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柄:爱在征途小说、小说最新更新第810章节

权柄:爱在征途小说、小说最新更新第810章节

权柄:爱在征途

小说推荐:★★★★★★★★

小说主角: 夏文博,袁青玉

小说分类: 都市

小说进度: 连载中

最新章节: 第 810 章

更新日期: 【2021-03-25】

站点导读:小说资源库(www.xszyku.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资源分享:小说阅读网,全本小说,小说阅读,txt小说下载,电子小说txt下载,小说txt,热门小说,小说排行榜,小说网等等资源分享推荐。

小说权柄:爱在征途简介:
一次偶然的冲动 他获得了女副县长的青睐 他短暂的拥有了她 从此 他的命运发生了改变 在这条陷井纵横 尔虞我诈的道路上 他用他智慧 良知 激情和热血 一往直前 一路攀爬。


权柄:爱在征途相关推荐

权柄:爱在征途小说在线阅读



免费小说阅读

0 第一章:没有前奏
“袁县长,你慢点!”

美女副县长袁青玉喝醉了,是夏文博的扶着她一步步蹬上了楼梯。

袁青玉整个身体都靠在了夏文博的身体上,左侧那个丰满的胸,也贴在了夏文博的肋骨上,移动中,总是不经意间一下下的撞击着夏文博的心头。

不得不说,这个年轻的,还不到三十岁的美女副县长袁青玉是绝对充满诱惑的一个女人,她仿佛天生就可以成为耀眼的明星,那修身的素雅的衣裙将她火辣的身材展示得淋漓尽致,的全身所散发出来的那种高贵,冷凝,平常都会让夏文博不敢亵渎和妄想.

然而,在日常里工作和生活里,袁青玉过于严谨,过于冷漠,在她微挑的丹凤眼前,县政府的大院几乎所有的人对她都是望而却步。

但现在她喝醉了,这就给予了夏文博一个难得的机会,他可以如此近距离,如此贴身的拥揽着袁青玉柔软的细腰,这真有点匪夷所思。

连夏文博自己都难以置信会有如此的一个机会,他一面搀扶着袁青玉走着,一面细细的体会着这奇妙的感觉,袁青玉身上散发的那幽幽的体味,对一个20多岁的男子来说,显然是具有极大的杀伤力。

放在平常,夏文博也不会和袁青玉如此接近,他来到清流县政府的办公室已经两年多了,和袁青玉的接触根本不多,作为在县政府办公室的一个小角色,他也没有资格经常靠近副县长袁青玉,那么,偷窥和仰视,或许是他最多的选择。

他们一步步的就到了袁青玉的办公室门口,袁青玉微微喘息着,依旧眯着眼。

夏文博直接就把袁青玉送到了里面的休息间,这里不算雍容华贵,但清新不落俗套,文雅精巧不乏舒适,一张不大的床上竟然还放着一个毛茸茸的大熊猫,墙上还有一些装饰.

夏文博把袁青玉平放在了床上,他如释重负的站在了一边,喘了口气,可是突然的,他的心又开始剧烈跳动起来,他看到了袁青玉嫩嫩的腿,匀称的腿,它们在灯光下泛着雪一样的光,显得晶莹剔透。

夏文博如受电击,电流从后背的脊椎上一路快速冲到了大脑,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他有了一个男人应有的反应。

“好渴……”袁青玉喃喃自语了一声。

夏文博恍然醒悟过来:“袁县长,你稍等,我给你倒水。”这样说着,夏文博赶忙别过脸去,不敢再看那让人心醉神迷的大腿。

他从外面饮水机上到满了一杯水。

他几乎是颤抖的扶起了袁青玉,慢慢的把水灌进了她那樱桃小口中,看着她嘴唇微微的张合,每一下,都像在撕咬着夏文博的心头,让他出汗,让他发颤,让他激动。

“奥,陪陪我,不要急着离开我。”袁青玉在喝完了水之后,依然闭着眼,拉着夏文博的手这样说。

“我……我不走,我不走。”夏文博本来想走也走不动路的。

他被袁青玉拉着手,坐在了床边。

“你不要走,我很寂寞,谁都想要排挤我,官场怎么就这样难熬啊。”

