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幻想、腐漫库、爱是幻想漫画、ABO漫画、完结漫画

爱是幻想、腐漫库、爱是幻想漫画、ABO漫画、完结漫画

爱是幻想

漫画推荐:★★★★★★★★★★★★★

作者:야생 의 신령

站点首页:腐漫库(www.fumanku.com)

更新时间: 日期 2021/07/01 时间 09.46.20

漫画类型: 精选 ABO 生子 完结

漫画章节: 更新至第 156 话

bl漫画导读:bl腐漫库

韩日漫画导读:韩日集腐漫库

爱是幻想漫画简述:
这是一个梦幻的世界,讲述了一对两个身份地位差距极大的恋人,也那些不经意之间流露出来的充满乐观而让人心疼的爱恋,又或是那种想保护对方却无奈地相互伤害的情谊…

爱是幻想漫画在线阅读

第一话:爱是幻想漫画免费阅读爱是幻想第一话

第二话:爱是幻想漫画免费阅读爱是幻想第二话

第三话:爱是幻想漫画免费阅读爱是幻想第三话

第四话:爱是幻想漫画免费阅读爱是幻想第四话

第五话:爱是幻想漫画免费阅读爱是幻想第五话

第六话:爱是幻想漫画免费阅读爱是幻想第六话

更多漫画精彩剧情

敬请观看

漫画持续更新

爱是幻想、腐漫库、爱是幻想漫画、ABO漫画、完结漫画

未完待续……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资源: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一章 尸吃泥
我们村一直有土葬的习俗,有老人的家里,都会提前备上一两口棺材。

我小的时候家里不富裕,房间少,我住的屋子被隔成了两间,里间放爷爷的棺材,我就住在外间。

直到我上初二那年,爷爷过世,棺材才被抬了出来。

那口棺材放了有很多年,在地上压出了一道印子,土的颜色也比周围的暗沉,看着就像还放着一口棺材一样。

爷爷下葬的第二天,隔间就被拆了,我躺在床上就能看见那道印子,总觉得后背凉嗖嗖的。

但家里也没有多余的房间,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住在里面。

爷爷头七的那天,我妈早早的就把爷爷生前用过的东西都收拾好,让我爹带到坟前烧了。

因为在农村有个说法,头七的时候亡者的魂会回到熟悉的地方游荡,所以不能让他看见生前的东西,否则亡魂舍不得离开,那就会出事。

而且回魂夜当晚,家里人都要早早休息,夜里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能出声,更不能起来看。

到了晚上,天都还没黑透我就上床,把自己裹在被窝里。可能是闷得慌,加上害怕,过了午夜我才有些困意。

可就在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堂屋里突然哐嘡的响了一声,我吓得一个激灵,顿时睡意全无。闷在被窝里,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还好那声音不大,而且很快就安静了下来。我松了口气,心想可能是老鼠出来偷吃,把东西给碰倒了。

但我刚放松下来,屋里又响起哒哒声,感觉是有什么东西从床边走过一样,只是等我细听的时候,那声音又变成了细小的沙沙声。

土房里老鼠多,它们打洞的声音就是沙沙的,但现在是敏感时期,还是把我吓得够呛。

哆嗦到后半夜,我困得实在不行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可能是受了惊吓的缘故,我一整晚都在做噩梦。

梦里,我看见爷爷背对着我蹲在墻角,就是以前放棺材的地方。他低着头,不停的抓地上的土,一把一把的往嘴里送。

我有些惊疑,喊了他一声,爷爷听到手就停了下来。他脖子歪了下,想回过头来看我,但他的脖子像是生了锈一样,动作很慢,十分的生硬。

见他回头,我才猛的想起来,爷爷不是死了七天了么?

这时爷爷的头已经转了过来,正对着我。只见他脸色发青,嘴里塞满了泥,眼窝里白花花的,不见一点黑色,瞪得滚圆的盯着我。

我从梦里直接就给吓醒了,身上凉飕飕的,被子早就落到了床脚。

好在外面天已经亮了,窗外有光照进来。我深吸了几口气,才不是那么害怕,坐起来想去扯床脚的被子。可就是起身的时候,余光看到墙角里好像蹲着一个人。

我急忙揉了揉眼睛,再去看的时候,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已经入了土的爷爷,此时正蹲在棺材印子上,嘴里塞满了泥……衣服和动作都跟梦里的一模一样!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出房间的,到外面已经吓得说不出话了,只知道一个劲的指着门口。

