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苏奕小说、剑道小说最新章节第916章

剑道苏奕小说、剑道小说最新章节第916章

剑道

小说推荐:★★★★★★★★

小说主角: 苏奕,青棠

小说分类: 都市

小说进度: 连载中

最新章节: 第 916 章

更新日期: 【2021-04-06】

站点导读:小说资源库(www.xszyku.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资源分享:小说阅读网,全本小说,小说阅读,txt小说下载,电子小说txt下载,小说txt,热门小说,小说排行榜,小说网等等资源分享推荐。

小说剑道简介:
我是万古人间一剑修,诸天之上第一仙。




免费小说阅读

0 第一章 灵堂
灵堂。

一口青铜棺横陈其中,棺上镌刻鸟兽虫鱼,日月星辰等苍茫而古老的图纹。

一个身穿素白缟衣,清丽绝俗的少女跪在棺前。

灵堂外,是一片净土般的秘境世界,

有诸天神佛般的恐怖身影,正在其中激烈厮杀征战。

怒吼连天。

神血滂沱。

灵堂内却一片安静。

少女自始至终叩首于地,神色不悲不喜,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呵,原来我‘死’后是这样的……”

苏奕笑起来,眼神中却尽是冷意。

只有偶尔看向少女时,他那眼神中才会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柔和。

生前,他曾遨游周虚诸天,剑压星空,独断大界。

曾征战寰宇,霸绝一个时代。

也曾被奉为大荒九州古往今来唯一的“万道之师”。

在大荒九州剑道巨擘眼中,他更是剑道之路上无可比肩的“玄钧剑主”。

而当他的死讯传出后,

一切都变了!

“哈哈哈,熔青冥,炼大道,自此以后,苏玄钧这‘熔天炉’归本座了!”

一道大笑声在灵堂外的秘境世界中响起,透着愉悦和高兴。

苏奕抬眼看去。

那是一头金翅大鹏,羽翼若若垂天之云,色泽若金灿灿的黄金汁液浇筑,弥散出璀璨无匹的光,威势之盛,压塌一方山河。

在它那一对撕天巨爪中,攥着一尊鲜红如燃的炉鼎。

“这小雀儿竟也背叛我了……”

苏奕一声感慨。

犹记得八万年前,金翅大鹏匍匐于山门之外,叩首十天十夜,只为侍奉在自己座下聆听道妙。

念其心诚,自己便将它留在身边修行。

可现在的它,却直呼自己名号,抢夺自己的熔天炉。

活脱脱一个叛徒!

“苏玄钧欠我‘羽化剑庭’八百九十三条性命,更盗走我宗至高传承‘十方剑经’,今日,我们是讨债来了,谁敢阻,便杀谁!”

天穹下,滚滚雷霆中,一个赤袍道人厉声长啸,杀意滔天。

苏奕愕然。

羽化剑庭,最初时候只是一个名不见传的小宗门,

其祖师也仅仅只是自己身边三十六个记名弟子之一罢了。

而正是依仗着他苏玄钧的威势和庇护,羽化剑庭才能一步步崛起,成为这大荒九州六大道门之一,威震寰宇。

可现在,羽化剑庭的人也来了。

什么欠下八百九十三条性命,纯粹是无妄之谈。

更别说,那“十方剑经”还是由自己赐给羽化剑庭祖师的!

显然,得知自己的死讯后,羽化剑庭随便编了个理由,打着讨债的幌子,趁机打劫来了。

“人心不古,不外如是。”

苏奕不禁摇头,心绪也不免有些低沉。

生前那些年里,自己可并不曾亏待过身边那些亲近之人啊。

“尔等听着,苏玄钧乃我等一起尊奉的‘万道之师’,今日有我等在,断不能容忍尔等趁火打劫,抢夺其遗物!”

血雨滂沱中,一众神威浩荡的身影大喝。

“扯淡,说的好听,不也是得知苏老贼的死讯后,前来抢夺宝物的?”

