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全文免费阅读、好看的小说推荐

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全文免费阅读、好看的小说推荐

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

综合类型:【长篇小说】

小说主角: 慕容雪,夜逸尘

在线更新:至 第 1989 章

作品指数:★★★★★★★★

小说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简介:
一朝穿越,腹黑狡诈的她竟成身中寒毒的病弱千金,未婚夫唯利是图,将她贬为贱妾,她冷冷一笑,勇退婚,甩渣男,嫁世子,亮瞎了满朝文武的眼。 不过,世子,说好的只是合作算计人,你怎么假戏真做了?喂喂,别动手动脚的。 世子腹黑一笑:“你手太凉了,我帮你暖暖……脚也凉了,我帮你暖暖。” 慕容雪愤怒:“你还不如说我全身都凉,都要暖暖。” 世子点头:“好主意!” 慕容雪满头黑线:喂喂喂,手,手往哪儿放呢?

免费小说阅读

0 第1章 贬妻为妾
迷迷糊糊中,慕容雪感觉胸口尖锐的疼,每呼吸一下,就像千万只钢针在心脏上狠狠的扎,痛得她紧紧皱起眉头,缓缓睁开了沉重的眼皮,却被映入眼帘的情景晃的一怔。

白玉台几,紫檀座椅,金碧厅柱,锦缎玉榻,金碧辉煌的大殿极尽奢华,角落里摆放的绞丝紫金炉是极为名贵的古董,窗前那两株一米多高的红珊瑚更是珍贵至极,在现代几近绝种,还有墙壁上镶嵌的夜明珠,一颗一颗让人目不瑕接。

慕容雪不由一怔,现代社会到处都是电灯照明,这里竟然布置的这么古色古香,便是京都紫禁城里的皇宫大殿,也不及这里高雅奢华。

“皇上,微臣恳请皇上赐玉烟公主为微臣正妃,慕容雪为侧妃……”

冰冷男声传入耳中,破坏了入眼景致带来的刹那惊艳,慕容雪循声望去,只见一名身穿绛紫色锦袍的男子站在大殿中央的红毯上,墨锦般的发用紫金冠束起,神色淡淡,年轻的容颜俊美无筹,犀利的目光冷酷无情。

慕容雪只觉轰的一声,一股陌生的记忆突然涌入脑海,与她原本的记忆迅速融合,她不愿相信,却不得不承认,她魂穿了。

身体的主人也叫慕容雪,是镇国侯府的嫡出千金,自小与靖王夜逸尘定婚,三年前,靖王带兵前往边关对敌,慕容雪苦苦在京等候。

好不容易等到未婚夫班师回朝,却不料,他竟是与漠北公主秦玉烟相携而归,更在洗尘宴上,当着文武百官及家眷的面,公然请求迎娶秦玉烟为正妃,将她贬为侧妃,她猝不及防,惊怒交加下旧疾复发,香消玉殒。

夜逸尘为了给秦玉烟正室名份,不惜借着军功向皇帝请婚,可慕容雪又有什么错?她只是遵父母之命与夜逸尘定了婚,都没和未婚夫说过几句话,就被他贬为了低贱的妾室,她高门贵女的尊严被无情的踩进了尘埃里。

慕容雪眼瞳里浮现一抹冷锐,迎着众人同情,怜悯,嘲讽不屑,幸灾乐祸的目光,缓缓抬头看向夜逸尘:“我与王爷定婚在先,玉烟公主和亲在后,王爷贬我为侧妃,不觉得太过份了?”

众人震惊的目光纷纷落到了慕容雪身上:夜逸尘是战功赫赫的战神王爷,满朝的文武大臣都对他礼让三分,慕容雪不过是一名病弱闺阁千金,竟然敢毫不留情的斥责他,真是胆大包天!

黄金龙椅上的中年皇帝也抬起了头,淡淡看向慕容雪,犀利,威严的目光在白玉垂旒的遮掩下若隐若现。

慕容雪视若无睹,冷冷凝视夜逸尘。

“玉烟是漠北皇最宠爱的公主,若她为侧妃,便是对漠北的羞辱,青焰,漠北两国必会再起战事!”夜逸尘冷声回答着,看都没看她一眼,眉宇间透着几不可察的轻漫与不耐烦。

慕容雪不以为然,冷声道:“青焰国国力强盛,兵力充足,如果漠北胆敢进犯,派兵剿灭就是,王爷何须惧怕他们?”