袁青玉的脸上真的有了一种深深的落寞和哀伤,在鲜艳的光环背后,在热烈的掌声之中,在讨好和谄媚的微笑里面,这个女县长过的并不是那样快乐。

官场的风云变幻和暗流涌动,带给了每一个在这里生存的人们一种巨大的压力,谈笑间,寒暄里,你就有可能不知不觉的身中暗箭,这里没有太多的感情,也没有太多的真诚,每一个踏上这条道路的人,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前进,前进,在前进。

而通往顶端的前进路上,少不得会有孤魂野鬼,一将功成万骨枯,官途也是如此,越是塔尖,风险越大,高处不胜寒这个词,就是为官场这些人所设计的。

不过说老实话,好几次夏文博都已经看出了常务副县长宗梅西的破绽,假如换做自己是袁青玉,一定会抓住那稍纵即逝的机会,展开一波强有力的反击,但很遗憾,袁青玉却白白的放过了那样的机会,也许,她身在迷中,不如夏文博的旁观者清。

也许,夏文博与生俱来的对官场的透彻,对人性的理解,以及对事态精准的洞悉力本来也就是常人所不可比拟,做什么都是需要天赋的。

“你还在吗”昏暗的灯光中,袁青玉恰如呼唤般的说。

“我在,我会一直陪着呢?直到……直到你睡后。”夏文博也轻声的说着,像是一个大人在诓哄着不想睡觉的婴儿,他有些同情这个年轻,漂亮,高雅而妩媚的女副县长,夏文博心里想,这个地方是一个残忍的战场,确实不适合女人,正如一部电影的名字‘战争,请让女人走开。’一样。

袁青玉拉着夏文博的手,拉的紧紧的,似乎怕自己一松手,这个人就会远远的躲开一样,这样的一个美丽的夜色中,他们就这样沉默着,好长时间谁都没有说话,袁青玉的酒劲看来还是没有过,稍后,她侧了一下身体,猛的抱住了夏文博。

夏文博的脑袋轰的一下乱了,他试图让自己镇定,可是,那种强烈到狂暴的冲动让他无法控制,他根本都无能为力,只有任凭它的挣扎,他闭上眼,他的血压快速升高,他的智力也逐步降低,他有点难以抑制自己的渴望,他突然的也不想在抑制。

时间静止了,天地都不在旋转,唯一旋转的是夏文博眼前不断出现的金星,很多,密密麻麻的,就在自己的眼前闪动,夏文博没有了呼吸,没有了思想,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占有,对,占有。

夏文博离开之后,房间漆黑一片,袁青玉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刚才那让人迷醉的情欲慢慢的开始削减下去了,在听到夏文博离开的脚步声消失之后,她缓缓的站了起来,赤裸着,走到了窗口。

拉开了窗帘,很快,袁青玉就看到了那个年轻人矫健的身影,袁青玉的嘴角勾起了一丝莫名的笑意,这小子,傻不拉几的,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早就发现他经常偷窥自己了,每次自己开会坐在前面,他总是眼皮眨都不眨一下的看着自己。

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子还是不错的,人长得很帅气,文章写的也好,特别是哪一口纯正的京城腔调,让自己从来都没有讨厌过他,比起清流县这些土狗来说,他真的算出类拔萃。

微笑很快的就在袁青玉的嘴角消失了,她有点内疚起来,自己这样做对吗?自己是个离婚的女人,自己的身后还有另一个男人,自己和一个比自己小很多岁的男孩发生这样的故事,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可是自己有什么办法呢?自己是人,还是一个充满了活力的女人,自己有激情,有欲望,也需要男人的抚慰和冲击。

或许吧,那真的只能算是一种发泄和释放,谈不上爱的,更谈不上情,自己和夏文博是没有未来的两颗星,在这相交的轨道上也不过是意外的一次相遇,以后,彼此会遵循自己的轨道,继续滑行。

袁青玉摇着头,她的眼睛也慢慢的适应了这个黑暗,她回头就看到了茶几上夏文博走的时候给她到好的一杯水,这时候,袁青玉的心弦像是被什么轻轻的划动了一下,一股温暖的感觉在她的身上蔓延开来,在清流县,很少有人真正的关心自己,哪些虚伪的笑容,讨好的语言,一点都没有打动过自己。

但这一刻,袁青玉却被那一杯清水打动,感染了。

0 第二章:两虎相斗
这一场风花雪月般的浪漫并没有改变清流县的运行轨迹,所有人各自在忙着自己是事情,该挣钱的挣钱,该斗争的斗争。

正如第二天中午一样,在清流县政府宽大的3号会议室里,此刻风云突变,气氛异样压抑,常务副县宗梅西正用冷峻的眼神扫视着自己对面的十几位局长,以及参会的几个副县长。

有那么一刻,他的眼光射向了全县公认的美女副县长袁青玉,这个时候,他的眼中明显的侵透出一抹阴冷和仇恨,对这个美到极致的女副县长,他是绝不会怜香惜玉的,他准备再一次的发出攻击!