“真他妈虚伪!”

有人冷笑,反唇相讥。

“看看你们手中,青藤仙树、大至如意、九龙神火灯、万琉紫玉瓶……哪一样不是苏玄钧所留的‘绝世道宝’?”

“若你们真有心,为何不把那些宝物塞进苏玄钧的棺材里,随他一起陪葬?”

……许多恐怖身影都冷笑起来。

天地动荡,战况激烈。

参战的那些身影,皆是大荒九州中最顶尖的大能,彼此争锋厮杀,那等场景堪称是恐怖无边。

在苏奕眼中,这一切却可笑又滑稽!

这些混账,在自己生前毕恭毕敬,唯唯诺诺。

而在自己“死”后,却竟是这般嘴脸!

“生前和死后,果然是不一样的。”

苏奕收回目光,看向了跪倒在灵堂铜棺前的少女身上,神色间泛起柔色,“还好,青棠这丫头一直都在……”

青棠十三岁时,就追随在他身边修行,至今已有一万八千九百年,在大荒九州之地,她有着“青棠女皇”的封号。

在外人眼中,青棠是高高在上的皇者,统驭万邦,威镇九州,纵然是同境人物,都敬畏三分。

可在苏奕身前,她一直是个小丫头般的角色,除了修行之外,就侍奉在苏奕身边,温婉而谦卑。

“师妹,你已经为师尊守灵七天,现在再不走,我们注定撑不住!”

忽地,一道高大伟岸的身影走进灵堂,一袭白色战袍早已破损染血,他刚经历一场血腥恶战,浑身散发着可怖的威势。

毗摩!

苏奕座下九位关门弟子之首,号“毗摩战皇”,追随苏奕修行三万九千年。

一直跪倒在棺前的青棠缓缓起身,声音清冷而淡漠,道:

“师兄,师尊逝去之前,就已让我们这九位传人各自离开,为何……你却又回来了?”

毗摩微微皱眉,正义凛然道:“我怎可能眼睁睁看着那些叛徒和敌人毁掉师尊所留的一切?更何况,师妹你不愿离去,在此守灵,我身为大师兄,又怎可能离开?”

青棠转过身,一对漂亮的眸冰冷如刀锋般盯着毗摩,“都已到了这时候,师兄还不愿说实话?”

毗摩瞳孔微凝,“师妹,你这是何意?”

“何意?”

青棠唇角泛起一抹嘲弄之色,“别人不知道,我可很清楚,师兄你对师尊那一把‘九狱剑’可一直念念不忘。”

毗摩脸色微变,略一沉默,忽地笑起来,眼神幽冷,“师妹,你敢说你在此守灵,不是为了此剑?”

青棠并未否认,清美白皙的绝美脸颊上一如从前般平静,道,“师兄,你说错了,我留在此地,可不仅仅只为了九狱剑。”

“还有什么?”毗摩忍不住问。

青棠目光望向灵堂外,看着那诸天神魔激烈厮杀的世界,波澜不惊道:“师尊生前所留……”

“我全都要!”

话语中每个字都那般随意和平静,当说到最后,青棠那修长美丽的身影平添一股迫人的威严。

“全都要……”

毗摩先是一怔,而后禁不住大笑起来,脸上尽是嘲讽,道:

“没想到,咱们这九个传人中,胃口最大的,却竟是小师妹你!若师尊在世,看到这一幕,怕是也想不到,他最疼爱信任的青棠,却竟如此贪婪!”

事实上,苏奕一直在冷眼旁观。

金翅大鹏和羽化剑庭那些人背叛,他并不在意。

纵然那些大敌杀上门来,他也不在乎。

可当看到最受自己器重的传人毗摩和最受自己疼爱的青棠也各有图谋和打算时。

他沉默了。

一些宝物而已,却让两个徒弟反目成仇,何其可悲!

锵!