“本王不惧征战,只是不想让边关将士无故枉死!”夜逸尘转过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慕容雪,眼角眉梢尽是冷然:“两国和亲就能解决的战事,为何还要激烈交战,牺牲诸多将士?”

漠北军队凶悍,轻易不会服输,他们肯答应停战和亲,十有八九是三年交战让他们损耗良多,必须停战休养生息,就算秦玉烟做了侧妃,他们会恼怒,会气愤,会厉声指责,却不会轻易派兵压境。

夜逸尘和漠北交战三年,对漠北的困境肯定了解的一清二楚,还用两国和平做借口,无非是因为他喜欢秦玉烟,想娶她做他的正妃!

慕容雪嘴角弯起一抹几不可察的嘲讽,冷冷看着夜逸尘:“皇室皇子们皆年轻有为,京城贵族也多的是青年才俊,玉烟公主随便嫁一人,便可结两国之好,不一定非要嫁给有婚约在身的王爷吧!”

夜逸尘在大殿上毫不留情的贬慕容雪为侧妃,根本就是在羞辱她,完全没将她这个未婚妻放在眼里,原主被夜逸尘气死了,她这百年世家的嫡系千金可不会任人欺凌!

“两国停战时,漠北皇曾请求本王亲自照顾玉烟公主,本王答应了!”夜逸尘淡淡说道,声音平静无波。

一个小小的条件能换来青焰,漠北两国二十年的和平,怎么算都非常划算,夜逸尘是为了整个青焰国迎娶秦玉烟,将慕容雪贬为侧妃也是不得已,如果她再因此而斥责夜逸尘,就是自私自利,不识抬举。

三言两语就驳回了她的指责,夜逸尘的手段真是干脆利落,深不可测,战神之称名不虚传!可她慕容雪也不是任人宰割的软弱羔羊:“如此说来,靖王爷与玉烟公主的婚事势在必行,再无更改的可能?”

看着慕容雪幽潭般清冷的眼瞳,夜逸尘心中蓦然一悸,就像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将要发生,他蹙了蹙眉,冷冷的道:“当然!”

“既然如此,我请求与靖王爷解除婚约!”

此话一出,满座哗然,慕容雪要退婚,不嫁年轻有为,战功赫赫的战神王爷?她没病糊涂吧?青焰国的青年才俊是有不少,但比夜逸尘优秀的几乎找不到!就算做他的侧妃,也比嫁别人做正妻强。

夜逸尘眸底也闪过一抹诧异,他决定向皇帝请婚时就设想过慕容雪会有的各种反应,也早早想好了各种应对之策,却怎么都没料到,她竟然会提出退婚,剑眉微挑,冷冷的道:“不行!”

“为何不行?”慕容雪冷声质问。

夜逸尘沉下眼睑:“如果退婚,你的名声会受损……”

“靖王爷在这么多人面前,毫不留情的贬我为侧妃,让我成为京城笑柄,我的名声已经被毁的一干二净了。”慕容雪冷冷打断了他的话,眼角眉梢尽是轻嘲。

“你在怪本王?”夜逸尘看向慕容雪,眼瞳里闪着危险光芒。

“不敢!我只求与靖王爷解除婚约,男婚女嫁再不相干!”慕容雪漫不经心的回答透着说不出的嘲讽与敷衍。

0 第2章 贬妻为妾
夜逸尘面色阴沉,眼睑垂了垂,耐着性子道:“你患病多年,身体羸弱,退婚后也不可能嫁到多好的人家,你与本王定有婚约,又等了本王那么多年,本王绝不会亏待你,嫁进靖王府,你会是第一侧妃,地位仅比正妃稍逊半筹……”

“第一侧妃也是妾,我堂堂镇国侯府嫡出千金,嫁的再差也绝不与人为妾!”慕容雪厉声回绝,眸底隐有怒火翻涌,她已经说的这么直白了,夜逸尘竟然还想纳她为侧妃,他是真听不懂她的意思,还是在装糊涂?