棕梅西用弯曲有力的指头敲击桌面,大声的说:“卫生局和教育局!最近群众对你们两个局的反应很大,你们都快成了清流县的一个伤疤,要是继续这样下去,县政府必须采取措施来加以整顿。”

他的声音在会议室‘嗡嗡’的回响,震的那两个局长头上冒出了虚汗。

作为卫生局和教育局这两个部门的分管女副县长袁青玉,不由的邹一下眉头,瞅了一眼宗梅西,暗哼一声。

她的心里很不舒服,在她分管的部门里,实际上,也就这两个部门稍微有点油水,其他的部门,都是清水衙门,但眼看着这个常务副县长宗梅西的手准备伸过来了。

可是女副县长袁青玉此刻却没有办法来应对宗梅西这强大的攻击,不要说她了,连政府一号的黄县长都对宗梅西礼让三分,袁青玉不过是一个扫尾的副县长,她更不是宗梅西的对手。

宗梅西稍作停顿,继续说:“教育局下半年的费用要适当的减少一点,这个事情我和黄县长也是商议过的,你们开支太大了,下半年县上的费用紧张,必须压缩。”

教育局的那个局长可怜巴巴的看看宗梅西,说:“宗县长,我们费用本来就很紧张啊,能不能请宗县长在考虑一下。”

对宗梅西这个常务常委副县长,局长们都有些惧怕。

“我都说了,这个必须压缩。”宗梅西的话很霸道,一点商量的语气都没有。

这个局长只好把眼光又投向了女副县长袁青玉,他希望袁青玉能帮着说说话,教育开支大是真的,但学校多啊,教师员工也多,费用一但真的减缩了,那些教师又要和自己闹事了,闹的不好,自己这个局长恐怕就是要玩完。

袁青玉也看到了局长投来的眼光,作为自己分管口上的部门,袁青玉不说上几句也不成,她也知道,说了恐怕也是没有用处,可是不管有没有用处,自己这个态度是必须要有的,不然会让下面的干部对自己更加寒心,一旦丢失了干部对自己的信心,以后自己在清流县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我说两句吧。”袁青玉深吸一口气说。

宗梅西一下就射来了一股冷冷的眼光,这个女人,装什么装,我迟早会让你从清流县滚出去。

袁青玉刚来的时候,其实宗梅西对她没有多少仇恨的,可是就在半年前,宗梅西的一个情人因为在医院财务上虚报了十几万的发票,让袁青玉给抓住了,还没等宗梅西想出解救的办法,医院把案件就转交给了检察院,这检察院一上手,宗梅西就有点无能为力了,各种迹象表明,医院是听从了袁青玉的指示才提请检察院上手的。

事情后来还差点扯到他宗梅西的头上,因为那里面还有他花费的一些钱在,后来宗梅西使出了手段,金蝉脱壳,总算是躲过了一劫,但那个和他恩恩爱爱的小情人一下被判了好多年,宗梅西对袁青玉的这个仇也就从此结下了。

在这个事情上,袁青玉确实有点冤枉,一个是她根本都不知道那个女财务是宗梅西的情人,再一个,当初想要整治这人的是县委副书记,他本想着对付宗梅西的,是副书记让检察院上手的。

袁青玉算是帮副书记背了一个黑锅,到今天她也不知道宗梅西为什么老是给自己找麻烦,只能说副书记的手艺太好,一切做的天衣无缝,似乎检察院是按照袁青玉的想法办理的。

袁青玉没有看宗梅西的眼色,说:“我觉得本来教育经费给的也不足,所以就算县上资金紧张,也应该从其他部门压缩一下吧,不应该动教育经费。”

宗梅西微微一笑,说:“奥,那我到想问一下袁县长,你说从哪个部门压缩啊?”