忽地,青棠突兀地出手,一剑之间,竟将毗摩重创。

“没想到,你这贱人隐藏的好深!”

间不容发之际,毗摩抓住一线生机逃出灵堂,声音中透着震怒和惊慌。

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师妹道行竟远比他想象中更恐怖。

连苏奕也吃了一惊,这丫头原来早已突破了。

毗摩没有逗留,第一时间逃走了。

青棠没有追,她一人立在灵堂铜棺前,唇边泛起讥嘲之色,喃喃道:

“若让师尊知道,他的大徒弟,却是第一个勾结六大道门的人,他该会多伤心?”

“还有三师兄火尧,他虽不曾参与进来,但他当初临走时,却盗走了‘玄初神鉴’,只此一宝,都足以让他晋升‘皇境’了……”

“可惜,师尊已经逝去,再看不到这一切了。”

青棠一声轻叹。

而苏奕脸色一点点阴沉下来。

他这才知道,自己最信任的那个大徒弟,竟行背叛之举,引狼入室!

也才知道,火尧这个三徒弟,窃取了镇压这片秘境世界的“玄初神鉴”!

怪不得那些叛徒和敌人能够轻而易举杀进自己的地盘……

想到这,苏奕又是愤怒又是怅然。

而此时,青棠忽地迈步走出了灵堂。

她绰约修长的身影宛若遗世独立,一对美丽而淡漠的清眸扫视天地间,冷冷开口:

“自今日起,当由我青棠独尊大荒!”

唰!

她身上倏尔掠出一道苍然剑意,扶摇而上,铺满天地间,青濛濛的剑意光雨激射,犹如一道又一道刑天之刃,轻而易举斩杀一个又一个恐怖身影。

仅仅须臾——

天地如画,染尽神血!

那剩下的那些恐怖存在无不骇然,皆如坠冰窟,浑身发寒。

“臣服,或者死。”

在这大恐怖的血腥氛围中,青棠淡漠开口,声传九天十地。

“我等愿奉女皇为尊!”

“我等愿奉女皇为尊!”

这一刻,受青棠的威势所震慑,那些个诸天大能尽低头!

“这丫头……”

苏奕瞳孔微眯,他的心也无法平静,没想到青棠的道行都已达到这等地步。

原本,他身为师尊应当欣慰。

可现在,却只有一种说不出的寂寥和萧索。

到了此时此刻,他哪会不明白,自己最疼爱的这个小徒弟,过往那些年也另有隐藏?

没多久,青棠转身走进了灵堂。

她的目光重新看向那一口青铜棺,躬身行礼,声音平静道:

“师尊,徒儿青棠为您守灵七天,也帮您镇压了那些叛徒和敌人,已尽了师徒之间的情分。”

“自今以后,将由我一人来继承您所留的一切。”

说话时,她迈步上前,抬手按在青铜棺上,轻声道,

“那九狱剑,不能就这般随您一切下葬,等徒儿参出此剑中的奥秘,自会将此剑归还。师尊,别怪我打扰您安息……”

砰!

青铜棺盖被掀开。

只是这一刹,一直平静而从容的青棠,却罕见的色变了。

“怎会……”

青铜棺内,空空如也。

别说九狱剑,连师尊的遗体都不见了!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苏奕,瞳孔中怒火如沸。

纵然,在决定转世重修前,他对即将发生的这一切早有准备。

可此时,依旧难以遏制心中的怒意。

但渐渐的,苏奕眸子中的怒火一点点消褪,到最后已只剩下无尽的淡漠和冰冷。

“当我归来时,但愿你们这些混账都还好好活着……”

苏奕那无人察觉到的虚幻身影,就此消散于虚无之中,彻底不见。

……

大荒历十万八千年,独尊大荒九州一个时代的“玄钧剑主”苏玄钧陨落于世,九州共震。

七天后。

玄钧剑主之徒,青棠女皇扫荡六合,平定神洲诸天,称尊于世。

……

五百年后。

大周国,云河郡,广陵城。

傍晚,晚霞如火。

松云剑府外。

苏奕一个人远远立着,在等小姨子文灵雪放学。

0 第二章 赘婿苏奕
“你们看,那就是苏奕!”