我爹进屋查看,出来的时候,脸色跟我一样难看。

出了这种事,村里的人都不敢来帮忙。还好我二叔刚回到镇上,听说家里出了事,又急忙折了回来,中午才把爷爷的尸体搬出来送上山。

坟地里,前天才起的新坟,现在土都散了,棺盖横在一边,棺材也暴露在坟坑里。

而且我们去的时候,周围就只有一双脚印,爷爷的尸体像是自己从坟里爬出来的。

但二叔和我爹都只顾着闷头做事,像是没看见一样。

我悄悄问我妈,结果才开口就被她紧紧捂着嘴,紧张的摇头示意我不要乱说话。

二叔和我爹清理了坟坑,把爷爷身子掰直,嘴里的泥都没掏,草草的塞回棺材里。

填好坟土,我娘烧了些纸钱,然后一家人匆匆下山。路上我爹和二叔都不说话,气氛有些沉闷。

吃过晚饭,两人就在院子里吵了起来。我爹骂二叔尽干些丧尽天良的事,把祸事引到家里来了。

我爹说的应该是气话,毕竟这事好像跟二叔也没啥关系。

二叔低头抽着烟,也不辩解,等我爹骂完他才说晚上亲自守着我,不会让我有事。

在我的记忆里,二叔很少回家。要不是爷爷过世,我都快四年没见他了。

晚上二叔真搬了把椅子守在我床边。有他守着,我睡得很踏实,一觉就到了天亮。

醒来看见二叔靠在椅子上打盹,我心想爷爷这下总不会在跑回来了,而且白天我看见二叔下的棺钉比以前的长了很多。

想归想,我还是不放心,下意识的朝墙角看了一眼,结果这一看,我整个人都从床上蹦了起来。

爷爷又回来了,还是蹲在昨晚的位置,嘴里塞满了泥。

我妈这下彻底的崩溃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边哭边骂爷爷造孽,死了都不让人安生。我爹心烦的吼了一声别嚎了,吓得我妈止住哭声,搂着我缩到一边,眼泪汪汪的。

到了这时,我也忍不住了,问我爹会不会是有人想整我们家,故意把尸体搬回来吓唬我。

我爹瞪了我一眼,冷着脸让我不要多嘴。

二叔盯着爷爷的尸体,脸上也是阴晴不定,片刻后跟我说:“丁宁,你去一趟陈家村,找陈瞎子,把你爷爷的事告诉他,看他怎么说。”

我有些困惑,在农村出了这种邪乎事,第一时间肯定是请大先生来看,找陈瞎子有什么用?

只是我娘都憋着不敢哭了,我也不敢多问。

陈瞎子不瞎,只是有点白内障,看不清人。

我小的时候,他经常来我家,每次都要和爷爷吵架,也不知道争什么。

算起来,我也好几年没见过陈瞎子了。

出门的时候我娘给我塞了两个窝窝头,让我赶着天黑前回来。

路上我也没敢耽搁,中午就到陈家村,找到了陈瞎子的家。我推门进去的时候,陈瞎子正坐在院子里编背篓。

陈瞎子的家看着很破,也没有别的亲人,挺凄凉的。

我喊了声陈爷爷,他才抬头,眯着灰白的眼睛打量我,看了好几秒才认出来,抽了个凳子就让我坐。

我担心天黑前赶不回去,坐下来就把爷爷的事说了。我才说完,陈瞎子手里的篾刀哐嘡的就掉在地上,灰白的眼睛里有些失神。

“陈爷爷,我二叔让我来问问你!”

我提醒他。

陈瞎子缓过神,有些惊慌的说:“问我,问我干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说着,陈瞎子把我拽起来,硬推着就送出门。

我不甘心,拍着门板又问了两遍,陈瞎子在院子里有些烦躁的吼道:“人作恶,尸吃泥。你爷爷这是自己作的,是报应,报应。”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陈瞎子的话。人作恶,尸吃泥?难道爷爷做过什么坏事?我爹也骂二叔做的事伤天害理。

