蛇一样吐舌头,晚上的时候翻眼珠子还渗绿渗绿的。

王冲寻思着不对劲,还想将陈翠莲送医院,可第二天她就上吊自杀死了。

陈翠莲死后肚皮上凸着一条条小蛇的形状,跟青筋一样,还会动。

这事太邪门,家里人都吓坏了,急忙当晚就下葬,所以陈翠莲死的消息很少有人知道。

王冲还跟我说了一件邪门事,那天晚上抬棺材经过我家纹身店的时候,突然棺材就翻了,尸体猛的坐了起来,然后脸一直对着纹身店门口看。

抬棺材的人都吓坏了,谁也不敢动,幸亏王冲又跪又拜还上了三柱香尸体才软了下去,然后才顺利将尸体装回棺材抬去埋了。

挂了电话后,我脑子嗡的一声,浑身都是冷汗,我居然白天撞鬼了,而且还给鬼做了鬼纹。

男人看我知道真相后,什么也没说,直接向外走去打算离开。

这男人一走,突然就有一股股阴风吹了进来,将门窗吹得啪啪作响,我还好像听到了许多嘿嘿嘿的诡异声,但很不真实,跟幻觉一样,但那阴风却吹得我刺骨疼痛。

我违背了爷爷的话,至于有什么后果我不知道,但按照爷爷的说法,应该不会好过。

这时候我想起了爷爷另外一句话,如果有人找你做鬼纹,那就给他做,那个人会救你一命!

这个男人不简单,或许就是我的救命稻草,我不能让他走了。

“先生,留步,我会做鬼纹。”我连忙对着门口大喊道。

果不其然,几秒后那个男人就折返了,他皱着眉头问我道:“此话当真!”

说也奇怪,他一回来,阴风就停了,那些诡异的笑声也通通消失。

我点了点头,说我已经学会了全部的鬼纹技术,童叟无欺,至于刚才没说实话是有顾虑,我撞鬼也是因为鬼纹,后面我把陈翠莲的事都跟他和盘托出。

男人听了后叹气道:“白蛇通灵,杀之已是大过,还将其卖之饭店,让人吃其肉,喝其血,怎么能不遭报应?”

陈翠莲死的邪门我能理解,可那都是她跟蛇的事情,与我何干?我跟她无冤无仇,为何要来害我?

男人说陈翠莲并非故意害我,人胎变蛇胎,她死后自然不会瞑目,所以才想着借助鬼纹来恢复胎儿,这样她才能安心上路,她要想害我,早就把我杀了,只是她不知道鬼纹不能给鬼做。

男人最后一句话立刻让我眼睛发光,连忙问他怎么知道鬼纹不能给鬼做?

男人说关于鬼纹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至于为什么不能给鬼做鬼纹他不知道,但他听说过一件事情,有一个鬼纹师给鬼做了鬼纹,最后他被百鬼活活吃了五脏六腑和脑子,只留下一个肉体空壳,死得极其惨烈。

我听了吓得浑身冒冷汗,这样说的话,那我也会被百鬼围吗?

男人摇了摇头,然后眼睛如鹰眸般盯着外面,好像看着什么,但外面根本没有人。

“今天是鬼节,你的应该不止百鬼。”男人说出了一句让我五雷轰顶的话。

我扑通一声就给男人跪下了,连忙对着他喊救命,这个男人绝对不一般,爷爷说过,他能救我一命。

男人将我扶了起来,说他会救我的命,但前提是我得先救他,我这才想起他是来讨纹身的。

男人这时候将竖着的领子往下一翻,顿时我在他的脖子上看到一圈圈渗人的红毛,还有脖子往下有一块块尸斑。

我吓得连忙后退了几步,尸斑那不是死人才有的吗?难道他也是鬼?还有这可怕的红毛是什么?人会有这玩意吗?

男人让我别怕,他绝对不是鬼,他是天师,他变成这样,其实是被三具尸体搞成这样的。

男人说他叫张青,是一个吃阴饭的天师,一个星期前有人在一座深山老林中挖出了三具棺材,棺材邪门,摸过的人不是疯了就是死了,没人敢开棺。

本来这种棺材是要埋回去的,可有一些有钱人不信邪,然后出钱请了张青去开棺。

张青施法后再打开棺材,发现里面的三具尸体居然完好无损,一点都没有腐烂。

三具尸体两男一女,一个老头和一对中年男女,看寿衣是现代人的棺椁,经研究下葬应该有二十年左右了,尸身不腐着实邪门,而且这三个生前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被埋在这里?

在张青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突然棺材里的三具尸体跳了出来,然后抓伤了张青的手臂逃进了深山老林。

自此,张青再也没有找到过这三具尸体,考虑尸体可能已经尸化,抓破了伤口会有尸毒,张青急忙用糯米治疗了伤口,去除尸毒。

让张青没有想到的是,尸毒虽然已经完全去除,可他的脖子还是长了红毛和尸斑。

很明显,要么就是这种尸毒在张青的能耐之外,他无法完全解掉,要么就是这种不是尸毒,因为张青没有变成僵尸。

不管哪样对于张青来说都是一样的,他没法治好自己,于是他想起了鬼纹,千辛万苦后,他终于站在了我的面前。

张青做鬼纹的目的很简单,他想借助鬼纹的力量消除脖子上的红毛和尸斑。

张青说完后,突然阴风又吹了进来,这次比刚才还大,桌上的很多东西都被吹了下来,摔得噼里啪啦响。

张青说,夜越来越深,鬼也越来越多,一开始还有点忌惮他,现在已经不怕了,到了午夜十二点,可能会有无数的鬼围过来。

“那我给你做鬼纹,你会救我吗?”我一边问着,一边在众多碎片中捡起了一张照片,那是我家唯一的一张全家福。

也是这张照片,我才能看到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父母,而我妈妈的怀里抱着我,那时候我还是个婴儿,爷爷则站在我父母的背后,唯一遗憾的是,好像没有奶奶。

这张照片对于我来说是无比珍贵的,不过,张青却看着那张照片露出了无比奇怪的表情。

“尸……那三具尸……”张青突然对着照片说道。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