“一年前,他还是青河剑府外门剑首,声名鹊起,可却因为一场变故,令得修为尽失,成了文家的的上门女婿,可悲可叹。”

“可惜了文灵昭这样一个大美人,何等的风华绝代,是咱们广陵城公认的第一美人,却竟嫁给这样一个废物,唉!”

……

正值放学的时候。

从松云剑府中走出的身影,无论男女,当看到远处苏奕的身影时,神色都变得有些异样,议论声随之响起。

苏奕唇角泛起一抹无奈,又感觉有些好笑。

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待遇”。

遥想前世时,大荒九州之地,古往今来数不尽的风流人物竞争锋。

六大道门屹立,俯瞰人间。

三大魔宗盘踞,兵锋乱世。

有诸天神佛叱咤风云,掀起大世之帷,血染江山如画。

然,独尊大荒,剑压九州天下十万八千年者,唯他苏玄钧一人耳!

强如屹立青冥之巅的‘皇境’存在,也得敛眉垂眸,恭称一声“尊上”。

“这若让前世那些老家伙们见到这一幕,怕是非笑破肚子不可……

苏奕暗自摇头。

此刻的他,身影颀长瘦削,脸庞清隽,一身青色布袍,负手而立,浑身散发着淡然、闲适之气。

“不过,他们有一点说的不错,如今的我,的确不堪了一些……”

苏奕眸光微敛,陷入沉思。

他这具身体,本是大周玉京城苏家一名备受冷落的庶子。

五岁时,母亲“叶雨妃”重病不起,撒手人寰。

十四岁时,进入云河郡“青河剑府”修行。

仅用两年时间,十六岁的他便一跃成为青河剑府外门第一传人,拥有“外门剑首”的美誉。

可因为一场变故,令他修为尽失。

不久,在玉京城苏家力量的安排下,让他成了这云河郡广陵城三大宗族之一“文家”的上门女婿。

“不过,无论前世今朝,谁又知道,现在的我,早已不是以前的我了……”

苏奕心中涌起异样情绪,眼眸深处隐然有说不出的光在涌动。

锵!

似乎感应到苏奕的心思,一缕清冽幽冷的剑吟在他脑海中响起,旋即又沉寂下去。

那是一柄神秘仙剑。

剑名“九狱”!

此剑被九重“神链”禁锢。

一年前,在青河剑府“论剑试炼”的前一天晚上,

当苏奕一举将修为突破至“聚气”境时,脑海中悄然浮现出了“九狱剑”虚影。

而为此付出的,则是一身的修为。

这也是苏奕当初修为尽失的真正原因。

入赘文家的这一年里,苏奕日日夜夜都在感应脑海中的九狱剑,试图解开此剑秘密。

而就在三天前的晚上,苏奕再一次尝试与“九狱剑”沟通时,意外解开了此剑上的第一层封印。

也由此觉醒了前世那属于‘苏玄钧’的记忆。

“恍如一梦十七年,今朝方知我是我,南柯一梦,概莫如是!”

苏奕心中自语。

现在的他,也才十七岁而已,风华正茂,少年意气,恰似朝阳初升,一切充满希望。

“眼下的我,处境虽窘迫不堪,可凭借前世的经历和手段,想要改变这一切,根本谈不上多大的问题。”

苏奕负手于背,眸光转动时,偶尔给人以和年龄不相符的沧桑深邃感,那是一种历经世事浮沉后所留的一抹淡然。

“不着急,我此次转世,为的是打破前世所遇的修为壁障,以证无上剑途。”

“如今,人间尚好,青春尚早,早晚有一天,自当重返大荒九州,好好跟那些个孽障算一算前世的账!”