我很好奇他们做的是什么事。可惜不敢问,问了估计也不会有结果。

回到家天刚好擦黑,我喝了一瓢水,把陈瞎子的话说给二叔,听完二叔嗯了声,脸上看不出喜忧,依旧蹲在门口不停的抽烟。

我爹也没说话,两人都像是在想什么心事。

爷爷的尸体没被送上山,就锁在我屋里,晚上我只能跟我妈睡,爹和二叔在堂屋打地铺,正好堵着我的房间门。

夜里我本来想问我妈一些问题,但我一说话她就哭,弄得我也有些烦躁,只能作罢。后半夜下起了小雨,天气凉爽了不少,我这才沉沉的睡着。

第二天一早,陈家村的村长就带着人来敲我家的门,说陈瞎子昨天下午的时候死了,他是村里的五保户,丧事由村上负责。

本来今天就要送上山,结果今早大伙去灵堂的时候发现尸体不见了,只有地上留了一串泥脚印,他们寻着脚印就追到了这里。

门口的脚印现在很乱,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

但家里的事都还没搞清,我爹脸色冷得很,堵着门不让陈家村的人进来。

我一听陈瞎子死了,想到昨天中午还跟他说过话,手脚都给吓直了。但我有种预感,陈瞎子的尸体,很有可能就在我屋里。

趁着大人都在争吵,我悄悄摸到门口,深吸了一口气,一脚把门给踹开。

外面的光照进去,我一眼就看见墙角跪着三个人。一个是爷爷,一个是陈瞎子。另外还有一个老头,我从没见过,但身上穿着寿衣,恐怕也是个死人。

三具尸体整齐的围成一圈跪着,半低着头,嘴巴里都塞满了泥,样子别提有多狰狞。

听见我的叫声,外面的人全冲了进来。我娘在门口看了一眼,直接就晕了过去。

0 第二章 守阴人
我们村子周边只有两个村,一个是陈家村,另一个离我们村有十多里地,叫清水村。

清水村以前叫恶水村,出了名的缺水。后来打了一口井才解决了吃水的问题,村名也改成了现在的清水村。

陈家村的村长就在现场,他认过老头不是他们村的,那就只有可能是清水村的人。

让我奇怪的是,出了这种事,在场的大人却没有讨论尸体是怎跑了十几里地的。昨晚我爹和二叔就睡在堂屋,我推门的时候,门栓也是从外面插着的,尸体是怎么进屋的?

清水村的村长下午带着人来认尸,老头的确是他们村的,姓张,也是个独人。

只是这个张老头一年前就死了,正常情况下,棺材板都该烂了。

可是现在,他的尸体却跪在我屋里,没有半点腐烂的迹象。

现场异常的安静,但我感觉村长和我爹他们似乎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只是没人说出来。

就在这时,刚清醒过来的我妈突然发疯似的冲到大门口,拿了一把锄头就要进我的屋。

二叔和我爹急忙上前去拦,我娘披散着头发,像个泼妇一样举着锄头吼道:“姓丁的,你给我滚开,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这几天我除了受到惊吓,也没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但我娘的话让我隐隐有些不安,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女人发起疯来比男人狠,二叔的脑袋瓜被敲了一锄头,差点开了瓢,满脸都是血,也不敢拦了。

我妈冲进屋,推开跪着的尸体,照着棺材印子就往下挖,没挖几下锄头就下不去了,像是挖到了硬物。

见挖到东西,我妈扔掉锄头,徒手往下刨。那动作,一下就让我想起了爷爷。

难到尸体挖泥吃的同时,还想挖里面的东西?

我妈刨了没一会,土里就露出来一块红色的木板。我一看有东西,不管二叔和我爹阻拦,也上去帮忙,不一会就从土里刨出一口红色的棺材。

红棺出土,我爹再旁边唉了一声,抱着头就蹲了下去,似乎是想逃避。

要不是亲眼所见,我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住了十几年的房间里,竟然会埋着一口红棺。

棺材露出来,我妈就停了下来,用力的把我搂在怀里,好像我会被人抢走一样。

陈家村和清水村的两个老村长当场就被吓得面无血色,惊恐的指着红棺,声音发抖的对着我爹和二叔吼道:“它,它怎么还在,它怎么还在?”

二叔捂着头,也不解释。

问了两遍没人回答,两个村长惊慌的转身,踉跄的往外跑,边跑边说:“这是你们丁家的事,跟我们无关,跟我们无关!”

嘴上说跟他们无关,可那语气,分明就是心虚,想要逃避什么。

两个村长一走,围观的人也追了出去,没一会家里就空了下来。

我爹这才过来扶我妈起来。路过二叔身边,他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跟二叔说:“事到如今,你自己看着办吧!看好丁宁,他可是我们丁家的独苗。”

二叔一听,整个人都精神了,吐掉嘴里的烟屁股,擦了擦手上的血,准备大干一番的样子。

我爹走到门口,看见二叔的样子,停了下来警告二叔说:“但你要记住一点,三十年前的事,到此为止。”

别看二叔在外面闯荡,见过世面,其实二叔和我爹相差十岁。因为高龄产子,奶奶生下二叔没多久就过世了,基本上是我爹照看,跟我一样都怕我爹。

二叔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头上的伤,让我跟着他搬到老宅里去住。

跟我们一起搬过去的,还有三具尸体和红棺。

老宅坐落在山腰,三十年没住人,早就破败不堪,二叔勉强倒腾出两个房间,左边的屋子用来搁尸体。

红棺就放在右边的房间,二叔在旁边搭了个小床,说我以后就睡上面。

闹了这种事,大人都不敢单独睡,何况屋里还放着棺材,谁知道里面是什么!我是坚决不同意。

二叔半开玩笑的说:“里面装的是你媳妇,你不住这屋?谁住?”