这宗梅西是多年的老官油子了,知道瞅准什么位置发起攻击,他这个话听起来没什么,但实际上袁青玉一下就哑口无言的,因为在会的局长们都在,各局分管的副县长也在,自己能说从哪个局压缩吗?那不是自讨苦吃,最后搞不好会遭遇到群起而攻之的局面。

袁青玉愣了一下,说:“从哪里压缩我不知道,但教育经费这一块不能随便动。”

“呵呵,袁县长,既然你自己都不知道从哪里压缩,那还说什么?就这样定了。”

宗梅西说着这话,看都不看一眼袁青玉,开始谈起了别的工作,对这个外乡来的副县长,宗梅西一点都不在意,强龙压不住地头蛇,何况你袁青玉也算不得强龙。

袁青玉确实斗不过这个宗梅西,不管从工作应验,还是在清流县的威望,人气方面,她和宗梅西相差太远了,她只能低下头,暗自叹息。

而且袁青玉还知道,一旦学校方面的教师业务待遇,奖金问题闹起来,恐怕宗梅西又会找到机会把事情做的更为复杂,搞不好就会对自己形成致命的威胁。

其实,在会场上叹息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夏文博,看着女副县长袁青玉那沮丧的神情,夏文博的黑眸也透着忧郁的眼神,这让他本来张扬着高贵与优雅的脸庞,多了一份让人怦然心动的心痛。

夏文博暗想,这位美丽到极致的女副县长袁青玉怎么可能不沮丧呢,这半年多了,常务副县长宗梅西一直在威胁着袁青玉的仕途,他凭借着在清流县盘根错节的关系,不断的,频繁的对袁青玉发动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这样的攻击对袁青玉来说是致命的,她根本都无法匹敌这个在清流县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常务副县长,她只能节节败退,只能回避躲让,只能忍受和沮丧。

过去,夏文博在面对清流县政府相互倾轧,内斗的时候,他是不会,也不屑参与进来,不是因为他的资格不够,而是这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只是把宗梅西对袁青玉的攻击和排挤当作是一堂生动的课题来研究和学习,至于牛顶死马,马踢死牛,与他何干?

很长一段时间了,他和所有清流县政府的干部们一样,都在隔岸观火,笑看风云。

但是,今天却不一样了,夏文博看到袁青玉被宗梅西再一次的逼到了墙角,他的心悸动了几下,因为,就在昨天晚上,他和袁青玉却因为一个意外,发生肌肤之亲。

这个正在伤心,受气的女人和他有过了结合,他穿透过她的身体,那么,他也就理所当然的会有一种下意识的情感融入到她的身上。

一个声音打断了夏文博的思考:“好了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散会!”

夏文博一下清醒过来,他再一次的看到了袁青玉那无助的眼神,夏文博的心动了一下,他的眼中有了一种淡淡的疏离和冷漠,他远远的看着那个道貌岸然的宗梅西,对他下一步可能采取的方式也几乎完全看懂。

夏文博知道,留给袁青玉的时间和机会已经不多了,在这样下去,袁青玉唯一能做的就是黯然离去。

夏文博冷冷的想,自己这次要想办法帮助袁青玉,一定要让她对宗梅西展开强有力的反击。

击溃,或者摧毁这个家伙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会议结束了,夏文博赶快的站起来,恭送着领导们离开,乱纷纷的会议室变得安静下来,夏文博看到有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想着问题。

这就是袁青玉,她也在思考着自己现在面临的危机。

夏文博很快收拾好会议室了,有几次,袁青玉和夏文博的眼神都交织在了一起,夏文博的心在怦怦的跳,他生怕袁青玉想起了昨晚上的事情,特别是昨天晚上自己走的时候忘了给她穿上衣服,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袁青玉以为是她自己脱的自己的衣服,否则啊,自己的麻烦就大了。

这样过了一会,夏文博发现袁青玉看到自己的眼光是茫然的,没有什么异常情况,这一下夏文博就放心了,嘿嘿,看来袁青玉县长昨晚上真的喝醉了,好好,昨晚上回去吓得我半夜都没睡好。

夏文博迟疑着没有离开,他的觉得自己似乎应该对袁青玉说点什么,是安慰一下呢,还是说说自己会帮她想办法对付宗副县长?

转念在想想,这都不太好吧,自己算什么?不就是政府办公室综合科一个小喽罗吗?自己这样做,袁青玉一定会嘲笑自己胆大妄为,自不量力的。

夏文博退缩了,准备离开这里,耳边却想起了袁青玉的声音:“小夏,听说你家在京城的,怎么想到跑这么远的地方来?”