夜逸尘是年轻英俊,战功赫赫,手握兵权又得皇帝看重,京城不少名门贵女愿意舍弃正室之位,嫁他为侧妃,但那些人里绝不包括她慕容雪!

冰冷声音透过耳膜钻入心脏,夜逸尘身体僵了僵,皱着眉头看向慕容雪,只见她身着一袭香妃色的软烟萝,裙摆轻垂于地,益发显得身形玲珑有致,如瀑的青丝以一支绿雪含芳簪轻轻挽起,露出了光洁的额头,明媚小脸略略苍白,漆黑的眼瞳如黑夜里的星星,清冷而坚定!

三年未见,记忆里那个柔柔弱弱,风一吹就会倒的病女孩出落成了绝美少女,温和性子也变得冷漠寂然,看他的目光更是冷然一片,不见了半分爱慕与依恋,这样的她,高贵冷傲,优雅淡然,就像寒冬腊月里的红梅,静静绽放着自己的美丽,无声无息却格外引人着迷。

她说的退婚,是真的想和他解除婚约,不是欲擒故纵的引他注意!

她的倔强更是让事情朝与他预想相反的方向发展,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夜逸尘眸底闪过一丝阴霾,抬头看向慕容雪:“你与本王的婚约是父母之命,媒灼之言,岂能轻易更改。”

“父母定的婚约,是让我嫁靖王爷为妻,不是给王爷做妾的,王爷贬我为侧妃,已是违背了父母之命!”夜逸尘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毁弃婚约在前,竟然还敢指责她不遵父母之命,真是无耻至极!嫁给这种人,别说是做侧妃,就是做正妃,她也不稀罕。

夜逸尘眸底浮现一抹意味深长:“你还是在怪本王!”

这么绝情绝义的人,怪他根本是在浪费她的时间,她现在只想和他彻底划清界线,再不相干!

“靖王爷迎娶漠北公主,是为青焰国黎民百姓,我怎会怪罪王爷,我主动退婚,是想成全王爷和公主,以期青焰,漠北两国和平,难道不对?还是说,靖王爷娶了心爱的玉烟公主为正妃不够,还想纳我这个前未婚妻为妾,坐享齐人之福?”

最后几字,慕容雪加重了声音,听到夜逸尘耳中,说不出的嘲讽,他一张俊颜瞬间阴黑,眸底暗芒闪烁,齐人之福他从不稀罕,他允慕容雪为侧妃是为了……

“慕容姑娘不要生气,一切都是本宫的错……”一道温婉女声突然响彻大殿。

慕容雪抬头望去,只见一名美丽女子在玉台后亭亭玉立,小巧精致的追星逐月髻上簪着琉璃色的蝴蝶簪,长长的流苏垂下,与身上高贵典雅的长裙交相辉映,裙摆上绣着清新的海棠花,腰间盈盈一束,衬得她身姿纤若扶柳,倾国倾城的美丽小脸上满是歉意:“本宫不知慕容姑娘与靖王爷有婚约,方才前来青焰,害你们有了误会,实在报歉。”

秦玉烟,夜逸尘情深意切,相互爱慕,肯定早将自己的一切向对方全盘托出,秦玉烟会不知道夜逸尘和她有婚约?

况且,自己和夜逸尘就婚约一事辩论了大半天,秦玉烟早不开口,晚不开口,偏在夜逸尘被自己驳的无话可说时出言,分明是在替夜逸尘解围。

慕容雪心中冷笑,神色淡淡的道:“玉烟公主言重了,公主来青焰和亲,是为了漠北,青焰两国和平,公主嫁靖王爷为正妃,更是为了两国千千万万的黎民百姓,又不是为一己之私,故意破坏别人姻缘,不必为此事感到报歉。”

秦玉烟面色尴尬,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

慕容雪视若无睹,继续道:“我身为女子,又身患重病,不能为国分忧,唯一能做的,就是和靖王解除婚约,成全玉烟公主和靖王爷,稍稍帮帮两国百姓,这门婚事我退的心甘情愿,无任何人逼迫,公主真的不必自责!”