我白了二叔一眼,没搭理他。

天黑后,二叔劈了三块木板,给爷爷他们立牌位。

陈瞎子的牌位上写的是:走阴人陈桂芳。

走阴在农村不是什么稀罕事,跟灵媒一样,通过他们走阴,可以让活着的人跟死去的人搭上话。

老辈人说走阴人能下到阴曹,只是真假也没人见过。但走阴人和大先生,在农村都是比较吃香的行当。

陈瞎子要是有这能耐,我怎么会没听人说过?

张老头的牌位上,二叔只是简单的写了一个名字:张天德。

爷爷的牌位二叔倒是写得很认真:守阴人丁云山。

走阴人我见过,李林他娘过世的时候,他爹就请人走过阴,那会我也在。

可这守阴人,做的又是什么?

我问,二叔就让我不要多嘴,看着就行。

人小,真的是处处受气。

立上牌位,二叔在前面点了一盏油灯,他坐在灯前一动不动。我搬了个小马扎,杵着下巴也坐在旁边。

午夜没到,我就一个劲的打哈欠。二叔问我困不困,我眯着眼睛一个劲的摇头。

我不是不困,而是白天他没和我开玩笑,是真的要我睡在棺材旁边。

红棺是在我屋里埋了十多年,看不见,自然不怕。现在摆在屋里,不怕才怪。

熬到半夜,我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这时二叔突然站了起来。

我被惊到,睁开眼睛,看见牌位前的油灯忽闪忽闪的,像是要灭。

灯焰小到只有豌豆粒大的时候,火苗呼的就变成了绿色,紧跟着嗤的一声,一下拔高到两寸有余,照得整个屋子都绿幽幽的。

木板上,爷爷、陈瞎子和张老头蜷缩的尸体,现在正一点点的舒展开。有一团模糊的影子在尸体上若隐若现,乍一看像一张人脸,五官模糊,像雾一样,正从尸体的额头钻出来。

鬼魂?

可大人不都说人一死,魂魄就散了?

那东西往外钻的动作越大,尸体的动静也就越大,似乎是要站起来。

二叔这时一个箭步冲上去,手在油灯里挑了下,指头上就跳着一团绿色的火。

他用那火焰快速在尸体的眉心抹了一下,碰到二叔的手,那东西嗖的一下就缩了回去。

绿色的火焰持续在尸体眉心烧了数秒,灭掉的时候,尸体也平复了下来,不过又开始蜷缩。

二叔见尸体蜷缩,急忙从兜里掏出一圈红线,把尸体的手脚都给捆上。

手脚被红线拴住后,已经弓起来的尸身又慢慢的伸开,躺平的时候,油灯的火苗一下就恢复了正常。

几个动作,二叔已是满头大汗。

我这发现自己连叫都忘了叫,大张着着嘴,好半天才结巴的问二叔刚才那个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二叔的回答很干脆,接着又说:“我们守阴人守的职责就是看着它们,不让它们作乱。不过它们出现的几率很小,就拿我们村来说,自从三十年前就没有出现过了。”

二叔称呼那东西“它们”,意思是不止一个?

还有三十年前的事,又是什么事?

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也不是那么害怕了,揪着二叔衣角,喋喋不休的问。

二叔有些烦了,拍开我的手,让我自己去问我爹。

我爹刚警告过他,我现在去问,那就是自讨没趣。

二叔盯着油灯,差不多两三分钟的时间,油灯就自己灭了。二叔这才松了口气,一倒头就在木板上睡着了。

我坐了一会,困得不行,缩在二叔旁边也睡着了。

第二天我是被一阵吵闹声给弄醒的,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红棺。

我记得昨晚是睡在二叔旁边,还以为又做梦了,傻乎乎的盯着棺材,看了几秒,突然感觉不对,棺材里好像也有东西隔着棺材板在看我。

猛的打了个激灵,我才发现这不是梦,自己是真的睡在棺材旁边。

我吓得从床上跳起来,套了鞋就往外跑。

到外面被太阳一照,看见院子里全是村里的村民。

我以为他们是来帮忙的,结果听了几句,才弄明白是来找麻烦的。

爷爷的事被传开后,村里出了各种版本,越说越邪乎。有人撺掇村长,要把我们家赶出村子。

我见村长旁边站着刘国柱,就知道准是这货出的馊主意。

刘国柱的年纪跟二叔差不多,前几年在外面混出点名堂,回村后想搞点投资,看上了村里的一块烂水田,想买下来养泥鳅。

那块地我家的占了大头,剩下的都是七零八落。刘国柱当时找上门,爷爷一口就回绝了。

泥鳅没养成,刘国柱一直怀恨在心。签了合同的,他也扣着钱不给。

拿不到钱,那些人一回头就把我们家给恨上了。

二叔闷着头抽烟,没怎么搭理村长和刘国柱。抽完一根才冷不丁的说:“搬家是不可能的事,要地可以拿去,不过价格在说。”