夏文博在袁青玉叫他的时候,一个激灵,差点把尿吓出来,后面一听,是问他这个情况,他才镇定下来,说:“我,我是想离开京城,到外面闯闯?”

“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袁青玉刚才思索了好一会,还是没有办法破解宗副县长给自己出的难题,现在看到夏文博,她又想起了这小子昨天晚上那莽撞的动作。

夏文博有点傻傻的站在袁青玉的身后,他并不知道此刻袁青玉在想什么。

他只能茫然的回答说:“说起来话长,我一个谈了两年的女朋友跟我吹了,一伤心,我就想离开京城。”

“那你现在后悔来清流县吗?”

微微的摇摇头,夏文博说:“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我喜欢这里。”

“你喜欢?包括这个官场你也喜欢。”

“是啊,我觉得我很适应这个地方。”

袁青玉微微的露出了一点笑容,她笑得很美丽,但也很落寞:“很多人都会喜欢这里的,权力对每一个人的引力都是巨大的,可是谁又知道这其中的苦楚?”

“袁县长,你喜欢这里吗?”

袁青玉苦笑一下,说:“有时候喜欢,有时候讨厌。就像今天,我感到自己很讨厌这个地方了。”

“奥,是因为宗县长的讲话吧?”夏文博静静的说。

袁青玉倏然一惊,她有点警惕的看了夏文博一眼,她要做出自己的判断,这个夏文博怎么敢如此大胆的说出这样敏感的话题,难道连这样的一个初入官场的年轻人都看出了自己的心态?自己是不是有点太不谨慎了。

袁青玉慢慢的眯上了眼,瞳孔中射出了冷冷的一束寒光......

0 第三章:反手一击
而后袁青玉才冷然的对夏文博说:“你恐怕想多了。”

夏文博咧开嘴笑了,他知道袁青玉对自己产生了警惕,但这无关紧要,他说:“我觉得啊,今天宗县长的讲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有道理?你真这样觉得。”袁青玉波澜不惊的问。

夏文博点点头,说:“你想啊,县上财政确实很困难,我们清流还是国家扶贫县,节省一点是正常的。”

袁青玉听着夏文博的话真的有点不可思议了,不在于夏文博说的正确与否,关键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办公室干事,他还给自己讲这些大道理,真是落架的凤凰不如鸡,龙游浅谈被虾戏,但自己再怎么样失势,也轮不到你来说吧,不要以为昨晚上你和我有过一次肌肤之情,也不要以为我对你有了一些好感,你就忘乎所以了。

“好了,不要说了,我懂这些。”袁青玉依旧脸色平平色说。

“额,对不起啊袁县长,我在说一句可以吗?”夏文博客气,却没有畏惧的说。

袁青玉一下邹起了眉头,不过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大男孩,她生不起气来,她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你想说什么?”

“我是说啊,假如能把三种和二中合并了,那教育系统的费用肯定就够了,当然,合并的时候,还要把三中的账目盘盘。”

“合并三中,真亏你想……”袁青玉刚刚说了一半,她眼睛一下的睁大起来,眼中也流动起一片光亮,夏文博这看似无意的话,却一下子解开了袁青玉的心结,她觉得自己突然的轻松了,突然的解脱了,不错,就这样。

她再一次抬头,想要和夏文博说话的时候,却发现夏文博已经离开会议室了,看着在走廊里那夏文博那充满了活力的背影,袁青玉好一会都在痴迷着......。

没有耽误,下午快下班的时候,袁青玉亲自起草了一份县三中和县二中的合并报告,报告的开头就写到了‘根据政府常务宗副县长关于缩减教育系统费用的精神,对两个中学合并’的字样,报告中详细的阐述了合并两个中学的意义,以及可以节省下来的若干费用的数据。

拿着自己亲手撰写的这个报告,袁青玉底气也慢慢的壮了起来,她雍容淡定的走进了常务副县长宗梅西的办公室。

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的宗梅西抬头就看到了袁青玉,他眉头一挑,问:“袁县长有事?”