苏奕脑海中悄然浮现出前世一幕幕画面。

有毗摩战皇、青棠女皇、金翅大鹏、羽化剑庭、六大道门……

嗯?

忽地,苏奕有所察觉般,抬眼朝松云剑府大门望去。

正值放学的时刻,许许多多少年少女走出,气氛热闹喧嚣,身上散发着属于少年人的青春气息。

可此时,那喧嚣的气氛却忽地陷入沉寂。

松云剑府大门处,人群悄然分开,让出一条道路。

在诸多目光注视下,一个少女从松云剑府走了出来。

少女大约十四五岁,乌亮的秀发柔顺地垂落,眉目灵秀,美丽动人,肌肤凝脂般雪白,十足一个美人胚子。

她穿着宽松得体的青裳,浑身素净,娇俏匀称的身影在一抹夕阳下泛起一层朦胧如幻似的光泽。

仿似仙子临尘!

附近许多少年眼睛发直。

他们大多都是十五岁左右的年龄,正值慕艾之年,青葱韶华,还学不会掩饰眼神中的爱慕和炽热。

一些脸皮薄的少年已经低下头,自惭形秽,不敢去直视。

那些少女们则神色各异,有嫉妒,有羡慕,有黯然。

她们之中也不乏娇俏美丽者,可是和那青裳少女一比,就显得逊色了一些。

就如萤火与明月,无以争辉。

静谧的氛围中。

青裳少女步伐不疾不徐,她五官精致白皙,一对大大的眸深邃而剔透。

只是,她的神色却很冰冷,仿似冰山般遗世独立,令人不敢接近。

文灵雪。

才刚进入松云剑府一年的她,已经成为所有教习老师眼中的“绝色奇才”,公认的冰山美人。

松云剑府府主“谢九巍”都曾感慨,其人灵秀,冰雪皎洁,当得上松云剑府一颗璀璨明珠。

而在苏奕眼中,这个无论走到哪里都必会引人注目的少女,是文灵昭的妹妹。

也是他的……小姨子。

“小丫头出落得愈发水灵了。”

苏奕眉梢浮现一抹笑意。

入赘文家的这一年里,几乎所有人都瞧不起他,对他冷嘲热讽,百般奚落挖苦。

唯独文灵雪,是真正把他当做“姐夫”对待,还常常为他打抱不平。

“姐夫,你怎地来了?”

当远远地看到苏奕的身影,文灵雪深邃若宝石似的眸浮现一抹惊喜,无比意外。

旋即,粉润的唇瓣扬起一抹发自内心的笑意。

这一抹笑,就如明媚的阳光乍现,冰山随之融化。

不少男生神色都恍惚了一下,心脏剧烈跳动。

“好美……”

有人情不自禁喃喃。

“她……她竟然笑了……”

有人眼神恍惚。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这一年里,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咱们松云剑府第一美人的笑容!”

有人唏嘘。

这引来许多附和声,在他们印象中,文灵雪人如其名,姿容灵秀绝伦,性情却似孤峭冰雪。

虽然大家都是同窗,可几乎没人见过她对谁笑过!

“唉,我若有她那般好看,何至于这些年里一直追不上萧师兄?”

一个少女神色复杂。

纵然是女孩子,都不得不承认,文灵雪无论气质还是姿容,皆让他们这些女同学感到了绝对的压力。

在松云学府,若非必要,没有哪个女孩子愿意和文灵雪为伍,那会愈发衬托文灵雪的美是何等惊人。

在这各色目光注视下,文灵雪一改之前不疾不徐的步伐,身影轻快地小步跑到了苏奕身前!

那些男生瞳孔皆是一缩,似猛地清醒一样。

“刚才……刚才文灵雪是对那窝囊废笑的?”

他们似不敢相信,面面相觑。

据他们所知,虽然苏奕是文灵雪的姐夫,可毕竟是一个上门女婿!