二叔开口就把话说到他们心坎里,四周一下就安静了。

刘国柱嘿嘿一笑,说:“你丁老二果真是个明白人,一点就通,不像你哥,将来肯定有出息。”

二叔这些年一直在外面,但看着不像是有钱人。刘国柱跟他是同辈,说这话就有些埋汰人了。

自己的二叔被人看不起,我心里也不舒服,酸酸的。

但二叔完全不在意,又点了根烟说:“那块地,不便宜!”

刘国柱呵呵一笑,拍着腰,财大气粗的说:“钱,小问题。能用钱解决的事,在我这都不是事!”

二叔说:“那好,十万。”

刘国柱没料到二叔狮子大开口,表情都凝住了。

我也愣住了,二叔这是穷疯了,还是故意刁难?

那烂水田就是一田的淤泥,耕地的老牛一下去就能没到肚皮子,搁在平时,送人种都没人要。

而且十万块,那可是普通人家几年的收入。

刘国柱就算拿得出,也不会当这种冤大头。

除非他傻。

二叔又说:“值不值这个价,你心里清楚。而且这事,还真只有钱可以解决!”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二叔像变了个人一样,眼神里透着一股子狠劲。

我有些害怕,担心二叔乱喊价,刘家人真把我们赶出村。

毕竟在山里,村民的意思就是理。

但就在村民对二叔的嗤笑声中,我听见刘国柱咬着牙说:“十万就十万,立个字据。”

四周一下安静下来,有些人眼都红了。但签了合同,他们想反悔是不可能的事,何况是跟刘国柱。

瞧着他们的样子,我心里没来由一阵舒爽。跟在二叔后面,进屋看他们立字据,路过我房间的时候,刘国柱停了一下,看着我屋里的红棺,眼睛都眯了起来。

0 第三章 看不见的老婆
我那时候不太懂事,但知道顾家,生怕我爹不知道二叔卖了田,分不到钱,偷偷跑回家打小报告。

结果我爹眼皮都没抬,说二叔那是短命钱,他不稀罕。

我不明白我爹的意思,不过二叔拿到钱的第二天就买了三口棺材,请了三个大先生,风风光光的办了场丧事。

二叔说爷爷他们上不得山,还得盯着,不然还会出事。

当天夜里,他带着我在后院挖了三个坑,栽大葱一样把爷爷、陈瞎子和张老头的尸体头下脚上的埋了下去。

第二天抬上山的棺材,里面装的全都是石头。

我听二叔的意思,事情可能还会有变,但好歹是入了土,要不然我每天一闭眼,担心的就是第二天睁眼会不会看到爷爷或是陈瞎子。

刘国柱买了村里的田,泥鳅也没见他养。

不过收了钱,怎么折腾就是别人的事了。

爷爷下葬后,二叔没说红棺要怎么处理,我提醒过几次,他心情好的时候会嗯的应一声,心情不好应都懒得应,感觉是没打算管。

还好没几天暑假就要结束了,开了学,大不了我周末不回家。

可眼瞅着要到开学的日子,二叔主动找了我爹,商量着让我不要念书了。

农村娃,觉悟不高,加上平时成绩不好,我其实也没那么想上学。只是屋里有棺材,我爹又不让我回家住,就在旁边哭闹着要念书。

我妈见我哭得伤心,帮我说了几句话。

二叔有点怕我娘又撒泼,只好同意我去上学,但要我带着媳妇去。

他老说红棺里装着我媳妇,那我去学校,还得带口棺材?

真这样,我还不如在家放牛。

我娘一听这话,在我屁股上扇了几巴掌,掐着我的嘴让我别乱说。

晚上我爹带了很多香烛来老宅,我妈也跟来了,但没进屋,她把我叫到院子里,搂着我在外面等。

二叔把满屋子都点上红蜡烛,门口也插满了香,弄得老宅里云雾缭绕,然后他和我爹反锁在屋里,捣腾到半夜才出来。

出来后我爹手里拿着一串银项链,让我戴脖子上,二叔在旁边说项链就是我媳妇。

我乐呵的说:“以前的媳妇是棺材,现在好了,成项链了!”