“恩,是啊,我刚写了一个报告,宗县长你先看看,给我把把关,要是可行的话,我明天就送到县委去。”袁青玉很恭敬,也很客气的说。

“额,现在就看。”宗梅西有点犹豫,这马上就要下班了。

“最好现在就看。”袁青玉微微一笑,不过笑容中却充满了笃定和自信。

这样的眼神和表情也让一向都很敏感的宗梅西心头一跳,袁青玉的精神面貌怎么会是这样?自己刚刚给她了一个沉重的打击,她应该是沮丧和暗淡才对,不太寻常啊,不正常的东西总是有其内涵的元素,宗梅西不敢大意了。

他默不作声的接过了袁青玉递来的报告,看了起来。

看着看着,他的脸色有了一点点微妙的变化,很浅的一点变化,常人大概也看不出来,只有他自己有所觉察,他赶忙收敛住自己差点变形的表情,思索起来了。

这个袁青玉今天如此老辣的就展开了一次反击,这会是她的主意吗?估计有点悬啊,以自己对她的了解,她不应该使出如此狠毒的手段,莫非是那面两个书记的主意?对那面的两个书记,宗梅西还是有所顾忌的。

早在年初的时候,县委副书记就提出过三中和二中的合并问题,自己当时没有答应,硬是拉着黄县长一道给顶住了,但今天袁青玉旧话重提,在加上自己准备缩减教育系统经费的想法,让这个事情就有点扑朔迷离了。

三中的校长谁都知道是自己的嫡系,还是亲戚关系,更重要的是,三中很多账目是有问题的,这里面除了校长本人之外,自己也在其中的基建项目中动过手脚,合并不可怕,可怕的就是在合并前的全面资产核算和审计,到现在为止,里面很多账目还没有处理干净,这个时候合并,肯定会出大问题。

宗梅西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研判出这个主意到底是谁想的,要是那面两个书记的话,事情真的很麻烦了,如果单单是袁青玉的一次反击,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但能是袁青玉想出来的吗?宗梅西表示有点怀疑。

“奥,袁县长怎么突然想到这个问题了。”宗梅西不动声色的问。

袁青玉微微的笑着,说:“开会的时候我就在想,一但教育系统经费缩减了,会出现很多的麻烦,要填补这个窟窿,也只有出此下策了。”

“出此下策?”宗梅西在嘴里重复了一句。

“是啊,说真的,我也不想现在就合并,你也知道,我这里分管的农业系统马上就夏粮收购了,事情一大堆,再合并二中,三中,我都不知道能不能顶的住。”

“那么为什么不缓一缓呢?”宗梅西依然在试探着。

摇摇头,袁青玉很无奈的说:“但教育系统资金一缩减,给我带来的麻烦更多,所以没办法啊,不过我想啊,县委那面说不上能帮帮忙,到时候只有求他们出面协助合并事宜了。”

宗梅西一下就收缩了自己的瞳孔,好凶悍的手法,自己一直都小看这个袁青玉了,毋庸置疑的说,她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破绽,不过好的一点是,从她的语气中,似乎她只是把这当成一个讹诈,但问题在于,自己不敢去冒这个险,这一招其中的变化很多,一旦自己给予拒绝,她可以由虚转实,真的到县委汇报这个方案,那么结果可想而知,县委就能堂而皇之的出面干预了。

宗梅西在脑海中快速的计算着,他必须拿定一个应对的方案,但一时半会,连城府深蔽的宗梅西也觉得自己恐怕只能选择妥协,他微微的点点头,说:“恩,我理解你的苦楚,不过你肯定是误会了,在会上啊,我不过是拿你们教育系统做个样子,目的是震慑一下其他不知道节俭的部门,于你教育系统,我并不会动真的。”

袁青玉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说:“宗县长的意思是....。”

“青玉同志啊,你的从政经验还是太少,要知道,会上讲的话不是所有的都能做数,哈哈哈,放心好了,我会通知财政局,按期给你们全额拨付的。”

袁青玉用手抹了一下胸口,说:“宗县长啊,你吓死我了,我开完会到现在,一直都在担忧,生怕那些教师又来政府抗议,脑袋都想破了,才想出这个一个缩减开支的办法,这下好了,这事情可以缓一缓。”

宗梅西也似乎很开怀的笑着,连连的点头说:“教育是百年大计的事情,我们一贯的遵旨都是重视和倾斜,不能让孩子们和老师们吃苦啊。”

“是是,那我就放心了,谢谢你啊,宗县长,这个报告我拿回去,以后时机成熟在说。”

“恩,嗯,好好。”

宗梅西起身送走了袁青玉,脸上的笑容也渐渐的消失了,这个女人还会想出这样的办法?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啊。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