地位窘迫,不止文家那些大人物瞧不起他,连文家那些婢女和下人都敢对他冷嘲热讽。

这在整个广陵城,更是人所皆知。

可文灵雪对待苏奕的态度,却竟显得无比亲昵,更对苏奕的到来表露出完全不一样的惊喜。

只要不是瞎子,谁能看不出,此刻的文灵雪很高兴?

反常!

太反常了!

那些男生一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看着身前少女那明媚美丽的笑容,苏奕笑道:“原来你在学府时,却是这般模样的。”

这是他第一次来接文灵雪放学。

也是第一次见到文灵雪那一副冰冷孤峭模样。

在苏奕印象中,在文家当女婿的这一年里,面对自己这个姐夫时,文灵雪一向明媚活泼、娇憨俏皮,完全就和冰山二字沾不上边。

“我在学府若不冷着脸,不知有多少讨厌的家伙会前赴后继地叨扰我,那样可就太烦人了。”

文灵雪抿嘴而笑,声音清脆甜润,像叮咚清冽的泉水。

苏奕恍然。

也对,以他前世的目光来看,文灵雪也称得上是一等一的小美人了,再长大一些,必会出落得更美丽。

似这等绝色,身边注定不可能缺少爱慕者的纠缠。

此时,文灵雪看了看四周同学那呆滞错愕的眼神,忽地有些心虚,懊恼地撇撇嘴,嘀咕道:

“完了,就因为太高兴,我这一年辛辛苦苦装出来的冰冷模样,全毁了……”

旋即,少女扑哧一笑,豪气干云一挥手,“算啦,管他们那么多,我高兴就好。”

她亲昵地挽起苏奕的胳膊,如画眉目间,尽是笑意,欢快道:“姐夫,咱们回家吧。”

“好。”

苏奕笑着点头,少女一起离开。

直至目送他们的身影消失,松云剑府附近一阵沉默。

“谁能告诉我,灵雪姑娘怎会和一个窝囊废如此亲昵?”

一名英俊少年咬牙切齿问。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也想不明白。

“一个广陵城人人嗤笑的上门女婿,一个修为尽失的废物,娶了文灵昭这样的大美人还不够,还要将毒手伸向人家妹妹?可恶啊!”

许多少年愤慨,心中满满都是对苏奕的嫉恨。

这时候,就连那些少女都无法理解,感觉很奇怪。

文灵雪何等骄傲冰冷的一个人,不止修炼天赋极其绝艳,连修为也堪称松云剑府当代弟子中的顶尖人物。

她……

怎会瞧得上那苏奕?

哪怕苏奕是她姐夫,可传闻中,她姐姐文灵昭最厌憎和排斥的就是这家伙啊!

“姐夫,你一向不喜欢出门的,怎地今天却突然来接我了?”

返回文家的路上,文灵雪眨巴着水灵灵的眼睛,好奇问道。

少女灵秀明净,娇俏绰约的身影洋溢着明媚、活泼、的青春气息。

“你姐姐回来了。”

苏奕随口道,心中莫名地泛起一丝丝微妙的情绪。

文灵雪美眸一亮,惊喜道:“姐姐她……她终于愿意回来了?”

一年前,文灵昭在和苏奕成婚的当天晚上,突然不辞而别,前往云河郡青河剑府修行。

所有人都认为,这是文灵昭在表达对自己婚姻的不满,含恨在心。

就是文灵雪自己也知道,姐姐文灵昭极排斥和厌憎这门婚事,内心也从没有接受过姐夫苏奕。

可现在,时隔一年后,文灵昭回来了!

——

PS:感谢土匪哥等所有捧场的兄弟姐妹!

新书期,收藏和票票很重要,童鞋们动动手指,把书放书架里就OK~

最后,说声大家好久不见~金鱼想你们了,今天晚上还有更新!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