牢骚两句,结果把我妈脸都吓白了,从二叔手里接过香,点上后拜了又拜。

没过几天,学校开学,二叔亲自送我去。给我买了不少新衣服,牙膏牙刷什么的。说我媳妇爱干净,要是我脏兮兮的,她会嫌弃。

二叔说的像真的似的,反正我是不信。

农村娃家里条件都普遍差,除了爱干净的小女生,男生别说刷牙,洗个脸都得看心情。二叔一走,他的话就被我忘到九霄云外了。

可是说来也怪,只要我不刷牙洗脸,吃饭的时候牙就疼,有时候疼得连豆腐都嚼不动。

晚上不洗脚,那一晚被窝里就像放了冰块,冻得脚底板生疼。

试过几次,我开始相信二叔的话了,那项链里,好像真的有一个人在盯着我,而且还会嫌弃我脏。

我觉得挺稀奇的。

慢慢的我也习惯了,那时候,我成了我们班上最干净的男生。

尽管如此,前两个月我还是没敢回家,后面不是那么怕了,周末才开始回家。

这时二叔已经做起了守阴人,外村的偶尔也会上门请他,碰上周末,他就会带上我。

见识过后也不觉得稀奇,说白了就是给人守灵堂,过过头七。

我最想看的,其实还是上次爷爷他们尸体上出现的东西!

只是爷爷的事到现在已经没人议论了,真的跟我爹说的一样,到此为止了。

留下来的,好像就只有我那串不管天不管地,只管我洗脸刷牙的媳妇儿了。

但是没多久,村里就出事了……

自从二叔卖了田,家里条件好了,老宅的房顶上装起了卫星锅,堂屋里也有了大彩电。

以前我还会回家看看我妈,听她关爱几句,自从老宅有了大彩电,路过家门口我都懒得回去了。

只是每次回来,二叔都要我把媳妇儿的“房子”抹一遍,收拾得一尘不染才行。

出事那天是周六,二叔正好不在家,我看电视看到后半夜,倒下去就睡得不省人事。

第二天太阳晒屁股了,我才揉着眼睛起床,打算弄点吃的,然后给媳妇儿收拾一下“房子”。结果一睁眼,就看到红棺前面直挺挺的跪着两人。

跟着二叔出去见了几次死人,我胆大了不少,第一时间想的就是爷爷又诈尸了。

我没敢靠近看,而是绕着去看两人的脸,等看清的时候,我倒抽了口冷气。

跪在棺材前的,是刘国柱他爹和老娘。

老两口脸色发青,嘴巴大张,不过里面没泥,其它的,简直是跟爷爷一模一样。

二叔没在家,我只好去喊我爹。

途中我才想,我这媳妇的棺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怎么是个人死了,都要来跪?

以后也这样,那日子还怎么过?

而且这些天没听说刘国柱家死了人,我有些担心,怕刘家人来闹事。毕竟他们家人多势众,兜里又有点钱,在这地头上,他们刘家人说出来的话就是理。

我正担心着,结果一上小路,迎面就撞上了刘国柱和刘家的几个小辈。

按辈分我得管叫刘国柱叫叔,但他不正眼看人,我也懒得喊。

我看他不像死爹死娘的样子。迎面走来,刘家几人就堵住了小路,刘国柱拦住我就恶狠狠的问:“小东西,我爹和我妈是不是在你家?”

他这话问得,根本不像是来找人的,而是来要人。见我支支吾吾,他索性提着我衣领,直接拽去老宅。

刘国柱是成年人,人高马大,加上我性格有些软弱,没敢反抗。

结果跟我想的一样,到了我家,见到他爹妈,刘国柱嚎了几嗓子,眼泪都没掉一滴。起身就一口咬定他爹娘是被我屋里的棺材害死的。

他这话说出去,是人都会笑。

可他爹娘的尸体就跪在棺材面前,证据确凿。

刘家是大姓,不一会半个村的人都来了。二叔不在,他们就把我绑在椅子上,屋里屋外摆上花圈,把老宅当成了灵堂。

这种事在农村,那可是相当的欺负人了。

还好我二叔听到动静赶了回来,他扒开人群,直接找到正在烧纸的刘国柱,都没问经过,开口就问刘国柱要怎么才能算。

“算?”刘国柱用手戳着我二叔的胸脯说:“简单。屋里这口红棺就是凶手,我要抬回去严惩,这事就能算。”

我以为刘国柱会讹钱,毕竟二叔刚从他手里弄了十万块,没想到他开口就要红棺。

“行,棺材你们抬走。”二叔很干脆。说完就过来解开我身上的绳子。

二叔老说我媳妇在棺材里,可我也没见过人。加上还没到想媳妇的年纪,对那棺材除了有点怕,也没啥感情。

但见到刘家的人冲进屋里抬棺材,我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哄闹中,我好像听见二叔说了句不知死活。可惜人太吵,没听实在。

倒是我爹出现在门口,拦住刘家人,劝他们现在把棺材放回去还来得及。

刘国柱明显是瞄着棺材来的,把爹娘都当成了筹码,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刘家跟我爹同辈的就有十几人,一呼啦上去,把我爹给推到了一边。

刘家的人一走,老宅里遍地都是花圈纸钱。

我爹从外面进来,看着院子里的情形,脸色也不太好。二叔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不等我爹开口就说:“你也看见了,不是我要惹事!”