秦玉烟轻轻笑笑:“慕容姑娘大义,本宫却是心有愧疚,如果慕容姑娘不介意,本宫愿意做侧妃,慕容姑娘为正妃。”

慕容雪柳眉轻挑,他们这是强迫不成,改利诱了,让她做正妃?说说而已,进了靖王府,当家作主的就是夜逸尘,府门一关,谁会知道她被贬成了侧妃,姨娘,还是侍妾。

再狠些,赐她一碗汤药让她‘重病身亡’都有可能,她才不会蠢的跳进狼窝,自取灭亡:“公主心善,慕容雪甚是感激,只是雪也不忍公主受委屈,我与靖王爷的亲事,还是退掉的好!”

“慕容姑娘……”

慕容雪摆手打断了秦玉烟的话,定定的看着她:“堂堂漠北公主,岂能与人为妾!就算公主不在意,漠北皇也会在意,靖王爷更看不得公主受委屈……”

“王爷是好人,娶了慕容姑娘,定会善待。”秦玉烟急声解释着,满目真诚。

慕容雪心中嗤笑,冷冷的道:“可我不想夹在公主和靖王爷之间,阻碍你们的姻缘,更不想被百姓嘲讽愚蠢没眼力,妨碍了你们这对郎才女貌的神仙眷侣,公主就不要再阻止我退婚了!”

言毕,慕容雪朝着皇帝微微俯身,一字一顿的道:“臣女垦请皇上下旨,解除臣女与靖王爷的婚约!”

清冷,坚定的声音传入耳中,朝臣们满目惊诧:慕容雪是真的要退婚!青焰京城无数少女爱慕的战神王爷,她却像扔什么令她讨厌的东西一般,毫不留恋的甩给秦玉烟,不要了。

秦玉烟身体一僵,温婉动人的笑容尴尬的凝在了脸上。

夜逸尘更是面色阴沉,眼睑遮掩下的黑眸里暗芒闪掠。

0 第3章 贬妻为妾
皇帝眸底浮上一抹意味深长,犀利目光轻扫过夜逸尘,落到了慕容雪身上:“你和靖王的婚约是两家长辈定下的,不是朕赐婚,朕下旨解除婚约,于理有些不和,你们还是让两家长辈出面退婚吧。”

皇帝不想插手臣子的家事!

慕容雪雪眸微眯,她有办法说服镇国侯府的长辈同意退婚,可夜逸尘的直系长辈们都远在千里之外的封地,诺大的靖王府只有夜逸尘一名主子,如果他隐瞒此事,不请长辈前来京城,她这亲事要到哪年哪月才退得掉……

仿佛看出了她的顾虑,皇帝淡淡道:“朕立刻命人传书给老靖王,请他火速进京!”

“多谢皇上!”慕容雪微悬的心瞬间放了下来,皇帝亲召老靖王回京,夜逸尘再胆大包天,也不敢做手脚,她只需在京城安心等待,老靖王一到,就可以商议退婚了。

看着她上扬的嘴角,以及眉宇间难掩的淡淡喜色,夜逸尘眸底浮上一抹阴霾,和他退婚,她就这么高兴!

“散宴!”皇帝锐利目光轻扫过神色各异的文武百官,起身走下了黄金龙椅。

“恭送皇上!”百官跪地恭送!

目送皇帝明黄色的身影消失在大殿外,慕容雪站起身,在众人的注视下施施然向外走去,看都没看夜逸尘一眼。

望着她绝决的纤细身影,夜逸尘锐利眼瞳微微眯了起来,三年不见,慕容雪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身体虚弱,笑容羞涩,小心翼翼的讨好着他的慕容雪了……

“王爷,您和慕容雪的婚事绝不能退!”谋士许天佑急步来到夜逸尘身侧,低低的提醒着,眼瞳里闪着只有他们才懂的凝重之色。

“本王知道!”夜逸尘收回目光,墨色眼瞳深不见底:“你去靖王府,吩咐王管家,让他代本王到镇国侯府下聘,本王要在三日后,迎娶慕容雪为侧妃!”

“是!”许天佑点点头,阔步走出了大殿!

夜逸尘再次看向慕容雪消失的方向,目光幽深,他是手握兵权的靖王,而慕容雪身患重病,又没有什么高绝的才华,让她为靖王侧妃,已是抬举她,正妃之位,他已许给玉烟,慕容雪休想染指半分!

慕容雪不知夜逸尘心中所想,出宫后便在丫鬟的接引下,坐上了回镇国侯府的马车。

马车是沉香木打造,车厢里衣柜,玉桌,茶水,棋盘,书架等等一应俱全,就像小型的起居室,桌上器物十分精致,每一样皆是价值不菲的上品,角落里的紫金炉里燃着名贵的兰香,低调的奢华看的慕容雪沉下了眼睑。

她记得,她应闺蜜宁卿卿之邀前往夏威夷游玩,不想,专机行至半路遇到了超强风暴,经验丰富的机长拼尽全力也没能避开风暴,新型飞机被风暴绞的粉碎,至于她那血肉之躯,肯定是被毁的连渣都不剩了。

黑暗袭来的瞬间,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再睁眼,她竟然重生了,还重生在这么一个古色古香的世界里,真是不可思议……

“咦,那名小厮可是双喜?”少女不确定的嘀咕声传入耳中,慕容雪抬眸一望,只见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站在一座宅院的大门里,年轻的脸庞愁云遍布,确是双喜无疑。

慕容雪目光闪了闪,轻声道:“停车!”待马车停稳后,她扶着丫鬟红袖的手下了马车,缓缓走向那名少年。

察觉到有人靠近,少年急忙转身,正对上慕容雪明媚的容颜,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磕磕巴巴道:“大……大小姐!”她怎么会来这里?

慕容雪淡淡嗯了一声,问道:“大少爷在里面?”双喜是她双胞胎哥哥慕容烨的贴身小厮,双喜在这里,慕容烨肯定也在。

“呵呵……”双喜不自然的干笑两声,目光闪烁:“那个……那个……”

见他吱唔半天说不出所以然,慕容雪挑挑眉,径直越过他,走进了大院:在原主的记忆里,慕容烨是个惯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经常玩的忘记时间,夜不归宿是家常便饭,一个月里有二十多天住在外面,难得今天遇到了他,自然要去见一见。

踏进大门,慕容雪看到演武场那么大的一片空地,边上摆着数十只铁笼子,里面关着黑色,白色,灰色的狗,最中间用漆了红漆的栅栏围出一个二十平米左右的圆形空地,一黑一灰两只大狗正在里面恶斗。

它们身上横一道,竖一道的皮肉外翻,鲜红的血打湿皮毛,洒得东一片,西一片,矫健的身躯血迹斑斑,可它们就像毫无知觉一样,紧紧纠缠在一起疯狂厮咬。

一名青衣少年站在栅栏外,紧盯着恶斗的两狗,兴奋的大叫:“咬啊,咬啊,使劲咬啊……黑将军,咬死它,咬死它……”

“咔!”黑狗似是听懂了他的话,凶狠的咬到了灰狗脖子上,将灰狗咬断了气。

青衣少年看着灰狗残破的尸体放声大笑:“慕容烨你又输了,哈哈哈……斗狗斗了大半天,你是买一只,死一只,你那挑东西的眼光真是让人……不敢恭维!”

慕容烨俊颜微黑,不服气的道:“不就是连赢了几场,有什么可得意的,小爷马上买一只厉害狗,杀得你片甲不留。”

“这话你已经说了几十遍,我耳朵都要听出茧子来了,也没见你赢过一次。”青衣少年撇撇嘴,手指上下翻飞,欢快的数着赢来的银票。

慕容烨被戳中痛脚,面色涨红,恶狠狠的道:“以前是小爷大意了才会屡战屡败,这次小心仔细些,肯定能赢你,双喜,拿银子来,小爷要挑狗。”

双喜捏捏瘪瘪的荷包,苦着脸走上前:“少爷,咱们没银子了。”

慕容烨眉头一皱:“小爷不是让你带了五、六千两银子吗?怎么这么快就没有了?”

双喜苦笑:“少爷,您买了四只狗,每只五百两,再加上每次一千两的赌注……”

“行了行了,别细禀了,快回府拿银子!”慕容烨不耐烦的打断了双喜的话,许天安敢嘲笑自己没眼光,自己就砸银子多买强悍狗,让他输的身无分文,看他还怎么嚣张。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