我爹好像还有话要说,但看到我被捆红的手,脸上也有些心疼,到嘴边的话又憋了回去,只是离开的时候,他再次警告二叔说:“那件事,你最好不要碰。”

二叔无奈的摊手说:“我说你这人是不是死脑筋?现在不是我想,是刘家按耐不住了,是他们想碰。”

二叔看起来很无辜的样子,但我有种感觉,二叔心里,一直都藏着一股狠劲。

而后面发生的事,也证明了我的感觉。

0 第四章 乱葬岗
在农村里,同一辈的人岁数相差都不大,有时候一个老人过世,那一年里,很可能就会接着不在几个老人。

我爷爷是自然死亡,但陈瞎子的死就有些蹊跷了,他们死后发生的事更是诡异。只是没人管,也就只能这样。

刘国柱的爹妈跟我爷爷岁数差不多,前后过世搁以前也不怪,只是凑现在,事情就有些怪了。

红棺被抬走之后,二叔回屋就闷头大睡。我看着屋里,心里空空的,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时不时摸一下胸前的银项链。

也不知道我那媳妇是在棺材里,还是在项链里,要是在棺材里,刘家人抢走了不知道会对她做什么。

晚上我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想着自己要是大人就好了。有了力气,就可以跟刘国柱对抗了。想到这些,又忍不住怪了二叔几句。

相处下来,二叔的脾气我也摸到了一些,感觉他是等什么。

想着事,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夜里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一个穿着白裙子,长得很漂亮的大姐姐。

她个头比我高,居高临下,非常凶的一直在骂我。

可能是在梦里,有些话我听不清,只听到几句,她骂我不是男人,还说跟错了人什么的。快醒来的时候,她又说了句要休夫。

梦有点模糊,醒来就记不住她的样子,不过话是记住了。

要是平时,醒来就过了。但最近发生了那么多的事,二叔送我去学校的路上,我就跟他说了,还问他什么是休夫。

二叔呵呵一笑说:“那是你媳妇,她这是要跟你闹离婚呢。脾气还不小。”

离婚?那她是怪我没守住红棺了?

这段时间我也接受了一些东西,知道红棺对她来说就像家一样。

谁都不希望自己的家被人破坏,难怪梦里她会那么生气。

想想,我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我还没问,二叔又说:“下次梦见她,不要丢我们丁家的脸,我们不欠她。”

到学校,别人已经上了半天课了。不过乡镇学校大部分都是山区里的孩子,大人忙,都是跟我一样,周一才送学校。

我学习成绩差,跟这也有关系。

送我到学校,二叔赶着中午就回去了。

晚上放学,我去食堂打饭的时候,李林突然跑来找我。

李林是我为数不多的好朋友,上小学的时候他妈妈死了,我还去陪了他几天。

只是他们家是做棺材的,我妈嫌晦气,不太愿意我跟他玩。

李林虽然比我小了一届,但遗传了他爹的基因,长得人高马大。

说起他爹,在我们那地头上也算个人物。上小学的时候,李林帮我揍过刘国柱的侄子。结果刘国柱想显摆一下,带着人去他家找麻烦,进门正好看见他爹光着膀子,把一口刚做好的棺材抬回屋里。

土葬讲求厚葬,这个“厚”字,一方面说的就是棺材板,正常都是七寸厚,一副棺材做下来,少说也有三五百斤。

刘国柱当时就吓得双腿发软,话都没说一句,带着他侄子就回去了。

事是李林跟我说的,真不真不知道,但李叔是真的像个铁疙瘩,刘家人在村里谁都欺,唯独不敢惹他们家。

学校的伙食就是白菜土豆。我爹没分卖田的钱,二叔时不时会送点肉去,我娘舍不得吃,炒好了装在小罐子里,我回学校的时候就让我带上。

李林找我是想说事来着,结果见到肉就只顾吃了,我本来要省着吃两周的,被他一顿就给吃见底了。

吃完一抹嘴,他才想起来找我的目的,压低声音说:“我爹跟我说,刘大伯和刘阿婆是淹死在烂水田里的。前天早上,我爹路过的时候看见烂泥田里竖着两人。靠近一看,刘大伯和刘阿婆像地里的大葱一样,头下脚上的插在泥里,这才通知了刘家人。”

李林说的时候,我想起爷爷、陈瞎子和张老头,他们下葬的时候也是栽大葱,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

李林说着又开始吹捧他爹:“还好是我爹碰上,要是换了别的人,非得给吓出病来。所以说刘家人是故意讹你们家,目的就是想要你老婆的房子。”

怕我不信,他又补充说:“这话是我爹说的。”

有媳妇的事我怕被人笑话,都没跟人说过,他爹是怎么知道的?

这事估计李林也不知道,我也就没问,心不在焉的聊了几句,就上自习去了。

自习课上,我满脑子都是李林的话。媳妇儿虽然像假的一样,但看着她被人欺负,总不能无动于衷。

想着要是李叔出来作证,我二叔在出面,指不定能把红棺要回来。

下自习回宿舍,我都还在想着明天要不要请个假回去。纠结着,迷迷的就睡着了。

梦里我又见到了大姐姐,昨天我像个小雕塑,由她骂。但今晚我有心事,想告诉她红棺可能要得回来。

结果发现自己还真的能说话,感觉这梦跟真的一样。

只不过她都没听我说,上来就骂我,还是昨晚那些话。

白天二叔交代我不要丢脸,加上我好心的想办法去要棺材,结果她听都不听,我一下子就来了火气,跟她对骂起来。

只是我才骂了两句句,身子就不能动了。她也不骂我了,伸手就掐我的嘴。

我娘掐我,还知道收力气,她是往死里掐,在梦里就把我给掐哭了。第二天醒来,我感觉自己没脸了一样,用手一摸,两个嘴巴子肿得像大馒头似的,全宿舍的人都在笑话我,气得我差点把项链给扔了。

鼓着两个大嘴巴,我也不好意思去教室,就让舍友帮我请了假,自己躲在宿舍里。

发生这事,要红棺的事我也不想了,心里巴不得她没地方去。

下午的时候,班主任来宿舍里看我,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漂亮的大姑娘,一看就是城里人,二十来岁的样子,穿着时髦的牛仔裤和白T恤,背上背着鼓鼓的双肩包,像是刚从远方来。

我不好意思的从被窝里钻出来,班主任一看,觉得问题挺严重的。

慰问了几句,班主任才说女孩是刚分到我们村的小学老师,姓陈,叫陈雪。是他的小师妹。

他担心山里的路不好走,想让我带路,正好我嘴巴子肿,当场就给我批了假,让我嘴好了在回学校。

可能是我嘴巴大,样子有些好笑,陈雪一直盯着我,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样子。

我脸一下就红了,毕竟这个年纪也有自尊了,何况人家还是城里来的。我觉得自己丢人,心里更恨媳妇儿了。

送我们到大门口,班主任还是有些不放心,跟陈雪说:“丁宁这个样子怕是照顾不好你,正好李林也是牛心村的,那娃娃长得壮,我去跟他们班主任说说,让他和你们一道回去。”

陈雪没反对,班主任去了没一会就把李林带来,交代了几句,我们三人就上路了。

李叔会做棺材,日子在村里比不上刘国柱家,但也不差,前几年家里就有了电视机,可能是电视看多了,早熟。李林路上一直偷瞄陈雪,找着机会和陈雪说话。

看得我都替他脸红。

我们出门晚,没到牛心山天就快黑了,这时李林指着牛心山说:“陈老师,你瞧那山长得跟牛心一样,我们村的名字就是由这山得来的。翻过牛心山,后面就是我们村了。不过山后是乱葬岗,以后你在咱们这里教书,可得小心点,千万别跑上去。”

要是没遇到陈雪,我都不知道他嘴巴这么能说。不过李林说的也没错,牛心山的确是乱坟岗子,夏夜里我站在家里的院子,一抬头就能看见上面磷火飘忽。

可能城里人很少听这些,陈雪兴致勃勃,时不时问上几句,不知不觉就上了牛心山。

走着走着,喋喋不休的李林突然就没声了,脚步也停了下来。

我走在前面,没听见脚步声急忙回头看,见这小子杵在路中间,把陈雪挡在后面。

这会天还不算黑,在耽搁就真黑了。我正要催他,结果看见他脸色发白,双脚都在打摆子,眼睛死死盯着乱葬岗的方向。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离我们不远的小山包上,直挺挺的杵着两人。

农忙的时候,大人天黑了也会下地。可杵在山上的不是别人,是刚死没几天的刘国柱的爹娘。

老两口这会还对着我们,嘴巴张得老大。

不知道是不是眼花,我看过去的时候,他们好像还对我笑了下。

当时一股寒气从脚底板直接就蹿到了脑门,我也记不清李林跟我谁先叫出来的,两人一转身,撒丫子就跑。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